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絕天武帝 >第733章不要惹我四更
    想不到請來的劍客里,其中兩人還有這種際遇。

    “你贏了他多少錢?”三公子一邊走向葬劍池旁的貴賓坐,一邊好笑問道。

    瘋人劍閉嘴不言,臉色很是難看。

    夏輕塵淡然道:“幾千億涼幣,外加一柄血蛇劍吧。”

    本在微笑的三公子,笑容一收,訝然道:“幾千億?”

    這個數字,即便是軍宮宮主的三公子,都感覺到異常龐大。

    “小錢。”夏輕塵波瀾不驚道。

    幾千億還是小錢?

    三公子重新審視夏輕塵,不由失笑,心道,此人倒是能裝。

    幾千億對一等家族都是天文數字,他一個小小千驍騎,居然開口說是小錢?

    不過,人都有虛榮心,三公子見怪不怪。

    “血蛇劍你也贏走了?”三公子皺眉望了眼瘋人劍:“你不會受影響吧?”

    血蛇劍可是瘋人最為順手的劍。

    瘋人劍頓時覺得沒面子,惱道:“放心,我的劍術早已達到化境,隨便一把劍都能施展出瘋子劍的最強威力。”

    這倒不是假話。

    他的瘋子劍靠的是詭變多端,所用的劍本身倒是其次。

    只要不是太劣質的劍,劍術威力相差并不大。

    “那就好。”三公子微微點頭,正要舒口氣,瘋人劍盯著夏輕塵,冷道:“三公子請此人來是為什么?不要告訴我,他也是來比劍的。”

    三公子點首道:“是!”

    瘋人劍上下打量夏輕塵,搖頭冷笑:“渾身上下沒有丁點劍客常年練劍的劍氣,手掌比女人還光滑,可見平時根本就沒練劍,他能是什么劍道高手?”

    三公子不易察覺的皺了下眉毛。

    說實話,他也覺得夏輕塵不像是練劍之人。

    “這是李淵推薦的,以他劍術的高超,應該不會看走眼。”盡管如此,三公子還是說道。

    “李淵?”瘋人劍不屑的望向李淵,眼神里不加掩飾自己的輕蔑之色:“他的劍術也配稱之為高超?”

    李淵臉面登時掛不住,呵斥道:“瘋人劍,我知道你劍術高超,但也用不著埋汰人吧?”

    瘋人劍呵呵笑道:“埋汰人?抱歉,我只是實話實說而已!”

    “你!”李淵頓覺羞辱。

    都說瘋人劍惹人厭惡,傳聞是真的!

    這張嘴,誰能喜歡?

    “你什么你?你師傅來了,都得恭恭敬敬喊我一聲劍圣前輩!”瘋人劍瞪大眼珠子,不客氣道:“你師傅都是個半吊子,你能強到哪里去?”

    “而你推薦的人,又能有什么底子?”

    李淵怒道:“士可殺不可辱!”

    他反手拔出自己背后的闊劍,當場就要和瘋人劍一決高下。

    “好啊!讓我教教你怎么用劍!”瘋人劍本就有瘋癲之意,見狀立刻激怒。

    三公子臉色沉下來,淡淡道:“兩位是沒有將本公子放在眼中吧。”

    當著他的面解決恩怨,眼里哪有他這位三公子啊!

    李淵立刻收回闊劍,躬身抱拳致歉。

    瘋人劍亦鼻孔哼了哼,收斂架勢,但得理不饒人道:“三公子,你讓我出手,可以,但,我說過要看我心情!”

    三公子面無表情的坐下來,道:“所以呢?”

    瘋人劍指向夏輕塵:“我看這個人不爽,心情不好!想讓我出手,讓他滾!”

    三公子右手托著下巴,其面色平靜,可右手掌卻用力握了握。

    他討厭有人威脅他,但……更討厭因為無關緊要的小事威脅。

    那樣真的很浪費時間!

    “夏輕塵,去西北軍區的軍務堂領取兩千功勛吧。”三公子不假思索道。

    他不僅將此前答應的一千功勛交給他,還額外賞賜一千功勛給他,算是讓他白跑一趟的歉意。

    但,這種歉意,是一種居高臨下的羞辱。

    請來他,卻要應另一人的要求趕他走。

    三公子心目中,夏輕塵毫無分量。

    看在他化解一場不大不小的麻煩份上,夏輕塵道:“我的劍術,比他強!”

    多余的話,夏輕塵不想多說。

    只此一句就足夠。

    三公子目光垂落在前往的葬劍池里,望著吹起的波瀾,淡淡道:“同樣的話,我不想重復。”

    夏輕塵淡淡笑了一下,有點諷刺啊。

    他重新來臨世間,還是第一次幫人比試,結果慘遭拒絕。

    不過,損失的又不是他。

    抱了抱拳,夏輕塵干凈利落道:“那么,告辭。”

    不帶一絲猶豫,夏輕塵轉身就走。

    三公子抬眸看了眼他背影,道:“記得去拿功勛。”

    夏輕塵頭也不回的擺了擺手:“無功不受祿,自己留著吧。”

    他需要功勛,但拒絕羞辱。

    三公子心里默默嘆口氣,又得罪了一個人。

    不過,只是一個小人物。

    可有可無!

    不是嗎?

    夏輕塵徒步離去,穿越大大小小的葬劍池。

    當快要離開葬劍池區域時,迎面走來一對身著金黃色鎧甲,棕色長發,藍色眼睛,身材又很高大的人。

    “這里是葬劍池?”為首的一名鎧甲士兵是帶路的,看到迎面而來的夏輕塵,大聲問道。

    夏輕塵未曾正眼看他們一下,只淡淡道:“是。”

    而后便和他們擦肩而過,他的眼神,始終沒有倒映過他們人影一下。

    “什么態度?涼境的人就是這種德行?”問話的士兵眉頭狠狠一皺。

    他們自從來到涼境,一路都有客客氣氣的涼境官方人員笑臉以待,安排好一切。

    這還是第一次碰到如此目中無人的家伙。

    夏輕塵充耳不聞,繼續往外走去。

    “自以為是!”問話士兵隔空探出一道氣勁,射向夏輕塵右腿彎,想將其打到在地,給他一些難堪。

    可誰知道,夏輕塵宛若后面長了眼睛一樣,信手一道星位之力打出去。

    不僅將對方的氣勁給壓滅,還彈射在那士兵的肩胛。

    啊——

    那士兵猝不及防,當場被夏輕塵1渾厚無比的星力打落葬劍池下。

    “你找死!”另外五名金甲人里,其中四位怒目圓睜,齊齊轉過身追向夏輕塵。

    夏輕塵頭也不回,淡然道:“最近經歷了很多不愉快的事,心情不是很好,你們最好不要招惹我。”

    先有公孫無極受他牽連,再有被當成通緝犯,現在還被趕出葬劍池。

    他的心情,不多見的陷入低谷。

7
北京pk10赛车稳赚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