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大魔入侵計劃 >第44章韓旭上門
? 得了代維給予的小技,云清黛告說一聲后很快離去,或許是這些天同云清黛相處有了感情,三條大狗也跟著一起走了。
看著三條大狗的尾巴一直搖啊搖,直到最后消失在視線盡頭,代維埋頭看向地面,沖潛藏于地底世界的伏地魔問道:“李安全說前些日子這里發生了好些事情,義弟可還有印象?”
“有?!狈啬Ц纱嗬涞鼗卦挼?。
代維等了片刻,見伏地魔沒有繼續往下說的意思,于是也不再多問,只是揮手將左右兩側的長凳化為了一大疊泛黃的紙張拿在手中。
執著筆,代維他開始在紙上寫寫劃劃,一行行文字被他寫下又被劃掉,他時而抬頭看向外面天空,時而又埋頭注視桌上紙上,手上動作并不停歇,一張張的紙被寫完,而后被他隨手丟到角落。
天色逐漸黯淡,當代維手中筆化為魔氣回歸胸膛時,外面已是傍晚時分。
起身走出屋外,最先看到的便是正在院子里互相追逐玩鬧的三條大狗,他的嘴角露出了一抹笑意。
“圣師,晚飯已經做好了,現在要用飯嗎?”女子的聲音從側方傳來。
代維轉頭看去,一抹修長身影映入了他的眼中,不是別人,正是云清黛。
代維搖了搖頭,坐到堂屋門前的方石上,彈出魔氣將三條大狗的尾巴捆到了一起,隨后在三條狗驚惶的吠叫聲中,將它們拖到了自己的身前。
捆縛住大狗的四肢和嘴巴后,他開始在三條大狗的毛發間認真翻找,將一個個不停爬動的跳蚤一一找出,然后“啪”地一聲捏死。
那種生命爆裂的聲音,猶若花朵綻放,給人帶來一種無法言說的愉悅感。代維沉寂于這種美妙的體驗中,臉上不由自主地就帶上了笑意。
“咳——”一聲輕咳響起,聽聲音是個男子。
代維抬頭看了一眼,一名著白衣的年輕男子正帶著兩名仆從模樣的男人站在院子的柵欄外。
“啪——”用力地將手中跳蚤捏爆,代維松開三條大狗的束縛,拍了拍手,起身走到柵欄前,“三位請進?!?br> 為首的男子沖代維笑著點頭示意,而后拱手行禮道:“見過代師兄,聽舍妹說師兄回歸,所以就起了拜訪之意,希望沒有叨擾到代師兄?!?br> 代維擺了擺手,旋即引著男子一行入了堂屋,直截了當地沖男子問詢:“你是韓旭吧,我聽李安全說起過你?”
“回師兄話,師弟正是韓旭?!表n旭表現得格外恭敬,回答代維的提問也極其認真。
代維點了點頭,將堆在角落的廢紙引到手中,化為了一張長凳后放到了次坐的位置,“師弟請坐?!?br> “謝過師兄?!表n旭道謝后入了坐,肩腰挺得筆直,看起來有些緊張。
代維見狀便又再次發問:“前幾天有一個和我長得極其肖似的人在這附近出沒,師弟可曾見過?!?br> “打過幾次交道,”韓旭凝重地點了點頭,起身告罪道,“師弟愚鈍,并未看出什么破綻,所以把他當成了真的代師兄?!?br> “嗯,”代維點了點頭,食指開始輕輕地在桌面上叩動。
細微的咄咄聲中,有腳步聲突然應入其中,代維抬頭看去,只見云清黛正端著飯菜朝屋內走來。
她將飯菜擺放好后站到了韓旭身后,兩手交疊于小腹位置,垂頭低首,看起來格外乖順。
“咳咳——”輕微的咳嗽聲響起,將代維的注意力吸引了過去,只見韓旭左手捂嘴,正在不停地咳嗽。
好一會后,韓旭止住咳嗽,起身沖代維行禮致歉:“師弟失禮了,請師兄見諒?!?br> “沒事,這不怪你?!贝S如是回道。
兩人說話當頭,站在韓旭身后的云清黛卻覺衣擺被人扯動,她用視線余光朝左側看去。
站在他左側的是一名有些年長的男人,身形筆挺,腦袋低垂,發現云清黛看過來后,他用食指指了指代維的方向沖云清黛示意。
云清黛愣神了片刻,這才領悟了其中意思,退了幾步后走出堂屋,再進來時,她手中多了兩杯茶水,奉上茶水后,她退身站到了代維的身后。
韓旭看了一眼云清黛,微微頜首后沖代維說:“今日前來,一是拜訪師兄,二來是替舍妹致謝和賠罪?!?br> “舍妹不諳世事,行事輕浮了些,沖撞到了師兄?!闭f到這里,韓旭從儲物袋中摸出了一本殘缺泛黃,還帶著斑駁污漬的書籍,放到桌上并推到代維近前。
“師弟存儲不多,更無稀罕之物,僅有這本殘缺的術法勉強能拿得出手,還請師兄翻看一二,看看能不能入眼?!?br> 代維點了點頭,看了韓旭一眼后將書籍拿到手中,書籍殘破不堪,封面上的文字也大多被時間銹蝕,僅能看到部分,并不能認出具體字樣。
略作打量后,代維翻開書頁,相較封面而言,里面的文字保存得要更好一些,雖然依舊被銹蝕了大半,但也有些許文字還殘留著完整模樣。
快速地翻動,代維尋了幾頁保存得最為完好的頁面開始認真觀看,不多時后,他啪地一聲合上書籍,沖韓旭道:“一門不錯的小技,近古時期的遺留?!?br> 代維合上書的動作并不輕柔,韓旭見狀,身形微微一顫,差點就要站起身來,只是在看到代維那平靜的神色后,他再次坐定,沖代維道:“只是一門小技嗎?我還以為是一門術法呢,看來我的眼界和師兄比起來確實差太遠了?!?br> “確實是一門小技,”代維將書籍遞到韓旭身前,“是關于泡茶技藝的一些琢磨,屬于小技的基礎篇章,名字大概是叫‘茶道入門’或者‘茶道基礎’之類的”
韓旭拿起書翻看了一會,復又再次放下,起身拱手沖代維行禮道:“師兄博學,師弟遠遠不及。我得到這門術……小技已經有些時日了,廢了好些功夫才大致知曉這是一門關于茶道的書,沒想到師兄只是這么一番就看透了其中本質?!?br> “只是比一般人稍微更了解近古而已?!贝S擺手道。
韓旭坐下身,又沖代維問道:“師兄是用什么辦法來判斷術法和小技的呢?如果可以的話,還請師兄賜教?!?br> 這個問題有些不好回答,代維略作思索后才答道:“沒什么具體的判斷方法,翻看幾頁就大概知道了,就好比對面走來一個人,你一眼就能判斷出他是男是女?!?br>
北京pk10赛车稳赚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