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絕天武帝 >第1003章自食惡果一更
    酒盞破碎的聲音,嚇得母女二人一顫。

    吳歡當場嚇哭聲,嗚咽道:“是娘跑到仙魔城自作主張,把我們拆散!”

    她至今仍然在埋怨劉氏,如果劉氏不來的話,她也沒有膽量私下和夏輕塵分開。

    那樣的話,白小珠今天擁有的一切,都屬于她。

    都怪母親。

    吳雄胸膛劇烈起伏,鼻孔中喘著重重粗氣,不敢置信道:“你去過仙魔城?”

    他陡然想起來,仙魔棋局期間,夫人曾經借口回娘家,他不疑有他。

    而今才知道,她竟然是擅自做主,跑去拆散女兒和夏輕塵。

    真實原因,并非夏輕塵不講情義,而是劉氏撒潑耍橫,強行拆散兩人!

    “你……你……”吳雄氣得心臟劇跳,不斷吸氣,險些要背過氣。

    劉氏推脫道:“我……我也是為我們女兒好,為你分憂,為我們一家爭光,只是我沒想到結果會這樣而已。”

    到了此刻,竟還不知悔改,依舊在推卸責任。

    吳雄怒從中來,跳起就是一腳踹在她腹部,將其踹飛撞在墻上。

    一張面孔彌漫暴怒之色,那雙眼睛則因為過分的憤怒而通紅:“賤人!還在狡辯!”

    吳雄怒火中燒:“我再三告訴過你,相信我的判斷,相信我的選擇,夏公子絕非庸人,我的話,你都當做了耳旁風,對嗎?”

    那一次爭吵,劉氏甚至不惜用夫妻恩斷義絕來脅迫吳雄放棄兩人的組隊。

    但,吳雄堅持自己的看法。

    他多年游歷的經歷告訴自己,短短數月時間內,打造出頂級云嵐戰團的人,絕非透支潛力的平庸之輩。

    可,劉氏表面裝作順從,背地里竟自作主張強行拆散女兒和夏輕塵的組隊。

    他很了解劉氏的性格和為人,一旦想做什么,必定用盡手段,專蠻而撒潑。

    能夠想象得到,夏輕塵當是一定受到過劉氏的無禮對待。

    而今,夏輕塵非但沒有計較他夫人的所作所為,還愿意上門做客,可見心胸寬厚。

    而他,被夫人和女兒蒙在鼓里,竟然還反過頭指責夏輕塵無情無義。

    念及至此,他心頭更怒,怒罵道:“滾回你娘家去,你這樣的夫人,我要不起!”

    言外之意,他要休掉劉氏。

    劉氏平時無理取鬧,撒潑蠻橫,他都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因為多年來劉氏跟隨他到,實在不易。

    可這一次,劉氏太放肆了,終于釀成無可挽回的天大損失!

    女兒大好前程,他們一家重振門面的希望,全都因此破滅。

    劉氏心中恐慌,終于感受到莫大悔恨,跪地哀求不已。

    她一把年紀,一旦被休,哪里還有臉回娘家?

    “來人,趕出去!沒我允許,不許再放她進來!”吳雄根本不再給機會。

    劉氏痛哭流涕,吳歡亦悲痛不已,抱住劉氏不住的求情。

    一家人,幾欲分崩離析。

    始終靜默不言的夏輕塵,緩緩開口道:“吳大人息怒。”

    吳雄強忍怒意,抱拳致歉:“是吳某愚鈍,誤解了夏公子為人,實在該死。”

    望著凌亂的場面,心知這接風宴是沒法再辦下去,他道:“今日讓夏大人見笑了,改日再宴請大人。”

    但他知道,沒有“再”了。

    且不論夏輕塵是多門難以請上門的一尊大佛,單單是他今日無知的指責,夏輕塵都不可能再對其有好印象吧?

    以后,他們的關系只會越來越疏遠。

    夏輕塵放下酒杯,道:“一日夫妻百日恩,吳大人多念一念夫人的好吧。”

    吳雄的怒氣,其實有一部分是因為劉氏對夏輕塵所作所為。

    可聽夏輕塵口氣,竟好似沒放在心中,因此怒氣消減許多,道:“可是我這賤內在仙魔城一定沒少為難你。”

    “無妨,今日她不出現,我都不會想起。”夏輕塵道。

    他的眼界,在那九天神界,而不在許些生活瑣屑。

    劉氏今日不出現,他還真沒有刻意回想過當日情景。

    吳雄臉色和緩許多,瞪向劉氏:“聽到了?是夏大人為你求情,不然怎么也要把你這個悍婦休掉!”

    劉氏是真未想到,夏輕塵會為其說情。

    哪怕她再蠻橫,都心中觸動,磕頭一拜:“罪婦劉氏,給夏大人磕頭了!”

    夏輕塵擺了擺手,淡淡道:“今后安心持家吧,另外,多信任自己夫君。”

    劉氏慚愧萬千,經此一事,恍覺往日渾渾噩噩,已經忘卻和吳雄共同經營此家的初衷。

    不知何時起,從賢惠懂事的少女,變成如今喋喋不休,撒潑無賴的婦人。

    “入席吧。”夏輕塵道。

    母女二人百味陳雜的重新入席。

    望著破鏡重圓的家庭,夏輕塵會心一笑。

    他說情,不是仁慈,而是不愿一個家庭因為他的到來而破裂。

    當然,如果劉氏當初是為了自己利益,他是斷然不會說半句求情之言。

    但,劉氏所做一切,都是為女兒著想。

    天下父母心,他能理解。

    看著別人破鏡重圓的家庭,夏輕塵不禁想起父親夏淵,不知道,他們什么時候能和母親黃嫣然破鏡重圓。

    天月空行一戰,夏輕塵擊敗那個羽青陽,已經完成近二十年的賭約。

    母親的家族,是該遵守約定,放黃嫣然出來和父親重聚。

    “夏公子仁義俠心,吳某佩服!”吳雄敬酒道,他是真誠欽佩于夏輕塵的心胸。

    成大事者,必有絕世胸懷。

    夏輕塵能有今日成就,絕非是巧合,全是心性使然。

    只是,吳雄內心還是難免黯然。

    女兒錯失一飛沖天的機會,已經是事實,他想光耀門楣,風光回歸家族的希望,完全破滅。

    或許終此一生,他都無法回到家族,完成夙愿。

    “對了。”頓了頓,夏輕塵道:“我會向軍宮請奏,將你調回南疆。”

    吳雄臉色一僵,沒有功成名就時,回到南疆是他最不愿之事。

    可下一句,令吳雄心花怒放。

    “我會推薦你,接任已故的南疆軍團第八軍區袁崇鑾的將軍之位。”

    袁崇鑾已經被夏輕塵擊殺于新礦山上,其將軍之位至今還無人接替。

    以吳雄的資歷,勝任將軍之位應該很合適。

    “夏大人,這……這是真的?”吳雄激動得渾身發抖。

    以他預計,要成為將軍職位,最少還需要二十年。

    夏輕塵道:“怎么,不愿意嗎?”

    “哪里!我是太激動了。”吳雄立刻回過神,單膝跪下,向夏輕塵行禮:“夏大人恩情,吳雄沒齒難忘。”

    夏輕塵將其虛扶起來,道:“調遣你前往南疆,是有用意的。”
北京pk10赛车稳赚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