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武俠之神級捕快 >第524章延熹神捕門
    延熹郡神捕門,中央恢宏大殿內,昏暗中彌散著幾許油黃色彩,銅制墻壁銘刻種種走獸飛禽,盡顯威嚴之氣。

    一張淡紅色水晶圓桌邊,金章捕頭奚賢雙手放于桌上,中指輕輕敲擊桌面,長發梳攏以玉冠縛住,眼角金線霸氣十足,與那日項央所見親和判若兩人。

    在桌邊還有十幾個氣勢強橫,深淺莫測的金衣高手,形態各異,氣質迥然。

    “項央報上來的事情想來你們都清楚了,直接參與刺殺他的有五人,三人直接身死,剩下龍象頭陀和王倫兩個。

    張侯,四象門那邊你去談,既然項央已經放過王倫,那就不取他性命,讓他自廢武功,如果四象門有異議,叫他們直接找我,有問題嗎?”

    奚賢口中的張侯大約四十來歲,目光銳利如鷹,鼻梁圓潤,看起來既憨厚又精明,手上戴著一層灰白色的奇絲手套。

    “老大放心,待會兒就去,應該沒有大問題,畢竟此次是他們對項央出手在先,殺的還是我們的紅衣種子,不給點顏色瞧瞧,真以為我們是泥捏的了。”

    奚賢點點頭,張侯性格剛強,派他去就是要做的威風,四象門這次算是觸及底線,神捕門必須要給與警告。

    “小刀,龍象上人那里麻煩一些,你親自跟進,此人被項央削去一根小拇指,但仍舊不可小視。

    原本我是想直接拿下此人,不過項央有言,若不是他有意相讓放水,恐怕當時情況更加危急,這次就算了,但是也要重點監察。”

    小刀是個眉宇如鋒,面龐線條剛硬的三十歲漢子,坐姿在十幾人中獨樹一幟,大腿和腰部完美的呈現九十度角,屁股距離椅子還有五公分才接觸摩擦,換言之,他是坐在空氣上,這也是一種鍛煉自己的方式。

    “了解,不過我對項央更感興趣了,面對這五人的夾擊還能一一挫敗,連龍象頭陀的手指也被他切掉,厲害二字不足以形容他。

    老大,我再次申請和項央比試一番,除了飛刀,他的刀法也是一絕啊。”

    小刀,無名無姓,幼時是一個大家族某個貴婦豢養的**,受盡凌辱折磨。

    后來那個家族犯了大罪,被神捕門抄家,小刀因此獲救,逃出地獄一般的生活。

    再后來,小刀自愿成為神捕門培養嫡系成員的種子,經歷極為艱苦的訓練和嚴格的選拔,最終成為神捕門捕快,算是在坐諸人根底最正的一個。

    “總有機會的,這件事你不要急,也不要私下去找他,不然很容易造成誤會。”

    奚賢對于小刀很是了解,一身刀術千錘百煉,干凈利落,對于同樣是刀道高手的項央自然好奇的很。

    不過眼下項央剛剛遭遇刺殺,內心敏感,整個人都處于警戒狀態,若是貿然過去比武,二人任何一個有損傷都不是奚賢想要看到的。

    “最后,就該說說此次事件背后聯絡之人,第一位,周幼恒,蔣家老四,被項央一刀斬殺,沒有口信留下,蔣伯齡那里是怎么說的?”

    “沒有什么,蔣伯齡回應此人是擅自行動,不然當日也不會只有他一個去圍殺項央,應該是實情。

    不過我懷疑此人和魔門有關,他的資料并不完整,很多都是蔣伯齡他們提供,實際上蔣伯齡也早有懷疑,只是一直沒有證據。”

    回話的是個二十多歲的年輕人,面龐柔和,五官清秀,體態稍顯柔弱,看起來有些娘,然而在坐卻無一人敢于小瞧他,這人也是神捕門的一個紅衣種子,段憐兒。

    “是這樣?繼續查,不管怎么樣,此人冒著背叛蔣伯齡,得罪神捕門,甚至失去生命的危險也要促成獵殺項央的計劃,不是簡單的嫉妒或者不滿能解釋的。”

    說完,奚賢深吸一口氣,桌邊的十幾個人也不約而同的挺直身子,這些都是小角色,下一個人才是大頭。

    “第二個人,顧南天,顧家當代最杰出的后輩,龍象頭陀應邀圍殺項央,都是此人一力促成,原因是當年龍象頭陀受過顧家的恩惠,不得不報。

    另一人鄭朝華則是顧南天的手下,常年為他奔走,屬于門客一類,你們有什么想說的?”

    “我覺得還是要慎重考慮一下,顧家再強,也不被神捕門放在眼里,但他還是郭大人的準女婿,這個身份我們不得不考慮一二。”

    “不錯,郭泰山于綿陽一役斬殺冰魔一脈的先天強者,威風不減當年,甚至猶有過之,他還是本門的紅衣名捕,地位非輕,應該考慮一下他的反應。”

    一時間,有兩個金衣高手拋出自己的觀點,都是保守傾向,顧家再強,他們也未必放在眼里,顧神通再厲害,于神捕門大勢之下,也要俯首。

    但郭泰山的卻成為橫在他們身前的一座大山,不得不忌憚。

    “我倒覺得沒必要,郭泰山也是我們神捕門的人,此事也是顧南天壞了規矩,郭泰山再厲害,也不能凌駕于神捕門之上。

    我們應該考慮的是如何給項央討一個公道,此事有驚無險,不是顧南天他們手下留情,而是項央自身夠強,換了個人,只怕早已經身死魂消。”

    “不錯,我們已經放風,按理說除了黑道或者魔門,應該少有人敢打項央的主意。

    現在四象門和顧家這么做,明顯已經不把咱們放在眼里,必須狠狠加以懲戒。

    至于郭泰山,紅衣名捕不止他一個,如果敢干預這件事,自有人會為我們撐著。

    諸位,今天是項央,明天就可能是你我,神捕門是大家的神捕門,它的顏面要靠我們來爭,尤其是在朝堂諸位公對我們越來越不滿的時候,一退再退,早晚會無路可退。”

    說話的這位是神捕門的老資格,比奚賢還要大上一輪,他的話分量極重。

    有他挑頭,又有幾個傾向于項央的高手出言,一時間,十幾個高手分成兩伙,各說各話。

    “好了,不要再爭了,既然你們幾個顧忌郭泰山,那就直接將這件事交給他處理,如果此人徇私,那我會直接上呈雍城總捕頭,神捕門之威嚴,絕不容許他人挑釁。”

    奚賢拍板,十幾人消停下來,也是松了口氣,這樣算是極好的解決方法了。

    只不過郭泰山,你會如何做呢?

    會不會引發顧神通與他之間的大戰?

    有點期待啊。

3
北京pk10赛车稳赚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