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大魔入侵計劃 >第26章按揉4白穴

第26章按揉4白穴

好書推薦:武逆焚天 、武逆蒼瀾 、逆亂古天 、丹王之王 、凌逆蒼穹 、證道天外天 、昆墟 、大帝紀 、
“???”
因著代維說話很輕,老婦人似乎并未聽清楚代維的話,歪著腦袋聽了一會,然后沖代維大聲道:“你說什么?”
代維從指間彈出一縷灰色的魔氣打入老婦人的眉心,再次輕聲開口將先前的話重復了一遍。
“路人?”老婦人愣了一會,隨后拄著木棍急切地來到代維二人身前,用渾濁的眼睛打量著代維。
幾息后,她顫抖著身子沖代維說:“貴客快請,屋里有些亂,你們現在這里坐一下,我這就把堂屋收拾出來?!?br> 她將代維二人迎到堂屋前,將兩個用繩草編織的墊子放到了門檻邊的兩方石頭上,示意二人現在這里歇息。
代維沖老婦人和善一笑,然后就這樣看著老婦艱難地邁著腿跨進門檻,開始在堂屋中忙活。
將四方桌上的剩菜剩飯端走,又用抹布將桌子擦拭,然后又尋來一些零碎的白布鋪上桌面,老婦人將桌子推到堂屋正中央后拉亮了燈。
忙碌完這一切后,老婦人這才蹣跚著走出,恭恭敬敬地邀請代維二人進屋就坐。
代維和李安全相繼進了屋,代維被老婦迎到了上座,李安全則被他安排到了次坐位置。
“貴客先坐會,我這就去給你們備些茶水?!彼龥_代維二人露出歉意神色,在二人的目光中杵著木棍出了院子來到偏屋的廚房。
“汪汪——”三條大狗鉆進了屋來,打量一陣后,開始圍著代維二人的腳邊打轉,跑動間不停跳躍著往二人身上撲抱。
李安全試探地伸手摸了摸其中一條大狗的腦袋,見大狗蹲下身溫順地看著他,于是又捏了捏他的脖頸,并從儲物袋中摸出了一塊烤肉放到手中。
“嗷嗷——”兩聲慘叫相繼響起,李安全心驚之下把手中的烤肉都抖到了地上。
他轉頭看向發出聲音的兩條狗,卻見兩條大狗夾著尾巴躲到門后,用驚恐地目光看著代維。
見李安全轉頭看向自己,代維笑著道:“這三條狗很有趣?!?br> “祖魔——”李安全連忙起身將腳邊的烤肉踢到遠處,想要告罪,但被代維制止,代維指著那三只大狗說,“你看那幾只狗的眼睛?!?br> 順著代維所指的方向,李安全開始仔細打量,這三條狗均為黃色,其中一條純黃,一條踏雪,一條黑脊,就外貌上來看和一般的農家土狗無二,并無出奇之處。
但很快李安全就留意到了不對勁的地方,就像代維所說那樣,這三條狗很是奇怪,尤其是它們的眼睛,
尋常狗類的眼睛大多為棕底黑瞳,眼白較少,絕大多數時候都是看不到眼白的,只有在狗眼珠轉動的時候才能看到些許,但這三條狗即便在尋常時候,眼中都有大片眼白露出。
“那是人的眼珠子?!贝S指著其中那條黑脊黃狗的眼睛說,“剛才我就發現了不對勁,所以用手摸了一下它的眼睛?!?br> “這——”李安全一時語噎。
“咳咳——”兩聲輕咳響起,卻是老婦走過來了。
她端著一個大盆,里面盛著兩個裝有茶水的碗,行至代維身前,他將手中大盆遞了過去:“貴客請喝茶?!?br> 代維笑著將盆中茶碗端起,看了一眼就又放回原處,“不用這樣,我們只是在這里休息一會?!彼@樣對老婦人說。
老婦人愣神了好一會,點頭后又端著大盆往回走,行了兩步突然回頭將大盆朝著代維二人潑來。
代維早有意料,揮手拂開了潑灑的茶水,但李安全就遭了秧,不僅被滾燙茶水淋了一身,額頭還被大盆狠狠地砸了一下。
“祖——”李安全正要喊話,可是完整的話還未出口就看到了祖魔已經踢翻桌子,飛身到了老婦人的身前,一掌朝老婦頭上揮去。
這一掌勁道十足,但老婦反應也是極快,立馬就閃身朝后退卻,敏捷得很,哪里還有先前那副顫顫巍巍的老邁姿態,
“看你年紀和身手也算是個可塑之才,就是太多事了?!崩蠇D退到墻角,恨恨地看著代維說。
代維沒有接話,只是咧嘴一笑,然后再次欺身向前,他的損耗雖然還未盡數補全,但也恢復了七八分,尋常對敵的話根本不成問題。
不過他還是小看了這老婦,這老婦的實力遠遠地超出了他的想象。代維的奔襲還未臨到老婦身前半米就被老婦一把拽住了手臂,他當即轉身想要使出肘擊,但老婦的速度卻更快一籌,在代維的手肘還未舉起時便又一把將他的另一支手給牢牢禁錮。
這一切發生得太快,就連代維都還有些發蒙,就更別提李安全了,他是根本都來不及有所反應,當他醒神之時,只見代維被老婦打橫抱起重重地砸到了地上。
“祖魔!”李安全又急又驚,也顧不上自己參戰是否會對代維產生不利影響,咧著嘴像是一頭餓狼般朝著老婦人撲去,一口就咬住了老婦的脖頸。
滾燙的人血入口,李安全像是被激起了某種潛藏在意識深處的本能和渴望,貪婪地在老婦的脖頸上吮吸撕咬。
“滾開!”老婦暴喝一聲后,一把將李安全甩到遠處,只這一擊就讓李安全深受重創,再無動彈的力氣。
脖頸上的傷口并未讓老婦人傷筋動骨,但那股被撕咬的劇痛,以及被小嘍啰咬傷的羞辱卻讓她徹底暴走。
一把將李安全推開后,老婦騎坐到了代維的腰上,兩手大拇指按向代維的太陽穴,食指則彎成鉤狀朝代維的眼眶猛地一刮。
這道攻擊極其詭異,代維只覺眼前黑影一閃,然后整個世界都變成了一片漆黑,眼睛并沒有感覺到疼痛,但卻能清晰地感知到有什么東西被人從眼眶中拿走。
眼眶的不適讓代維意識到那被人拿走的是什么了——是他的眼珠。
“好詭異的手段?!贝S心下冒出了這樣一個念頭。
只是轉瞬后他像是意識到了什么,莫名地就覺得剛才老婦剜去他眼珠的動作格外熟悉,像是曾在哪里見到過。
“我知道了?!彼季S飛速運轉,片刻后他驚喜地大喊道;“是眼保健操里面的按太陽穴輪刮眼眶?!?br> “不會錯的,就是按太陽穴輪刮眼眶,你去過那個秘境?!贝S不顧自己此刻被壓倒在地的形象,興奮地大喊,若是手腳能動的話,他說不得還會手舞足蹈一番。
“你這見識倒也錯,就是實力太低了些,給我練手都不夠?!崩蠇D嘲弄道,說完她一把將手中的兩顆眼珠捏爆。
片刻后,老婦人露出吃驚神色,“怎么可能?”她驚呼一聲,愣愣地看著雙手,只見那兩顆被捏爆的眼球竟化為了一團黑氣正朝著代維的胸口涌動。
代維眨了眨眼睛,待適應了重新生出的眼球后緩緩說道:“我也去過那個秘境,而且還在里面的殘留典籍中發現了一句真理:一切皆有可能?!?br> 說罷,他整個人轟然爆開,化為一大片黑霧涌到了李安全的身側,將李安全從地上扶起又治愈了傷勢后,這才把頭轉向了老婦。
“我打不過你,但你也殺不了我,不如我們坐下來好好談談?!贝S沖老婦人如是說。
老婦冷哼了一聲,以肉眼無法捕捉的速度來到了近前,再次抓住了代維的胳膊,“你的身體和使用的手段確實有些詭異,不過在我眼里也就那樣了,如果我猜得沒錯的話,你每一次重新凝聚都會有大量的損耗吧?!?br> “確實如此”代維轉頭沖老婦露出笑臉,然后再次爆開化為一團黑霧。
幾息后,飄到遠處的煙霧重新變化成了代維,“啪!”他打了個響指。
霎時間一道巨大的裂縫在屋內地面出現,“昂——”伴隨著一聲低沉龍吟,整個屋子開始劇烈抖動。
幾間茅草屋哪里禁得起這般搖晃,只是片刻功夫便屋瓴坍塌,茅草飛濺。
三條黑狗狂吠著朝遠處奔跑,數十只雞鴨也鳴叫著在院中胡亂逃竄奔飛,無數羽毛在空中飛舞,地面的糞便被撲騰的翅膀扇得到處都是。
老婦見勢不對躍身就想朝著屋外跳去,可是臨至門前卻見一堵黑影朝自己襲來,隨后整個世界就變得天昏地暗。
她朝后飛退,腳踩斷桌凳碎屑發出了“咔嚓”聲響,突兀的聲音讓她心下一驚,再次朝旁邊掠去,一雙眼睛在黑暗中四下打量。
代維提著李安全趴伏在墻上看著老婦動作,只見她兩手握拳伸出食指,隨后閉上眼睛,用食指快速地在眼睛下方寸許的位置飛快揉動。
“揉按四白穴——看來這老婦應該是從遺跡中得到了很完整的眼保健操手冊?!笨吹嚼蠇D的動作,代維如是想道。
約有五六息的功夫,老婦收手睜眼,目放白光,略掃一圈后,那雙如夜明珠般的眼睛看向了代維所在的位置。
北京pk10赛车稳赚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