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諜行漫威 >第36章你還差得遠呢
  親手摧毀一個璀璨的如鉆石般瑰麗的寶石——雖然章晉陽一再說那是玻璃,斯凱自己也很確定那是玻璃,但是那是亮閃閃的啊——讓人心碎,這讓斯凱情緒很是低落。
  隨后章晉陽都在沒有拿出這么漂亮的東西了,但是依然是各種玻璃,水晶什么的,對她的要求也變得很奇怪。
  一開始要求在一堆小玻璃球中碎掉指定的一顆,這費了她很多時間,因為最早的玻璃珠很少,然后就越來越多,從表面上的一顆,到感知玻璃罐子中層中隨機的一顆。
  然后從最開始碎掉就可以,變成要悄無聲息的碎掉,到后來要指定定碎掉的方式,兩半,三瓣,粉末,均勻的碎塊,后來還要求她只是震裂而不是碎掉。
  當她能做到裂而不碎的時候,她的訓練工具就從玻璃珠變成了玻璃板,章晉陽要求她在玻璃板上震出指定圖案,這種難度她根本不相信能做得到,一度想要放棄了。
  但是章晉陽為她做了個樣子,當然,他沒有控制震動的能力,他用的是蠻力,一拳之下,平鋪在地面的玻璃板上盛開了一朵簡筆梅花,很簡陋,一點也不好看,但是卻讓斯凱震驚的幾個小時都盯著那朵花說不出話來。
  “力量是我的天賦,但是控制這些力量,才是我的能力?!?br/>  在打出這一拳之后,章晉陽扔下了這樣一句話,就去準備吃的了,在沙漠里想要搞到吃的可不容易,他要開車到很遠的地方才行。
  既然有例子在前,斯凱訓練的相當努力,雖然進度不是很喜人,但是她確實是在進步著。
  章晉陽為她增加了格斗的課程,要求她在擊打到目標的一瞬間,感知頻率,釋放能力,達成效果,停止能力,這可比坐在那里感知物體累多了,但是斯凱卻更愿意做這個,至少這并不枯燥。
  山中無甲子,寒暑不知年,斯凱專心投入到訓練和學習當中去,大部分時間這里只有她自己,章晉陽為她建了一間簡陋的窩棚來防寒防曬防風沙,很多時候就像是野人。
  但是她每次看到頭頂璀璨的星空,都會感到心里是如此的平靜,每次沙暴卷起,她又感覺天地如此浩瀚偉大,再回想到自己,有一種頓悟般的精神洗禮。
  這份心靈上的澄凈反饋到她的訓練上,讓她的進度飛漲,章晉陽都不得不承認,天才總是與眾不同。
  當斯凱能在玻璃板上敲出科爾森的簡筆畫像的時候,章晉陽在她面前豎了一塊大石頭——從很遠的地方搬來的,在斯凱詫異的眼神中,章晉陽對著大石頭打了一套拳。
  黑色的身影上下翻飛,如霧般若隱若現,拳掌腳膝,指爪肘肩,斯凱眼花繚亂的同時也很納悶,不明白這是要干什么。
  隨著章晉陽立定身形,一陣風吹過被打了半天的石頭,一粒粒沙塵從石上剝落,慢慢的顯現出一個長發披肩,手捧一個鉆石的少女像,正是斯凱那一天捧著七彩玻璃的樣子。
  斯凱看著沙塵被風剝落,露出的雕像,再想到那一拳一腳,驚得目瞪口呆:“這……太酷了,上帝呀,難以置信……”
  章晉陽彎腰撣了撣風衣下擺:“這是你接下來的目標,然后是木頭,之后是玻璃,不過那就要你自己努力了,你該走了,斯凱,科爾森需要你歸隊?!?br/>  斯凱還愣著神:“啊,歸隊,我在這里多久了?”
  章晉陽抱著手臂:“半年多了,你完美的避過了冬天,圣誕節,新年,春節,來的時候是秋天,現在春暖花開?!?br/>  斯凱默然不語,這段時間的苦修讓她受益匪淺,心靈也變得澄凈,想到又要投入到滾滾紅塵之中,她的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但是她不可能放棄自己的朋友們。
  收拾好行囊,斯凱站在雕塑面前愣神,章晉陽看了看她的表情,她似乎很糾結是不是要帶上這個:“看它干什么?弄碎它,我們要出發了?!?br/>  斯凱詫異的一翻白眼:“???”
  章晉陽搖了搖頭抱著胳膊:“之前讓你在玻璃上畫畫的時候你覺得做不到,然后我做了個樣子,你很快就做到了,知道為什么嗎?”
  斯凱的眼珠從左到右又從右到左,來回了好幾遍:“不知道啊?!?br/>  “因為你認為那不可能,你覺得做不到,你的思維,束縛了你的能力,或者說你的能力超越了你的思維,這有個專有名詞:知見障。
  你的所知所見,不能讓你理解面前的事實,更不要提根據事實做出應對。
  你不會以為我只能做到這一步吧,我要說我的拳頭能縮短原子間的距離,你信嗎?”
  斯凱一臉你在逗我的表情包:“不可能,人沒道理能超于物理規則的!”
  章晉陽傲然一笑:“可以,我曾花了一天的時間捶打一塊一立方米的鐵,最后他變成了0.9立方米,重量不增不減。
  知道為什么嗎?我相信我能,然后我做到了。
  比如你的震動,我知道有的修行者會利用震動強化自身,他們尋找自身的共震頻率,震動腑臟,激蕩骨髓,讓肌肉更強壯,骨骼更結實,你能想象得到嗎?”
  斯凱舉起了雙手:“怎么可能,我就差點把自己的手震碎,還是你把它們治好的?!?br/>  章晉陽點了點頭:“這是真的,很多人都可以調劑呼吸的頻率做到這個,你可以問梅,她應該也聽說過這樣的傳說——你現在知道了,很多傳說都是真的。
  不過你是很難做到的,那需要很強大的精神,需要理解很多空泛的哲學,太極,道,天人合一,人與自然什么的。
  需要太多的時間去學習,理解,思索,探求,感悟,你沒有時間。
  敲碎它,我們要出發了?!?br/>  斯凱嘆了口氣,雕像在無聲無息中化為一片飛塵,這是章晉陽強制訓練的結果,斯凱最早的時候還習慣使用一些特殊的姿勢,但是被章晉陽打擊了:擺好姿勢等著人先動手嗎?傻子看到你這么做都知道不對了,悄無聲息動念而成才是王道。
北京pk10赛车稳赚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