筆趣閣 > 絕天武帝 >第151章神醫賽天三更
    “我看一下。”白靜有些不解。

    她很難相信,夏輕塵一個小輩的修煉經驗能有什么出彩的地方。

    沈驚鴻等人自然不敢抗拒。

    接過手札,白靜翻開,略含批評道:“修煉最重要的是腳踏實地,不能將希望寄托于別處。”

    沈驚鴻三人心虛,他們好像的確過于依賴夏輕塵的指教。

    白靜一邊說,一邊看。

    可看著看著,白靜臉色一絲絲的驚訝起來。

    而后凝重,再之后震驚。

    最后目不轉睛的翻閱手札,一字都不肯漏掉。

    以至于沉陷其中,不可自拔。

    一炷香后。

    全部看完,白靜才合上手札,目中殘留著意猶未盡之色。

    這本手札的修煉經驗,只限于中辰位。

    然而,許多武道經驗獨辟蹊徑,高深奧妙。

    白靜盡管已經突破大辰位后期,可竟還能從中學習到許多有用的東西。

    尤其是許些精妙處,令她拍案叫絕。

    “夏輕塵,這些真是你的修煉經驗?”白靜望向夏輕塵,問道。

    她很難相信,一個小輩有如此可怕的武道理解。

    即便是星云宗副宗主,恐怕都很難寫出手札上的高深經驗。

    “是,有問題嗎?”夏輕塵坦然道。

    白靜深深注視一眼夏輕塵,心中略含一絲失望。

    如此精妙的修煉經驗,不可能是夏輕塵一個小輩能夠寫出來。

    一定是高人所寫。

    她本想問出手札的高人,可惜夏輕塵不愿透露。

    “好吧,你還有什么事要處理?”白靜將手札交還給沈驚鴻三人,問道。

    夏輕塵點了下頭:“最后去一趟皇宮吧。”

    皇宮。

    國君率領天銀公主和云舒皇子同時接駕。

    “你有什么想說的盡快說吧。”白靜轉到角落,懶得聽他們交談。

    夏輕塵輕笑一下,望向國君和云舒皇子,道:“國君,云舒皇子富有遠見,擅長謀略,我希望未來他能執掌神秀。”

    國君頷首。

    此前的比試,最終也是云舒皇子勝利。

    天銀公主的支持者,無一例外,全被罷免武道天宮資格。

    而云舒皇子的支持者夏輕塵,似乎是被白靜許諾進入武道天宮了吧?

    云舒皇子抱拳一拜:“多謝輕塵兄成全!”

    頓了頓,云舒皇子命人取來一個包袱,將之交給夏輕塵:“這是真龍尋蹤第一名的獎勵品,我替你領來了。”

    夏輕塵接過:“有心了!”

    他最后望了眼天銀公主,后者慚愧的低著頭,不敢與他直視。

    夏輕塵也未曾多說什么,向三人道:“北國連星城,還望你們早日接收,以免夜長夢多。”

    叮囑完后,等來了皇室中大吃大喝的仇仇,便隨同白靜離去。

    國君怔然不已。

    “想不到,他才是真龍,朕的眼力是真的不行了。”國君嘆息道。

    頓了頓,他又猜測起來:“你們說,他被白靜使者帶走,總不會是帶去星云宗吧?”

    夏輕塵并未交代過自己去哪,他們只能猜測。

    “不可能是星云宗!星云宗從來不對外招錄弟子,這是共識。”最先反駁的是天銀公主。

    她不愿意承認夏輕塵真的那樣優秀。

    因為一旦承認,那就是對她自己的否認。

    云舒皇子沒有反駁。

    的確不太可能是星云宗。

    應該是白靜親自護送他進入武道天宮吧。

    “再次相見時,他應該已經達到需要我們皇室仰望的地步吧。”云舒皇子深深慨嘆。

    碼頭。

    一艘等候在岸的烏篷船。

    白靜帶領夏輕塵和仇仇跳上去。

    白靜直接以內勁催動烏篷船,宛若利箭般在運河上馳騁。

    一息間就達到數百尺,簡直是貼著水面飛行!

    她負責操控船只。

    夏輕塵則無事可做,翻開包袱。

    說起來,他還沒有了解過真龍尋蹤的獎勵呢。

    翻開一看,竟是一張黑卡,還有兩只巴掌大小的袖珍強弩。

    “黑卡?”夏輕塵微微咂舌。

    黑卡是儲存額度達到一億白銀的尊貴級卡片,相當于兩張水晶卡。

    “真夠大方!”夏輕塵將其收起來。

    轉而打量袖珍強弩。

    袖珍強弩不是新鮮東西,軍隊高級將領都可配備,是以防萬一時刻,用來偷襲敵人所用。

    只不過,袖珍強弩射出的弩箭,射程短,威力小。

    僅限于中辰位以下才有出其不意的效果。

    中辰位以上,內勁可以透體而出者,便能輕易擋住弩箭。

    “塵爺,我說公國太小氣了吧,送兩只雞肋袖珍強弩有什么用?”仇仇撇了撇嘴。

    夏輕塵則微微搖頭:“這可不是普通袖珍強弩,而是兩件半成品涅器!”

    仇仇眨了眨眼:“我只聽過兵器,涅器是什么玩意兒?”

    夏輕塵道:“很復雜,但簡單來說,是比兵器更高一個層次的戰斗工具。”

    說著,他取出一件袖珍強弩,瞄準岸邊一個房子大小的巨石。

    扣動扳機,一道黑色箭矢自強弩中射出。

    結果,一聲巨響!

    房子大小的巨石,竟被射得當場爆炸,碎裂為無數塊。

    “媽呀!”仇仇瞪大狗眼:“這小東西的威力,太大了吧!”

    夏輕塵緩緩道:“這就是涅器,可惜只是半階,并且還是半成品,威力只有大辰位一漩左右,若是能夠成為完全品,應有大辰位五漩的威力。”

    仇仇聽得聚精會神,宛如重新打開一扇大門般。

    “塵爺,那涅器哪里可以買到?我要弄它個十件八件在身上,這樣,天下都可以橫著走了!”

    夏輕塵搖搖頭:“涅器可不好買,至少嶺南這樣的地帶,是沒有多少涅器可賣的!”

    “啊?為啥?”

    “因為能夠制造涅器的靈師,實在太少!我想,整個嶺南都沒有幾個像樣的靈師。”

    仇仇似懂非懂,問道:“那塵爺,你會煉制涅器嗎?”

    夏輕塵點了下頭:“勉強會一點吧。”

    當年他曾經傳召過靈師之神,靈神!

    請教過他許多涅器的鍛造之法。

    并親自參與了天罰劍這件頂級涅器的鍛造,對于涅器一道,造詣雖說比不上靈神。

    但天下間,除卻靈神,應該沒有第二個人比他更懂涅器一道。

    白靜雖然在操縱烏篷船,耳朵卻沒閑著。
北京pk10赛车稳赚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