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諜行漫威 >第7章搞破壞是必須的

;

無論怎么說,這些搞人體研究的實驗室能堅持的開下去,準是有當地政府的一份子,無論這是不是真的,都是摘不下去的帽子——情況最好也是有官員收了黑錢庇護的。

而且社會經過這么一遭亂之后,當地政府又被放在放大鏡下負責重建社會秩序,就是臉皮再厚的政客都會渾身不自在的——有了那么多眼睛看著,油水薄了很多啊。

所以稍稍有點見識的國家都對超能人種以禮相待,現在世界上兩個極端的例子擺在那里:

炎黃一向是寬容的代表,國內風平浪靜,一片欣欣向榮,那些超能人種不但在政府的幫助下掌握了自身的力量,還在回報社會,有不少人都成了行業內偶像明星,不但個人生活風生水起,社會秩序也穩定得很。

雖然有一些人惡性難改,可是有眾多超能人士的幫忙,根本沒有人能翻得起大浪來,往往做了一兩個案子就被追的上天無路入地無門,要么被繩之以法,要么遠遁境外,而民眾對于超能者也并不那么懼怕和疏遠,一切都其樂融融。

但是回頭看看堅持強硬政策的北美鷹,不但國家秩序不斷地受到破壞,連國家尊嚴都時不時的被人踩在腳下,新約克城除了沒有和其他國家獨立建交之外,和一個主權國家有什么區別?

就連聯合國里都有新約克城城市代表的單獨席位,名義上是安保負責人,但是你看誰家的保衛科長能在聯合國會議上還有話語權了?——雖然他們從來都不用就是了。

這也是《索科維亞協議》不在新約克城的聯合國大廈簽署,反而放在音樂之都的原因,北美鷹已經丟不起面子了——萬一他們里面簽署《協議》,外面那些被代表的鷹醬們游行抗議可怎么辦。

可是聯邦政府的頭頭腦腦們又不肯承認自己的地位下降了,還要在世界舞臺上拿大,其他的也就算了,可是在超能人種方面的問題,誰要再聽他的話,誰就是不想自己的國家好過。

這方面也有例子啊,你看霓虹,他們緊追鷹醬爸爸的腳步,在面對超能人種的時候采用也是高壓政策,雖然因為文化的原因有點小小的成就,可是亂子更多,不是今天這個實驗室泄露了,就是昨天從實驗室逃出去的變異妖怪下的崽子長大了要給父母報仇……

偶爾還有從炎黃被追捕的無處可去的邪惡人士到霓虹討生活,這些人更可惡,要是被發現了動不動就自爆——在炎黃的時候怎么沒見你們這么烈性??!

偏偏霓虹的妖怪神明還多,多半都變過異了,霓虹本土的機甲特攻隊竟然不夠用——以他們的資源能建造的機甲有限,國際上能買到的材料也并不多,還很昂貴。

而那些變異過的妖怪神明還都一個個的往大了弄,動不動就是身高幾十米,他們的機甲要是像鋼鐵俠那樣,根本就不會有什么戰斗力。

放在別的國家里能鎮守一方的C級英雄,在霓虹對上這些動輒高聳如云的怪獸作用不大,唯一的用處大概就是能作為巨型機甲的駕駛員了,可是霓虹傾國之力,也只能支撐起一個小隊的機甲,連修繕都要找鷹醬爸爸買材料。

所以他們對于超能人種的主要用途,是用在了內部的爭權奪利上,就像幕府時期的武士和忍者一樣使用。

地面上的不平靜也讓很多異能者悄悄的隱藏自己,找到機會就會跑到北美鷹,就是加入不了超能鎮,在南方混幫派也能混得風生水起。

結果就是霓虹成了超能人士的荒漠,誰也不愿意在那個地方呆著,就是覺醒了都要趕快逃跑,因為即使你成了哪個豪強的家臣,最后的結果也差不多就是實驗室里走上一遭了——你總有不順他心意的時候。

其他國家里石樂之對超能者來硬的人不是沒有,最好的結果就是被人當場翻了盤。假如真的有人硬來成功了,恭喜,面對的將是不知道從哪冒出來的恐怖組織變種人兄弟會的報復,而且從早到晚,鬼才知道他們會派出什么能力的人。

據說還有能力者是讓目標散發出指定生物孕信息素的味道——你能想象頭一天還因為抓了一個變種人賣了個好價錢而慶祝,第二天就被發現被自家的護衛犬在床上聳動致死的精彩……咳咳,驚悚畫面么?

兄弟會對外宣稱的,就是奧拉尼德斯的那種“你說我是恐怖分子,我要不干點事兒豈不是辜負了你對我們的信任”這種光棍做法。

當初新約克城大戰的時候聯邦政府將在果園海灘的核爆推給了名為“奧拉尼德斯”的恐怖組織,還在駱駝國里找了一幫人在電視上叫囂,結果被章晉陽的衛隊以瀆神的罪名殺了個干凈。

隨后章晉陽又自己在南方圈了一圈錢,搶了老多老多的社會團體,當年的非法小藥末價格漲了四成還多,一路燒一路殺,驚得DC.的政客們睡不安枕,乖乖的把奧拉尼德斯從恐怖組織名單中拿掉了。

變種人兄弟會看起來似乎也想走這條路,但是聯邦政府并沒有感受到來自兄弟會的壓力,因為在北美鷹內部的行動都是超能鎮的英雄們出手的,大部分事件還會在網上直播,所以并沒有在聯合國提交撤銷議案。

而兄弟會也并不在意,實際上他們頂著恐怖分子的名頭,做事百無禁忌,心狠手辣的樣子和夜神宮如出一轍,有效的震懾著那些想對超凡人種不利的人和勢力。

那些小國或者混亂地帶的勢力還有可能僥幸的鋌而走險,畢竟他們不太引人注意,而且境內環境落后,情況復雜,還是有可能成功的,但是能被北美鷹邀請到這種會議上的,哪里能有這種不引人注目的小勢力呢?

要不是出于某種政治惡意,灣灣不要說做東道主,頭磕破了連張門票都不會有。

而這種政治惡意,也是炎黃要堅決打擊的,雖然不能明面上做——因為這個會議本身也是秘密召開的——但是暗地里的手腳一定要動一動,甚至還有可能要大大滴動。
北京pk10赛车稳赚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