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回到上古當大王 >第430章土著部落
  為了慎重起見,石溪只派出了十名隊員跟著這個土著部落離開。
  三天之內若是沒有消息傳來,那便意味著自己的手下已經遇害,為此他必須做好應對之策,隨時準備將新大陸見到的第一批土人斬盡殺絕。
  只是他并不希望這種事情發生,這個地方是個很不錯的港口,若是和當地土人矛盾過于激化,將來的船隊再過來的時候,可能會面臨著很多麻煩。
  “希望這些家伙腦袋清醒一點。”
  石溪如是想著。
  而江流很不幸的被選為十人中的一員。
  跟著看起來就很野蠻的土著而去,這是個十分冒險的舉動。
  尤其是對于這十人來說,簡直就是把腦袋別再褲腰帶上。
  江流跟在土人后面,右手一刻都沒有離開過刀柄,精神保持著高度緊張的狀態。
  林中薄薄的積雪將厚厚的落葉覆蓋,踩上去發出嘎吱嘎吱的聲響。
  土人們沒有說話,只是悶頭趕路,氣氛顯得有些壓抑。
  正午時分,一行人穿過一條小溪后,便見到在河岸邊一片空地上,零星的分散著獸皮搭建而成的房屋。
  部落內炊煙裊裊,時不時的能聽到小孩的喧鬧聲。
  江流今年十六歲,作為和齊國差不多年紀的新一代,部落時代對于他們來說仿佛是很久遠的事情了。
  無論是曾經的夏朝統治時期,還是齊國統治時期,他都沒有見過想這里一樣落后的地方。
  這里的人甚至連一件像樣的金屬制品都沒有,甚至拜訪在地方的陶器也是粗糙的可憐。
  隨著齊人的到來,頓時吸引了這個部落中人的目光。
  面對蜂擁而來的野人,江流覺得頭皮發麻,后背的冷汗直流。
  齊人緊張的聚在一起,隨時準備殺出一條血路。
  但是這些土著們,除了好奇的在遠處觀望,時不時的指指點點外,并沒有作出什么太過分的舉動。
  那土著首領喊了一句,圍觀的土著頓時分開了一條道路。
  江流等人見此頓時松了一口氣。
  土著首領帶著使人進了部落,將部落中最中央位置空出來讓那個齊人休息。
  被一群看起來就兇殘的野人圍在中間,江流覺得無比的別扭。
  尤其是見到一些那些土著女人披著的獸皮下面真空一片,更是心臟直跳。
  齊國的女人們的穿著時分的保守,到了一定的年紀,很少有暴露在外的肌膚。
  像江流這樣連女人都沒有碰過的少年,那里受得了這等刺激。
  只覺得臉上火辣辣的,低著頭不敢看那些土著女人。
  但是那些土著女人,卻是對齊人無比的好奇,一個個眉目傳情,仿佛在挑選如意郎君一般。
  帶隊的班長一臉嚴肅的看著圍在周圍的野人們。
  作為這個小隊最高級別的軍官,眾人的安危都在自己的言行之間,不只是為了自己,更為了身后的這些兄弟,都不允許他有一絲一毫的大意。
  很快土著們升起火,把不知道從哪里弄來的一只看起來有些奇怪的動物剝皮,架在火上烤了起來。
  在緊張壓抑的等待中,那土著首領再一次出現在了眾人的視線之中。
  土著首領對眾人說道:“##¥%……&&***”。
  班長撓了撓頭,道:“聽不懂!”新首發 https://.x81zw. https://m.x81zw.
  土著首領指了指那邊正在燒烤的食物,做了一個吃的動作。
  班長點點頭道:“多謝!”
  土著首領指了指班長腰間的鋼刀。
  班長頓時警惕起來,道:“刀在人在。”
  不知道這句話土著首領理解成了什么意思,再次的說了一堆眾人聽不懂的話。
  只見那名最先接觸齊人的年輕土著走了過來,將自己手中的石斧握在手中,向著齊人走去。
  齊人小隊頓時如臨大敵,紛紛站起身,習慣性的結成防御陣型,警惕的盯著周圍的野人。
  那年輕人見此愣了一下,好像明白了什么,停下腳步,慢慢的將石斧放下,咧著嘴笑了笑。
  班長見此松了一口氣,看著那個年輕人道:“你想做什么?”
  那年輕人指了指了地上的石斧,又指了指班長腰間的鋼刀。
  班長不知道這人到底是啥意思,是要交易他的刀,還是只想看一看。
  “刀!我的!不換!”
  班長一邊說著,一邊盡量作出能讓對方理解的動作。
  那年輕人用手指了指自己的眼睛,又指了指那把刀。ァ網
  “看看可以,不能換。”
  班長有些明白了此人的意思,心中松了一口氣。
  若是此人強行交換,說定今日只能拼命殺出去了。
  滄啷一聲,鋼刀出竅,鋒利的刀刃在陽光的照耀之下,散發著凜冽的寒光。
  土著們見此頓時露出驚訝的神情,嘰里呱啦的議論起來。
  年輕人看起來很是興奮,嘰里呱啦的說了一陣,意思好像是像讓班長演示一下手中的武器。
  班長沉著臉,四下看了看,隨即朝著不遠處木桿上掛著的不知名肉塊走去。
  既然這些人想看,他覺得正好接著這個機會,震懾一下這些野人,告訴他們齊人不是好惹的。
  江流等人將班長護在中間,防止這些土著腦袋一熱作出什么不理智的行為。
  只見班長在那肉塊前方站定,輕喝一聲,只見鋼刀斜斬而出,那巴掌寬凍得硬邦邦的肉塊瞬間被斬斷。
  這一幕驚的土著們合不攏嘴,看向齊人的目光頓時變得火熱起來。
  那土著首領顯得很是興奮,手舞足蹈的不知道在說些什么。
  只是不斷的重復著一個詞語。
  看著有些癲狂的土著們,齊人小隊已經緊張到了極點,語言不通,文化也不相同的情況下,很容易發生誤判。
  班長示意隊員們不要輕舉妄動,眼睛快速觀察周圍環境,隨著做好了突圍的準備。
  但是想象中的野人進攻并沒有出現,反而一個年輕的土著女人,將一個掛著獸牙的項鏈戴在了班長的脖子上。
  這個舉動,讓齊人有些面面相覷,不知道這又是什么意思。
  見班長沒有拒絕就收下了項鏈,那土著少女仿佛害羞一般迅速的跑開了。
  只留下還處在蒙蔽狀態的齊人大眼瞪小眼。
  “娘的,這是在弄啥,他們興奮啥呢。”
  班長隱隱覺得有些不安,好像自己做了什么不該做的事。
北京pk10赛车稳赚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