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大魔入侵計劃 >第14章侵蝕人心

第14章侵蝕人心

好書推薦:武逆焚天 、武逆蒼瀾 、逆亂古天 、丹王之王 、凌逆蒼穹 、證道天外天 、昆墟 、大帝紀 、
“篤篤篤——”代維叩響房門。
好一會后,房門打開,錢駿馳看到來人是代維后身子下意識地縮了縮,隨后這才喚了一聲:“代師兄!”
代維見他腰上纏著的繃帶,開口詢問道:“傷勢好了一些沒有?”
“好多了,多謝師兄手下留情,只是些皮外傷了,很快就會好的?!闭f到這里,錢駿馳想起了先前那詭異的傷勢,臉色不由得有些泛白。
代維伸手想要摸了摸他的腦袋,錢駿馳后退躲閃,但在代維的目光下最后還是屈服了,就這樣呆呆地站在原地,任由代維將手放到了他的頭上。
代維的手在錢駿馳的短寸上摸了兩下,就在錢駿馳以為他會給自己治療傷勢的時候,代維收回了手,沖他道:“這個發型挺適合你的,看起來很精神,就是有些扎手——師弟早些休息,這樣傷勢才能好得快些?!?br> 說罷,他沖錢駿馳點了點頭,隨后又走到方鏡月的屋子前叩響房門。
錢駿馳對代維的舉動有些摸不著頭腦,他摸了摸自己的腦袋,思索著走入了屋內,就連房門都忘了關上。
都說男人的頭是不能摸的,但錢駿馳對代維摸他頭的舉動卻并未產生太大惡感,他完全摸不到代維的想法,畢竟才僅僅接觸了不到一天,這可以理解。
但與此同時,他也摸不透自己的想法了,就像是被某種力量控制著,讓他失去了一些自我控制和自我判斷的能力。
思即此處,他心有惶恐,連忙利用圣師的能力查探身體狀況。
圣潔的白色圣力在體內流淌,一一查探后,他發現四肢百骸、脛骨皮血中并無任何異常。
突然他哆嗦了一下,只覺頭皮酥麻,像是正在被人輕輕撫摸,異樣的感覺使得整個身子都開始微微戰栗,短暫的涼意后,整個身體都變得無比放松。
再抬眼時,原本有些陌生的壞境多了一些熟悉和親切,一股說不清道不明的安全感油然而生。
倦意襲來,錢駿馳舒展了一下四肢,然后爬到床上蓋好被子,在那種安全感的呵護下很快就睡了過去。
而代維在叩響方鏡月的房門后半餉都沒有得到回應,他知道方鏡月還未睡下,于是沖房內的方鏡月道:“看來師妹是睡了,那師兄就不打攪師妹的好夢?!?br> 說完這話,代維轉身離去,卻是并未回到自己的房屋,而是悄然地走到了錢駿馳的窗前,坐在床頭靜靜地看著錢駿馳熟睡的身影。
“我定義……”他在小聲地喃喃言語。
夜色漸漸消逝,一縷陽光透過未掩實的房門縫隙透進屋中,錢駿馳揉了揉臉后睜眼伸了懶腰,握拳的右手觸及某物,傳來略顯冰涼的觸感。
他驚愕轉頭,卻發現自己的手正抵在代維的右胳膊上,那略帶冰涼的觸感正是他觸碰到代維的衣物所感知到的。
錢駿馳猛地從床上坐起,瞪大了眼睛看著代維,“師兄……你……你怎么在這里?”
代維笑了笑,在錢駿馳驚愕的目光中將手伸到了他的頭頂,摸了摸短發后這才開口:“我在探索遺跡的時候看到了一個故事,傳說在上古時期有一座山,山上有一只鳥,這只鳥不會啼叫,所以生而孤獨,它用一生去尋找同伴?!?br> 錢駿馳的目光由驚愕變為疑惑,靜靜地聽著代維繼續往下講訴,卻見代維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而后緩步出了房門。
錢駿馳望著代維離去的背影,耳邊飄來了一個嘆息的聲音:“男人都不善言辭,所以大多孤獨,你——師妹你起來了?”
“師兄早,剛才聽你說男人不善言辭,不過我看師兄卻是能言會道?!?br> 方鏡月的說話透過房門傳入耳中,聽得這帶著幾許明媚的聲音,錢駿馳心頭一亮,原本被代維牽引的心神也逐漸恢復。
他晃了晃自己的腦袋,起身跳下木床,倚在門邊安靜地聽著方鏡月和代維的對話。
“師妹見笑了,只是有感而發,男人和女人天生不同,若說男人是山是石,那女人就是水,山石需要重擊才能發出悶想,而平靜的水只需輕輕一點就能蕩起波紋漣漪?!贝S如是道。
“呵呵呵——”方鏡月笑出了聲,沖代維說,“以前的師兄可是說不出這些話的,看來師兄是在遺跡中發現了不少的東西呢?!?br> “有所收獲吧,”代維點了點頭,“其中最讓我觸動的就是關于那只沒有腳的鳥兒的故事?!?br> “就是剛才師兄說的那個嗎?”方鏡月也被勾起了好奇心。
代維點頭,用平緩的語氣開始講訴:“那只鳥飛離大山后一路尋找,它在飛掠河岸的時候遇到了一條躺在淺洼中的魚,魚不停的張頜著嘴卻發不出聲音,所以這只鳥就以為它是同伴,于是一直盤旋在魚的上空?!?br> “魚和鳥怎么可能會是同伴,”方鏡月出言駁斥,不過轉瞬后她又問道:“那后來呢?”
“烈日高照,一直沒有下雨,淺洼中的水越來越少,鳥兒只能盤旋在魚的上空,極力地為魚遮擋出一片蔭涼。
“但是最終魚還是死了,隨后尸體腐爛,化為枯骨,鳥兒一直盤旋,張大了嘴巴不停呼喊,最后啼血而死,只是到死它依舊沒有發出任何的聲音。
“有上古大能知曉了這一切,于是寫下了一首詩。
“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不是生與死的距離,而是我站在你面前,你卻不知道我愛你;世界上最……”
代維將記憶中的文字略作改動后緩緩念出,隨著他一個字一個字的吐露,方鏡月臉上的笑意逐漸變得凝滯,最后化為了一抹悲色。
趁著方鏡月失神的這一瞬,代維的手悄然地探上了她的肩膀,無數定義開始飛快在心頭擬定。
“當祖魔代維的手搭上方鏡月的肩膀的時候,如果方鏡月此刻處于失神階段,如果方鏡月對祖魔代維并無惡感,如果方鏡月不受其他外界影響……”
一縷魔氣緩緩地順著代維的手掌鉆入方鏡月的體內。
北京pk10赛车稳赚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