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大魔入侵計劃 >第59章韓高照
  “哼!”在靈泉鎮的某間屋舍中,端坐長桌前的韓旭突然發出了一聲冷哼。
  聽聞這聲悶哼,覺察到韓旭聲音中的情緒,正在匯報事情的中年仆從抬頭詢問:“韓圣師,可是我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合你的心意?”
  “與你無關!”韓旭擺了擺手,目光看向屋外天空,旋即回頭沖中年仆從道:“你教養出了一個好女兒?!?br>  中年仆從愣神片刻,仔細回味后,從韓旭的不多的話語中猜到了事情的大致原委,于是朗誦笑道:“我的女兒不就是你的妹妹嗎?韓圣師,云曦的發展與你我息息相關,若她能入了代維的眼,對你我而言都是莫大的助益?!?br>  韓旭抬頭看向中年仆從,輕蔑一笑后說:“代維給了她一門非普遍性的術法和一大塊中品靈石作為見面禮,你覺得她是入了代維的眼還是沒入代維的眼?”
  “云曦能得到代維的重視,作為兄長你應該為她感到高興才是,緣何會因此而惱怒,莫非是嫉妒心在作祟?”中年仆從如是道。
  韓旭冷眼瞥向中年仆從,“父親,你這是在教訓我嗎?”
  “不敢,”中年仆從躬身行了一禮,隨后又沖韓旭道,“云曦永遠都是你妹妹,這是無法被抹去的事實,只要她好,作為兄長的你還怕得不到好處?”
  中年仆從的話說得輕飄飄的,毫無尊重的意思,甚至還帶著些許戲謔,韓旭聽后雖然心頭不悅,但細想后也覺得言之有理。
  不管云曦在以后是否承認這份兄妹情,但只要他韓旭還在一天,那這份聯系就是無法斬斷的,即便云曦在以后不承認,甚至與他反目成仇,但對外人來說,他們始終都是血肉相連的親兄妹。
  若是代維真的在意云曦這個弟子,那肯定也會顧忌云曦與他韓旭的這種關系,即便在以后不對他進行庇護,至少也不會對他下手。
  不對!
  韓旭忽然心頭一緊:代維并不能用常理來進行揣測。
  “大哥——”他沖門外喚了一聲。
  不多時后,一個年輕的仆從端著茶水走了進來,將茶水安穩放置后,沖韓旭行了一禮,“圣師有何吩咐?!?br>  “來,大哥快坐?!表n旭起身相迎,將年輕仆從引到身旁就坐,溫聲說道:“這段時間有勞大哥了?!?br>  面對韓旭的突然關切,年輕仆從有些難以適應,撓了撓后腦勺,笑著回應道:“這是我該做的,當哥哥的就應該照顧弟弟,而且你是圣師,我是仆從,服侍你本來就是我應該做的事情?!?br>  “大哥言重了?!表n旭看了年輕仆從一眼,旋即又回頭看了一眼站在身側的中年仆從,手微微前伸,食指開始在桌案上緩緩叩動。
  他的目光在年輕仆從身上四下打量,好一會后,像是突然察覺到了什么般,伸手搭上了年輕仆從的手腕,自責地說:“大哥你的衣服都舊了,明日我就叫人來給你做身新的,一直以來我都太忽視你了,希望大哥不要怪罪?!?br>  “垮塌——”
  年輕仆從驚詫起身,慌亂間竟撥翻了身后凳子,一番手忙腳亂后,他躬身沖韓旭行禮道:“快別這么說,我從來都沒有這樣想過,我們是一家人,只要你能成長起來,我們這一家子才有希望,父親從小就是這樣教導我和妹妹的,我和妹妹也一直都認真遵守著這個規矩?!?br>  “是嗎?”韓旭突然抬高了聲音,但當他目光再次落到年輕仆從身上時,聲音又軟了下來,“大哥是這樣,可是云曦卻并不這么想,她已經尋到高枝,把我這個哥哥拋棄了,父親待我始終如一,但他畢竟年邁,所以我現在只能依靠你了大哥?!?br>  韓旭用袖捂面,好一會后,他拿開袖子,此刻的他已是雙眼含淚,看向年輕仆從的目光中帶上了哀求和企盼。
  “大哥,我只有你可以依靠了,你不會拋棄我的,對嗎?”他哽咽著沖年輕仆從問道。
  年輕仆從試探地伸出手去,想要像小時候那般替韓旭擦去眼淚,可是當他的手伸到一半時卻又閃電般的退縮回去。
  雖是一瞬,但他依舊看到了韓旭眼中的排斥和下意識的退避,心頭突然涌起一陣悲涼。
  假的!
  都是假的!
  “呼——”他長出了一口氣,將目光投向中年仆從,見中年仆從不著身色,心頭的悲涼更甚。
  他俯首跪地,恭敬地沖韓旭行禮,隨后大聲地,一字一頓地喊話:“韓高照愿聽圣師差遣,萬死不辭?!?br>  “兄長快快起來,你我雖為主仆,但更是兄弟,哪里需要這般大禮?!?br>  韓旭見韓高照跪地口頭,禮節完整而又規矩,連忙起身欲去攙扶,可韓高照卻掙脫了他的手,固執地將整套禮節行完。
  禮畢后,韓高照起身沖韓旭道:“請圣師囑咐?!?br>  “大哥怎地如此見外,”韓旭無奈地搖了搖頭,看了一眼中年仆從后,這才對韓高照說,“我看大哥近來心事重重,不如去清泉鎮那邊散散心吧,小妹也在那邊?!?br>  “是?!表n高照朗聲應下。
  說罷,他便轉身朝屋外走去,但行幾步后,韓旭卻叫住了他,將一個儲物袋掛上他的腰間,又用手指在他額間點化圖紋。
  “靈泉鎮雖與清泉鎮之間相距不算遙遠,但大哥修為淺薄,興許會遇到些危險,所以我便在你額間點化了圣師標志,或許對你有些助益。
  “儲物袋中的東西是給云曦的,大哥務必要交到她手中。代維財力雄厚,所以即便是他的仆從也出手大方,云曦手頭拮據,又是新入代維門下,若是行事太過小氣會被人看輕,我作為哥哥,能幫他的不多,只希望能用這點僅有的家產,為她稍微留點薄面?!?br>  韓旭的話說得情真意切,即便韓高照知道這一切都是假的,但依舊心有觸動。
  他認真地點頭應下,恭謹而又認真地從韓旭和中年仆從一一行禮,“父親,二弟,我走了?!?br>  他的目光在韓旭和中年仆從身上來回移動,希望能在他們眼中尋到哪怕一絲一毫的不舍,但顯然地,這是一種不可能達成的奢望。
  韓高照緩緩地轉過身,低聲再次道:“我走了?!?br>  他的聲音很輕,僅有自己能聽到,他抬腳邁出房門,外面的世界在這一刻變得有些模糊不清。
  緊咬牙關,韓高照回過頭去,像是在發泄般沖韓旭和中年仆從大喊道:“我走了?!?br>  沒有回應!
  依舊沒有得到回應!
  和他預想的一模一樣!
  他邁著腿快步地朝前狂奔,直到行至一處陰暗偏僻的地方,這才頓下了步伐。
北京pk10赛车稳赚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