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英雄無敵大宗師 >第1113章熟悉的人
    徐直得知陳鏡斯的信息是在接近傍晚之時。

    不夜城的傍晚,只是各種散發熒光的蘑菇進入自然調整時間,散發的光芒略有暗淡。

    如同太陽一般,這些蘑菇的光芒有強有弱,甚至在夜晚之時轉化成更為柔弱微小的光芒。

    “跑腿牛抓到了一個天外客,一會兒要進行公審,看看能不能找到點什么參考信息。”

    “煩人,達克斯多特地來通知,這一次躲不過去。”

    “真是耽擱我搭建水晶龍,就剩下這么一點點了。”

    薩費羅斯無奈的放下了魔法水晶,隨即招來徐直,讓他跟著從實驗室出去。

    對方的話讓徐直心頭一緊,天外客,如果沒什么意外,這個遺跡進入的就他與陳鏡斯,呂國義三人。

    被抓的肯定是這兩位大佬其中一個。

    若非呂國義瞎撞到這里,那便是陳鏡斯追尋他而來,這個被抓獲的天外客,極大的幾率是陳鏡斯。

    不夜城聚合了一堆不朽者,實力在宗師,甚至在宗師之上都有可能,陳鏡斯如何斗的過。

    何況還有耿納這個跑的異常快速的牛頭人,即便陳鏡斯有短暫飛行的能力,沒有一個好的地形,壓根就甩不掉對方。

    稍微壓了壓頭頂上的灰色布帽,徐直跟在薩費羅斯身后。

    不夜城中,房屋依山而建,甚至有不少巨大的建筑就是在巨型的巖石山上挖出后建設。

    城市中的道路層層向上,若是那普通人,爬這些階梯都會累的喘氣。

    一些喜歡在底層區居住的洞穴人好一陣氣喘吁吁,對于不夜城抓到一個外世界的人,他們還是很有興趣的。

    喜歡八卦,看熱鬧是每個種族的特性,誰都避免不了,即便他們是瞎子,也不例外。

    “親愛的麗莎,這座巨城真是好,聽王說,我們的祖先以前就居住在這里。”

    “親愛的斯托克,莎克特王就是我們的祖先。”

    “你說的對,我真是喜歡這里的環境,漆黑中似乎還帶著一點光芒,咱們還能吃到很多可口小蘑菇。”

    “那可不,現在比以前熱鬧太多啦,我喜歡這里,那個天外客不知會不會被絞死。”

    “為什么要絞死他,以前我們還碰過一個很好的天外客啊,幫了我們一族的大忙呢。”

    前方兩個駝背的洞穴人在一起竊竊私語,徐直仔細聽過去,只覺聲音有一些耳熟。

    就洞穴人這模樣,那是極難分辨誰和誰,但徐直對聽過的聲音很敏感,只要他聽過一次,腦海中便有著長久的印象。

    記憶不斷的深入,徐直忽地想起梅山遺跡之時,他跟隨的過的兩個洞穴人,似乎也是這個聲線。

    “莎克特王,莫非是莎克特,難道吉恩他們也過到這邊來了?”

    遺跡之間是可以傳送的,徐直當初在狼人遺跡中就體驗了一次,狼人遺跡進去,蜥蜴人遺跡出來。

    若是莎克特等人借助傳送門的能力進入到這片遺跡中,他并不會感到奇怪。

    只是不知對方在這座城市中有多大的話語權,徐直思索一番,若是無法營救出陳鏡斯,說不得他得去找找那兩個洞穴人首領,看看是否有轉機。

    不夜城的最大的廣場并不在女王宮,而是一處學院前。

    廣場之中,聳立著五座巨型的雕像。

    一個臉色嚴肅的牛頭人法師手持魔法杖,另一手伸開,似要釋放魔法的模樣。

    一人手持長劍,對著前方微微一笑。

    又有一個洞穴人手持長矛,即便擁有駝背,這個洞穴人也努力的站直了身體。

    徐直順眼看過去,第四座雕像是單手持戰斧的牛頭人戰士,空出的一只手指向前方,似乎在指點什么。

    最后一座雕像手持一面巨大的盾牌,身體隱藏在盾身后,讓人看不出面貌,只是下方露出的尾巴或許證明著這是一條美杜莎。

    “聽說這是不夜城的戰術學院,里面走出來的個個都是人才。”

    “人才沒小蘑菇好,又不能吃。”

    “笨蛋,人才是很厲害的啦,最少說話很好聽,不像你這個沒腦子的家伙。”

    麗莎和斯托克兩個洞穴人低低的聲音越來越遠,直到鉆入人群中不見,徐直也看到了被綁的陳鏡斯。

    似乎是因為他的順利出逃,陳鏡斯享受的待遇就沒那么好了,并沒有關押在監獄之中。

    臉色呈現紫金色,這是一種極度虛弱的情況,依徐直對修煉上的理解,陳鏡斯這定然是爆發了某種絕技,又或者平常壓箱底的秘術等,才出現這般元氣大傷的情況。

    他一身的狼狽,身體四處都是鮮血,不少地方有極大腫脹的肉塊,這是被揍到肉身浮腫,遠比與李多凰的那種切磋傷勢嚴重。

    四肢都被繩索捆綁的極為嚴實,直接掛在一根圓木柱上,按陳鏡斯此時的體能,沒有幫助,單人根本沒可能逃離此地。

    想要逃脫,除非等待到遺跡時間降臨被傳送出去。

    徐直不動聲色的拉了拉帽檐,將自己隱藏的再深一點點,若是他被發現,與陳鏡斯的下場定然沒有差別。

    “打死他,打死他。”

    “我的二兒子被他殺死了,老祖宗,你要幫我們報仇啊。”

    “我的牛閨女哎,祖宗們,能不能快一點復活啊。”

    一堆牛頭人囔囔的厲害,一堆眼瞎的洞穴人也在旁邊囔囔,不過他們有點鬧不清楚族群中誰死掉了,只能跟著瞎起哄。

    陳鏡斯微微瞇著眼睛,兩個眼睛被打腫,他的視線現在有點模糊,意識中更是有了一絲混沌感。

    身體中內氣極為稀少,已經到虛弱的地步了。

    閃電一般的速度,對方是他有史以來碰到的速度最快的對手。

    在地面上行進的速度遠比狂風要快速,爆發之時甚至如閃電一般,數十米的距離幾乎可以瞬息而至。

    當快成為一種極限,便能爆發出恐怖的威力。

    記憶中的對手并非身形鬼魅,但是極端的速度,即便是直來直往,也讓他痛苦不堪,平穩而有力量的打擊,每一擊都需要他爆發內氣才能頑抗。

    這種對手,最少需要宗師境的修煉者才能去抵抗。

    還必須是可以針對速度流的宗師。

    “天外人,說出你的來歷,有多少人進入了此地,你們破開這處空間的坐標是在哪里?”

    陳鏡斯意識模糊之際,眼前忽然一花,一道意識蠻不講理的突入進了腦海中,恍如神祗一般的低沉聲音響起。
北京pk10赛车稳赚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