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民國諜影 >第736章白玉觀音
 
“對了,派人去探視的情況怎么樣?”泉叔接著問道。
崔安平點頭回答道:“我們打點了一個老獄警,我陪著裴夫人進去一趟,送了些衣物,目前來看沒有問題,裴先生和其他幾位報館職員都沒有受刑,看來對方并沒有其他的企圖,確實是一場無妄之災!”
泉叔問道:“有沒有異常的情況?沒有引起懷疑吧?”
崔安平搖了搖頭,肯定的說道:“沒有,我們去的時候,還有一位報館職員的家屬也去找了門路去探望了,警察局的人并沒有刻意隔絕與外界的聯系。”
崔安平的話讓泉叔終于放下最后一塊石頭,如果敵人真的認為被捕人員有問題,在得到口供之前是不會讓人犯與外界接觸的,以防止對方通風報信,到手的鴨子飛了。
現在被捕人員沒有受刑,還可以和外界的家人接觸,那就足以說明裴文睿的身份沒有暴露。
這樣很多人員就不用撤離了,損失也可以避免,要知道安排一個長期的掩飾身份也是非常不容易的,更何況是一整條工作線。
那剩下來的就是如何營救的問題了?其中的操作要好好地設計一下。
首先最重要的一點,就需要一個能夠吸引這個日本年輕人的珍貴古董,這個年輕人既然是行家,找個贗品弄虛作假,只怕是不行了,萬一讓此人看出破綻,事情就沒有挽回的余地了。
可是組織的活動經費都不足,又怎么可能有這么珍貴的古董,只能花錢去購買,說不得還是要把剛剛準備的那筆巨款派上用場了。
泉叔斷然命令道:“你馬上去打聽哪里有珍貴的古董字畫,不要怕貴,只要能夠打動日本人,動作越快越好。”
崔安平馬上點了點頭,但很快就有些詫異地看向泉叔,為難地說道:“泉叔,這樣的古董需要的可是不是小數目,我們的資金有限,我怕…”
泉叔打斷了崔安平的話,沉聲說道:“資金我來想辦法,你在武漢的時間長,發動你的關系,盡快去找,現在時間不等人,別到時候日本人下毒手,我們可就追悔莫及了!”
“那具體怎么操作呢?裴先生的家人只有裴夫人在武漢,總不能讓裴夫人出面吧,她不是我們的同志,也沒有這個能力。”
泉叔仔細想了想,一拍桌案,說道:“這次行動不能出半點紕漏,還是我親自去會一會這個日本人。”
這幾天來,寧志恒幾乎把武漢城內的古玩市場都轉了一遍,收獲很多。
他這么長時間以來,都很少有這樣清閑的時間,難得放松放松,一時間有些樂此不疲。
山田信睿也知道寧志恒的喜好了,每天殷勤備至,陪著寧志恒不敢怠慢。
二天之后,寧志恒和山田信睿又到來了中山公園附近那片古董市場上閑逛。
寧志恒邊走邊和山田信睿閑聊著:“山田君,我這一次來武漢,有勞你的款待了,以后有機會去上海,請一定通知我一聲,到時候你我好好聚一聚!”
山田信睿這段時間和寧志恒相處的極為融洽,兩個人之間的談話顯得隨意了很多,聽到寧志恒此言,也笑著說道:“先生太客氣了,這都是我應該做的,說實話,我平時也很少有時間放松一下,這一次倒是借了先生的光。”
寧志恒點了點頭,隨手從一個攤位上取過一枚玉器,端詳了片刻之后,又放回了去,接著說道:“山田君,以后有什么事情可以直接找我溝通,我雖然遠在上海,但還是能說上一兩句話的,請不用客氣。”
寧志恒的話讓山田信睿大喜過望,他這些天來刻意地討好,花費了這么多的功夫,不就等的是這句話嗎?現在終于得到了藤原先生的認可,以后就等于多了一道護身符,別的不說,單是上原將軍那里,就會對自己高看一眼,對以后的前程大有好處。
他趕緊躬身一禮,嘴里連忙說道:“多謝先生的看重,以后定為先生鞍前馬后,效犬馬之勞!”
寧志恒哈哈一笑,擺手說道:“言重了!山田君,我們是朋友,不用這么客氣!”
兩個人邊走邊聊,不多時把附近的攤位轉了一遍,寧志恒不由得有些失望的說道:“精品難尋,看來近期內,這里是難有什么收獲了。”
就在這個時候,一直蹲在路邊的一個清瘦老者引起了寧志恒的注意,這個老者身穿長衫,戴著一副金邊眼鏡,懷里抱著一個花布包裹。
寧志恒注意他,是因為這個老者的目光幾次地向他看了過來,目光倒是沒有惡意,反而頗有幾分焦急和畏懼。
寧志恒忍不住有些好奇,這位老者身材消瘦,氣質儒雅,根本不像是一個文物販子。
只是不知道為什么,他總覺這位老者有些眼熟,可是一時之間卻想不起在哪里見過,寧志恒的眼力和記憶力是非常驚人的,只要他見過并接觸過的人,只要稍微有一點印象,那就很難忘記。
可是這位老者給他的感覺很奇怪,讓寧志恒一下子就提起了興趣,他若有所思的看著老者。
看到寧志恒把目光掃向了自己,老者終于鼓起勇氣,站了起來,向寧志恒走了過來。
山田信睿和木村真輝也把目光看向了這位老者,老者在距離寧志恒數米之遠,及時地站住了腳步。
他嘴里哆嗦了兩下,身子前傾,將花布包裹抱在身前,最終鼓起勇氣,哆哆嗦嗦地開口說道:“這位先生,我這里有一個好,好物件,不知道您,您有沒有興趣?”
寧志恒看到老者及時停步,保持著距離,便看出此人頗知分寸,也沒有惡意,便笑著點頭答應道:“這位老先生,如果你真的有好東西,請盡管拿出來,我一定給你一個好價錢。”
老者急忙點頭說道:“那就請您看一看,這可是我的傳家之寶,不是確實有難處,我絕不會拿出來的!”
說完,他將花布包裹放在一旁的一個石臺之上,慢慢地將包裹解開,這個時候大家都把注意力集中在他的身上,就是附近的攤主和一些逛古玩市場的顧客也把目光看了過來。
山田信睿和木村真輝等人上【31 31xs.】前兩步,隱隱把寧志恒擋在身后。
中年男子將包裹里的一個檀木盒露了出來,解開一層厚厚的細綿,一尊晶瑩無瑕的白玉觀音展現在人們面前。
所有人的眼睛頓時一亮,寧志恒快步來到近前,他沒有伸手去拿,而是示意老者將手拿開。
老者做了一個請的手勢,然后后退了一步,將身子讓開,方便寧志恒鑒賞。
寧志恒慢慢地俯下身子,眼睛湊近了白玉觀音,仔細地觀察玉質,鑒別真偽。
這尊白玉觀音高約十六公分,造型與普通的觀音像沒有什么區別,都是單手指印,手托白玉瓶與長生柳,面容慈祥肅穆。
不過一般的玉觀音雕像,絕對沒有這么大的尺寸,像這樣一大塊玉材本身就是極為難得。
觀看良久之后,這才伸手小心地從檀木盒中取出白玉觀音,手臂抬高,映對著陽光仔細地觀看。
這個時候附近的一些顧客和攤主也被這尊白玉觀音所吸引,腳步移動也湊了過來,木村真輝趕緊一揮手,幾名保鏢和特工將其他人隔離了開來。
寧志恒仔細觀察了半天,終于確認這尊白玉觀音的質地溫潤細膩、屬于難得一見的上品暖玉,雕刻手法技藝也是高超,造型逼真,栩栩如生。
“好,非常好,可謂玉聲清越,玉質純粹!”寧志恒忍不住點頭贊道。
這尊白玉觀音無論從雕工,玉質,還是尺寸上都是難得一見精品,從雕刻風格上來說,最少也是明初時期的作品。
良久之后,寧志恒轉頭看向老者,輕聲問道:“老先生,這尊白玉觀音,我非常的滿意,請問作價幾何?”
老者看到寧志恒對這白玉觀音愛不釋手,這才把心放下,他小心翼翼地上前,躬身說道:“這位先生,能否借一步說話。”
看著老者的表情,這是怕財要露白,寧志恒點頭說道:“是該如此。”
說完,寧志恒將白玉觀音小心地放入檀木盒中,老者上前將檀木盒收好,捧在懷中,跟在寧志恒身后走出了古玩市場。
其他顧客和攤主都是暗叫可惜,這么好的物件,只遠遠的看了一眼,都是相互交頭接耳,私下議論起來。
寧志恒帶著老者來到附近的一座涼亭處,木村真輝帶人上前將涼亭中的閑雜人等趕了出去,寧志恒端坐在石凳上,伸手示意老者坐在對面。
老者躬著身子道了聲謝,坐在寧志恒的對面,目光緊張的寧志恒身邊的眾多保鏢,生怕這些人心生歹意,謀圖懷中的寶物。
寧志恒不由得有些好笑,對面這位清瘦老者,雖然表現得小心謹慎,目光閃爍,可是一路行來卻身形挺直,腳步平穩,在細節上沒有半點緊張的肢體動作,寧志恒可以肯定對方絕對沒有外表表現的那么焦慮和不安。
更重要的是,他終于回想了起來,對面這位老者究竟是何許人也!
北京pk10赛车稳赚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