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絕天武帝 >第766章不可好奇
    “看你不行嗎?”妙音似笑非笑道:“說起來,其實你還挺英俊的,就是太高深莫測,讓人心生敬畏。”

    夏輕塵取出一塊獸骨,一個器皿,將其塞給妙音:“無聊的話,幫我磨碎成粉。”

    妙音欣然接過:“好啊!”

    一來她的確是無聊,二來幫助夏輕塵煉制涅器,可以增進兩人感情,對自己有好無壞。

    接下來,妙音忙前忙后,一會處理材料,一會尋找需要品。

    當做好準備工作,妙音額頭都是晶瑩的細汗。

    “呼!煉制涅器這么麻煩啊。”

    光是煉制前的準備工作,都花費半天時間。

    “倒也不全是。”夏輕塵望著準備得整整齊齊的材料,滿意道:“簡單的涅器,三兩下就能煉制好,像眼下這樣復雜的涅器,則需要相當長時間的準備。”

    “復雜?你還能煉制出什么厲害的涅器不成?幾階?有二階級別嗎?”妙音連續追問道。

    夏輕塵點了下頭:“差不多吧。”

    他要煉制的是四階,跟二階,相差其實不大。

    當然,這是夏輕塵的視角,一般人的眼中,四階和二階是天壤之別。

    “真的?”妙音霍然起身,眼眸里閃爍著濃濃驚詫:“你居然還是一位二星靈師?”

    簡直不可相信吶!

    她是深知靈師晉升級別的艱難。

    四星靈師以下,最難得到的其實不是天火,低級天火,只要有巨大財富,不難得到。

    但,作為靈師需要掌握的海量知識,則不是金錢能買到。

    大多數的煉器知識,都在數千年的動蕩中破滅。

    最為嚴重的是千年前,器神大殿全都腐朽,人間再也得不到來自器神的煉器經驗傳授。

    而千年中,人間又經歷過數次巨大災難。

    煉器傳承斷絕,只剩下零零散散的煉器古籍流傳在世。

    低級靈師想要晉升上去,光是尋找那些古籍都要花費無數時間,更遑論將其掌握?

    夏輕塵才二十歲,居然都成為二星靈師!

    實在少見!

    “有什么奇怪嗎?”夏輕塵不以為然道:“讓開點,我來煉制涅器,期間不要打擾我。”

    “哦。”妙音乖順的坐在一旁。

    此刻她深處敵人大軍中,自然不會傻到逃跑。

    她好奇無比的張望夏輕塵煉制涅器的過程。

    眼望著夏輕塵祭出天火,然后熟練且老辣的將一件件準備好的材料,有條不紊的熔煉,妙音暗暗奇怪。

    “你這天火威力,好像很不低。”妙音稍稍遠離一些,相隔幾丈,她都覺得皮膚灼熱。

    這可不是低級天火該有的樣子。

    “而且,你經驗好像很豐富,都快比得上我們那位宮廷御用靈師……”妙音立刻住口。

    見夏輕塵沒有理會自己,才微微舒口氣。

    不過,其心中的疑惑是越來越深。

    她曾經親眼見過宮廷御用靈師煉制涅器,那位御用靈師,可是中云境最高級別的靈師。

    但看夏輕塵的手法,怎么好像比那位御用靈師還要熟練?

    實在太奇怪了。

    可接下來,令她更加感到奇怪的是,此涅器煉制起來格外復雜,完全不像是二階涅器的樣子。

    “奇怪,難道涼境和中云境二星靈師煉制涅器的過程相差這么大嗎?”妙音心道。

    整整一天之后。

    超乎想象的漫長煉制過程后,妙音終于等到了涅器的成型。

    伴隨一絲絲的天火逐漸熄滅,一枚銀白,又有玉質光澤的圓環,懸浮于夏輕塵掌心。

    圓環上雕刻各種神秘圖紋,還有玄妙無比的陌生文字。

    躺在夏輕塵掌心,給人異樣神秘的唯美感。

    “這是什么?好漂亮?”哪個女人會對美麗的事物不感興趣呢?

    即便是身份尊貴的妙音都不外如是,她見識過的涅器首飾,都沒見比其漂亮。

    “這是一件綜合性的項圈,其中一個功能,就是汲取附近的靈氣,增強修煉速度。”夏輕塵道。

    這么神奇?

    妙音仔細感知,驚訝發現,那銀白色項圈附近的靈氣的確在不斷增多。

    “二階涅器怎會有匯聚靈氣的驚人效果?”妙音吃驚道。

    中云境里,能夠凝聚靈氣的涅器,最少都是四階!

    “不信你可以試試,順便試一下其它功能。”夏輕塵道。

    妙音道:“我真的可以試戴?”

    夏輕塵點首:“怎么說此涅器也有你一半功勞。”

    聞言,妙音笑了笑,可不是嗎?

    前期準備工作,可都是她在幫忙呢。

    “那我就不客氣啦。”她接過這件精美的項圈,將其戴在脖子上。

    果然,濃郁的靈氣撲面而來,令她喜愛不已。

    “這個要多少錢?我買下來。”妙音很是喜歡。

    中云境類似聚集靈氣的涅器,大都笨拙無比,哪有如此精巧美麗的首飾類型?

    “不要錢,你喜歡送給你好了。”夏輕塵不在意道。

    送給我?

    妙音有些詫異,如此貴重的項圈,就這樣白白送給她?

    他們之間的關系沒有這樣好吧?

    還是說,這是夏輕塵的另類“審問”方式,想通過收買她的心,得到有用的訊息?

    想到此處,便甜蜜蜜的笑起來:“行,那我收下了!”

    她撫摸著項圈,道:“對了,你說項圈是綜合性的,那就是還有其余功能?怎么施展出來?”

    夏輕塵道:“灌輸一些星力激活就夠了。”

    “哦。”她懷揣好奇之色,將項圈激活。

    只聽一聲輕響,項圈的卡口處,竟然閉合。

    她察覺到不對,立刻試圖將項圈取下來,可那卡口處閉合后十分緊密,任憑她用盡力氣,都無法將其掰開。

    如此一來,這個項圈便等于是套在她脖子上無法取下來。

    “你干了什么?”妙音使勁無果,臉色沉下來,擔憂之色重新流溢出來。

    夏輕塵好整以暇的坐下,并有些疲憊的揉了揉太陽穴,淡然道:“你看見了,煉制項圈。”

    “我是問,這個項圈是干嘛的?”妙音有種不祥的預感。

    夏輕塵道:“當然是控制你的。”

    他十分坦白,沒有半點隱瞞。

    可這副坦然態度,反而把妙音給氣炸:“你……那你還讓我幫忙?”

    她居然傻到幫助夏輕塵,煉制控制她自己的涅器!
北京pk10赛车稳赚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