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絕天武帝 >第341章安靜美狗
    龍潭水下?

    怎么可能呢?

    他們雙方來此已有數個時辰,夏輕塵總不會一直在水下吧?

    就算是小星位強者,都不可能在水下如此久。

    彼時。

    夏輕塵抵達突破最后關頭——

    開啟星泉!

    普通的天星,只能在大辰位九漩強者體內,開啟一道最多三寸大小的星泉。

    但神級天星,一口氣開辟出兩口星泉。

    并且,每一口都有六寸之大。

    星泉越大,意味出手時能夠爆發出更多星位之力。

    夏輕塵此刻的星泉中,蘊含的星位之力,是同階四倍之多!

    來了!

    星泉初成,最為關鍵的一步,就是引天地靈氣入體。

    靈氣,是一種神秘大氣。

    能量更為精純和磅礴。

    正如辰境強者,需要吸收精氣,轉化成為內勁。

    星境強者,則需要吸收靈氣,轉化成為星力!

    彼時。

    夏輕塵體內兩口星泉同時開啟,瘋狂吞吸附近的靈氣。

    水中的靈氣悉數往夏輕塵而去。

    流動過程中,靈氣將水體攪動,令龍潭波濤洶涌。

    站在岸邊的人望去,驚訝發現,龍潭水浪拍天。

    宛如水底有巨怪在興風作浪!

    同時,四面空中的靈氣紛紛涌向水底。

    卷起的狂風,掀起滿天塵沙,令龍潭上方一片昏黃。

    眾人按住狂擺的衣衫,瞇著眼睛望向龍潭。

    此場景,真若有兇物出關一般?

    “突破星境?”雙方的高層,立刻察覺出異樣。

    大云主略感茫然:“為何夏輕塵突破小星位,會有如此大動靜?”

    劍崖宗的副宗主斷天刃,同樣目露深深不解:“如此巨大的異象,突破小星位四重時也不過如此吧?”

    王權劍凝眸望向龍潭,徐徐皺眉:“那會是夏輕塵?”

    他微微搖頭,表示不信。

    以羽青陽掌握的夏輕塵資料,對方天份低劣無比。

    即便后來有所機遇,修為加快,但,數月前也才大辰位八漩而已。

    怎可能突破小星位。

    星云宗的人,一定是虛張聲勢,故意將一位高級弟子,認作是夏輕塵,以此恐嚇他們,動搖他們的士氣。

    正在此刻。

    龍潭中央忽然出現一道漩渦,露出那深深的潭底。

    一個渾身滴水不沾的少年,負手而立。

    其肩膀上,蹲著一條小白狗。

    突破,如愿成功!

    神級天星的幫助下,其修為跳躍式增長,一舉突破至小星位二重。

    夏輕塵腳尖一點,踩在水流漩渦上,如一片羽毛,輕盈跳出潭底。

    其身影飄然而立,落在李如雪面前。

    “夏師兄安好!”李如雪異彩漣漣,容顏上密布著深深喜悅。

    夏輕塵微微一笑:“別來無恙!”

    “拖師兄的福,在聽雪樓中成功突破大辰位九漩。”李如雪感激一笑。

    夏輕塵道:“小事!我父親和姑姑如何?他們還好嗎?”

    “挺好的,修為全都暴漲。”李如雪道。

    夏淵和夏潔,從未接觸過聽雪樓那樣良好的環境。

    修為暴漲在預料中。

    “那就好。”夏輕塵安心下來。

    他沖大云主和外務峰峰主,以及幾位眼熟的星云宗故人點了一下頭。

    隨后才望向劍崖宗一方。

    其目光掃去,藍擊空等十名與會者,頭皮發麻。

    噩夢!

    那張臉是他們的噩夢呀!

    剛才還在慶幸,夏輕塵已經離開宗門。

    可結果……真是怕什么來什么。

    “你真是夏輕塵?”王權劍從藍擊空的眼神中得到確認。

    眼前少年,的的確確就是羽青陽的應約者,夏輕塵。

    夏輕塵打量他,已從聲音里聽出,他就是方才大言不慚的人。

    “給你機會報上姓名。”夏輕塵淡淡道。

    此人居然能夠知道他的過去,應該有所來歷。

    王權劍雙臂依舊抱在胸前,悠閑的靠在交椅上,慢條斯理道:“本來,你這種貨色,還不配知道我的名字。”

    “可誰讓你好運,跟我主子羽青陽扯上關系。”

    “那我就大發慈悲告訴你,我叫王權劍,羽青陽第十奴,記住了嗎?”

    他臉上透著一絲絲的傲然之意。

    夏輕塵眼里透著一絲失望:“原來只是奴而已。”

    “錯!”王權劍鏗鏘有力道:“是羽青陽的奴!”

    奴和奴有區別。

    別人的奴和羽青陽的奴,怎么能是一回事?

    夏輕塵輕輕搖頭:“給人當狗都能當出驕傲感,也是沒誰了。”

    “呵呵,只有無知的人,才會這樣說!”王權劍不覺恥辱,反而哈哈大笑:“主人的偉大,你這種注定要死的廢物,是不會懂的!”

    羽青陽再偉大,有他無塵神王本尊偉大嗎?

    “理解,畢竟是習慣于當狗的人,自然覺得主人偉大。”夏輕塵淡淡道。

    他反而不想對這種人出手。

    一個甘于為羽青陽之奴的人,不配他出手。

    “你開心就好。”王權劍哂笑,一臉我當狗我自豪的模樣:“你來了也好,我就代替主人,先賞你兩巴掌,讓你認清一下自己。”

    夏輕塵頭也不回的轉身回到星云宗,淡然道:“狗,不配我出手。”

    羽青陽的奴,想挑戰就能挑戰到他?

    那豈不是默認,他和羽青陽的奴是同一層次?

    王權劍呵呵笑了笑:“廢物就是廢物,縱然修為變強,心,還是廢的,你這種人,怎么有資格成為主人的對手呢?”

    唰——

    忽然,一道白影陡然閃爍于面前。

    那速度之快,超乎王權劍的預料。

    未等他反應過來,臉上就挨了狠狠一抓。

    沉悶攻擊,令王權劍蹭蹭蹭倒退,臉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狗爪印。

    火辣辣的,不斷疼痛。

    王權劍定眸一看,身前不遠處,安靜蹲著一條雪白小狗。

    后者以輕蔑的眼神盯視著自己。

    “沒有主人管束的狗就是討厭,犬吠個不停。”仇仇齜牙道:“能不能學學我,做一條安靜的美雄狗?”

    王權劍眼神凌厲:“狗東西,你找死!”

    仇仇聳聳狗腿:“是啊,我就是狗東西,可你連狗東西都不如!”

    連它簡單的一擊都沒能擋住。

    真不知道王權劍叫囂個什么勁。

    “哼!”王權劍星力迸發,大有動手之意。

    斷天刃卻主動開口:“今天是龍潭問道,雙方恩怨留到會后再說吧。”

    雖然他也十分痛恨夏輕塵,但現在絕非放任王權劍放肆的時候。

    王權劍適才作罷,重新坐回交椅,躺在上面,淡淡道:“暫時留你一條狗命!”

    其目光隨后瞟向星云宗一方。
北京pk10赛车稳赚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