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武俠之神級捕快 >第730章北冥神劍補更
();廟內正當央,段滄海與公孫小蝶兩個緊緊相偎,目中警惕帶有殺意的看向對面不遠處一個笑瞇瞇持著鐵膽的大胖子。
胖子身后還有兩男一女,是厲家老大,老二,以及大妹,每個人眼中燃著火焰,氣勢洶洶如猛虎,
段滄海臉色青白,左手血筋暴起,點點寒霜在附著外衣,四指彎曲,小拇指筆直如劍,那寒霜在澎湃內力與劍氣之下,化作水滴淅淅瀝瀝的流下,頭頂更有裊裊白煙騰起。
其內功火候,的確是駭人聽聞,其現在逼出寒氣的手法,應該就是六脈神劍當中的少澤劍法,變化精微。
僧人手上的佛珠化作白色粉末飄了滿地,兩只紅色的手掌負在身后,顫抖不停,手腕處各有一條赤紅色的紅芒線沿著手腕朝著整條胳膊蔓延。
在僧人對面,小蘇公子瞪著鼠眼,臉色暈紅,氣息急促,起伏不定,身旁兩個少女一左一右的各抵著他的手心渡氣。
道人手上的拂塵斷裂開來,乃是被好似鐵錘一樣的重物撞擊,在他身側,圍著三個相貌相似,氣息如一的男人,是王家兄弟。
兩個小廝瑟瑟之間被厲家五虎中的三虎和二妹圍住,看模樣不叛變已經是不錯的了。
落入項央眼中的就是這副畫面,濃眉舒展,看來大勢已定,有心算無心,段滄海這幫人怕是危險了。
以他目力見識,剛剛黑暗之中,江思鴻應該是從先前藏好的地方突然出手,于黑暗之中襲擊公孫小蝶。
這一招乃是攻敵必救,真正目的則是段滄海,所以段滄海應該是吃了一個暗虧,高手相爭,點點弱勢可能都致命。
那僧人和小蘇公子應該是對了一掌,剛剛那聲黑暗之中的肉掌交擊就是兩人發出,力道猛烈,湮碎佛珠,仿佛虛空炸過一道雷霆,項央也不由得贊嘆一聲好掌力。
至于那太明道人以及王氏兄弟也是如此,王氏兄弟突然從藏匿之處竄出,攻其不備,使得道人吃了暗虧,拂塵被斷。
“神沙上人,你的赤砂掌雖然至陰至邪,剛猛無比,但存在致命缺陷,現在受到我少陽玄功的反沖,毒掌掌力反噬,不必再苦撐了。”
破廟內沉靜的氣氛被打破,小蘇公子得到兩個少女渡氣相助,已經恢復幾分狀態,臉上的紅暈漸漸消退,滿是得色。
少陽玄功雖然難以抵擋北冥神功的吸功之法,卻最善克制陰邪之氣。
剛剛他以自己苦修多年的少陽真氣配合震天鐵掌加以發揮,一連疊出三十二層柔勁,積柔成剛,運勁成方,橫推而去,掌力強絕。
神沙上人聽到此言,噗的一聲吐出一口鮮血,紅艷中帶著一層熱氣,雙手并指,互相連點自己雙臂幾處大穴,又從袈裟下取出一粒白色藥丸吞服,感覺好受不少。
誠如小蘇所言,他的赤砂掌雖然威力無窮,但有缺陷,那就是赤砂之毒猛烈無比,傷人傷己,極容易反噬。
剛剛小蘇的少陽玄功和震天鐵掌掌力配和無間,一掌之下掌力倒卷如瀑布沖擊,裹挾赤砂之毒反入他自己身體。
要不是他常年修行此掌,知道缺陷,備有解毒之藥,怕是直接死在反噬之下。
“少陽玄功,震天鐵掌,你是武城小蘇公子?好一道強絕掌力。
你們蘇家也算是武林名門,向來與世無爭,這次摻和到我朝天盟和七星樓之間,不怕就此滅門嗎?”
見到神沙上人在有心算無心的情況下被小蘇廢掉大半戰力,公孫小蝶秀眉一豎,清脆如風鈴的聲音傳出,鳳儀生威,毫無驚慌之感。
“既然我七星樓能用人,就能保得住人,何況你朝天盟在江湖上也不過一流而已,何德何能敢放口狂言?”
江思鴻緩進一步,兩個鐵膽在手中嘩啦嘩啦作響,依然笑瞇瞇的模樣,瞇如狹縫的眼睛卻是寒光閃閃,擲地有聲。
“段滄海,你是一代奇才,中了我的冰蠶毒掌尚且能以北冥神功和六脈神劍化解,當真匪夷所思。
本來今天我是必殺你的,但現在我改了主意,服下這枚斷腸腐骨丸,臣服我七星樓,梁樓主胸襟如海,氣度非常,必能讓你發揮全力,建立一番功業。”
江思鴻的確是心內驚嘆,在后天境界能接下他全力一掌的,實在不多。
他曾在一個高僧助力下練成半段易筋神功和半段寒冰真氣,衍生出一門寒冰易筋功,真力無匹,凝如冰山,縱然北冥也難以撼動他的凝然真氣。
在投靠梁東竹后,更在對方的支持下,吸納了兩條天下至寒冰蠶,練出的冰蠶毒掌莫說趙國,就是放眼燕趙魏之地,在后天也是首屈一指。
而剛剛段滄海為了保護公孫小蝶,盡數接下他一掌,只是臟腑微蕩,簡直是不可思議,他起了愛才之心。
“宵小之輩,也配讓我段滄海臣服?換了梁東竹親來還差不多,況且你以為你贏定了嗎?”
段滄海英眉一挑,嘴角冷笑,長發飄飛之間,倏而舉臂伸指。
右手拇指猝然射出一道無形劍氣,隨著寒意散發,凜然生威,鋒芒之氣大盛,讓人直起雞皮疙瘩,恰如石破天驚,風雨大至。
一擊之下,隔著兩丈距離直接將江思鴻身后的厲家老二削掉腦袋,血如泉涌,噴濺而出。
這一劍乃是六脈神劍的少商劍,劍路最雄,勁力最猛,一擊如闊劍橫飛,直接梟首,鋒芒猶勝過實體劍,劍氣之威利于廝。
這番變故實在太快,段滄海出招實在太快,太漫不經心,縱然江思鴻想要救助也趕不及,臉色陰沉,鐵膽驟然一合,顯然動了真怒。
“二弟(二哥)”
厲家五虎,二虎雖然不太顯眼,但武功也是一流,最善拳法,豈料一擊就被段滄海以六脈神劍斃殺,其余四兄妹齊齊悲呼一身,望著段滄海恨不得生啖其肉。
段滄海則面色恢復紅潤,借著剛剛那道少商劍,將體內殘余的冰蠶毒掌掌力盡數排開,氣勢大盛。
在廟內眾人瞠目之間,張口咆哮,在渾厚無比的真氣加持下,恰如獅子狂吼,音浪滔滔,震得整個破廟都搖搖欲墜,頭頂沙灰掉落,橫梁偏離。富品中文
北京pk10赛车稳赚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