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大魔入侵計劃 >第64章小事中的智慧

第64章小事中的智慧

好書推薦:武逆焚天 、武逆蒼瀾 、逆亂古天 、丹王之王 、凌逆蒼穹 、證道天外天 、昆墟 、大帝紀 、
  就在李安全思忖之際,代維屈指將一線魔氣彈入了李安全的眉心。
  細細地將接受的信息整理,李安全大喜過望,因為就在剛才,代維竟然傳給了他一門名叫“召喚術”的衍術。
  這門衍術位列枝衍術行列,屬于極為難得的稀罕之物,但令李安全欣喜的并非這門衍術的珍貴價值,而是人無我有,獨屬一份的被偏袒感。
  說起來,云清黛才是代維的正式弟子,可代維卻只給了她一門算不上衍術的術法,而給他李安全卻給了一門枝衍術,加上先前給他的那門術法,代維在這幾日便給了他一門術法和一門衍術。
  兩相比對,代維對誰更加重視就不言而喻了。
  李安全越想越開心,想要躬身叩拜以示忠誠,但隨即他就在代維的眼神示意下打住了這個念頭,只是默不作聲地微微頜首,然后沖代維投去了感激和敬仰的目光。
  “去吧”代維沖李安全三人揮了揮手,示意幾人退下,“傳給你們的術法要好好修持,莫要辜負了我的心意?!?br>  “是——”李安全當先應道,隨后云清黛也附身應和。
  秦勿用也跟著應和了一聲,但轉瞬后,忽地抬頭沖代維嚷道:“父親,你都沒有教我術法?!?br>  代維聽到這話,見秦勿用一臉委屈,于是屈指將一線魔氣探入秦勿用的眉心,“好了,去吧,有不懂的就問李安全?!?br>  “謝謝父親?!钡昧诵g法,雖然還不清楚這門術法到底是為何物,又該如何修持,但所求得到回應,這就足以讓秦勿用欣喜萬分。
  他跳著從地上爬起,沖代維道了一聲后,飛快地跑出了門外。
  辭別代維,李安全將秦勿用安頓妥當后,選了一間安靜的房室,正襟坐于桌前,挺直腰背,手著黑筆,學著代維平日那般舉動,開始在紙上寫寫畫畫。
  云清黛坐在他的對面,此刻正認真翻看那張方巾,時而欣喜帶笑,時而蹙眉微愁,她在研究方巾上的祝由術時遇到了不少困惑,有些在她認真思索后終有所悟,但有些卻是絞盡腦汁也無法理解。
  她需要有個人為她解惑答疑,可顯然地,此時的代維和李安全都處于一種不適合被打攪的狀態。
  “要不要去問問那個叫秦勿用的小孩?”或許是沒有其他的辦法,她的腦海中竟生出了這個奇怪的念頭。
  這個念頭看似毫無道理,甚至不用想也知道最終結果,但一經冒出后卻讓云清黛生出了怠惰之心,在這種心理的驅散下,也不再愿意去自行思考,反而開始琢磨起秦勿用的具體身份,以及他和代維的關系由來。
  “或許去問問他也是個不錯的選擇,小孩子肯定比大人好打交道?!?br>  云清黛若有所思,偷偷地瞥了一眼正認真書寫的李安全,旋即小心翼翼地站起身,偷偷摸摸地鉆到了秦勿用睡覺的臥室中。
  “圓頭尖耳朵,長牙齒,有死四條腳和尾巴?!迸R到屋子門口,云清黛便聽到了秦勿用的小聲嘀咕。
  她探頭打量,見秦勿用正蹲在床上搓泥團,于是輕咳一聲,然后在大開的房門上輕叩。
  “篤篤篤——”
  叩門聲細微,卻驚起了秦勿用,他下意識地抬頭,當看到門口的云清黛時像是受到了極大的驚恐般,拋下手中泥團,立馬鉆到了被窩之中,佯裝熟睡。
  云清黛不明所以,見秦勿用這般行事,雖然心頭不悅,但依舊還是笑著走到秦勿用的床前小聲問道:“秦勿用,你睡了嗎?”
  秦勿用沒有回應,但眼皮卻微微跳動,云清黛見狀坐到旁邊,小聲沖他道:“我剛才看到你玩泥巴了,如果你還不起來的話,我就告訴李叔,說你剛才是在裝睡騙他?!?br>  “哈——”秦勿用張著嘴打了個哈欠,揉了揉眼,這才回道,“姐姐找我有事嗎?我剛才睡著了,沒有聽見?!?br>  云清黛回以一笑,也不拆穿秦勿用那破綻百出的偽裝,只是卷起袖子擦去了秦勿用眼角的泥巴,溫聲細語地說:“我是特意來找你的,老師和李叔都在忙,只有我們兩個閑著,所以我想問問你有沒有什么安排?!?br>  “我嗎?”秦勿用指了指自己,隨即道,“我在修煉父親教給我的術法,才沒有閑著呢。如果你沒事的話就不要影響我修煉,你不上進,但我要上進,我可是要成為大魔頭的人,才不屑你這種無所事事的人作為同類呢?!?br>  秦勿用的這話說得極其中二,云清黛聽后一時語噎,對秦勿用雖說談不上惡感,但先前的好感卻已經是被消磨了大半。
  好一會后她想起自己的來意,這才沖秦勿用問道:“我并非不上進,先前說我閑著是騙你的,我其實是來請教你問題的?!?br>  “請教我?”秦勿用聽到這話,立馬從被窩里爬起,坐起身認真地看向云清黛說,“有什么問題就問吧,雖然我年紀小,但我比你更先入父親門下,所以知道的肯定比你多?!?br>  “果然,還是小孩子更容易打交道?!痹魄鬻煨念^生出了一抹優越,摸出方巾攤到秦勿用的身前,指著其中的一個圖形問道,“你知道這個蝙蝠是什么意思嗎?這上面畫了很多的蝙蝠,每個都形態不一、大小不同,我推測這些蝙蝠都代表著不同的意義,但具體代表什么卻不知道?!?br>  “蝙蝠?”秦勿用將沾滿泥土的手在身上蹭了蹭,這才假模假樣地把方巾拿到手中。
  一番仔細打量后,秦勿用也道不出個所以然來,云清黛見狀,知道想從秦勿用這里尋到答案太過荒唐。
  她想要收回方巾,可沒想到秦勿用卻將方巾攤到床上,從枕頭下摸出被壓扁的泥團,照著方巾上的圖案開始捏起了泥巴。
  興許是每個孩子在泥巴上都有著獨特的天賦,秦勿用很快就照著方巾捏出了一只似模似樣的泥蝙蝠。
  他看了云清黛一眼,旋即抓起方巾和泥蝙蝠跳到了床下,欣喜地大喊大叫著跑出了房門。
  “李叔,李叔——”
  “李叔你看,我學會了父親教給我的法術,已經能捏出泥蝙蝠了?!彼氯轮艿嚼畎踩呐赃?,將泥蝙蝠和方巾遞了過去。
  “哦——”李安全敷衍地應付了一聲,又快速地寫畫了一會,隨后這才放下手中黑筆。
  接過秦勿用遞過來的方巾和泥蝙蝠,打量幾眼后說:“很不錯,已經抓到了一兩分的精髓,看來你在這門術法上有著超越一般人的天賦?!?br>  “這樣吧,我給你下達一個超級困難的任務,這個任務只有最厲害的人才能完成,”李安全將泥蝙蝠遞還給秦勿用,又拍了拍他的肩膀嚴厲道,“在太陽落山的時候,把你今天制作得做好的泥蝙蝠拿給我看,你現在已經能抓到一兩分的精髓了,照你這種天賦,在太陽落山之前,至少能抓到六七分的天賦,所以我要你捏出一個有八分精髓的泥蝙蝠給我。
  “快去吧,抓緊時間修煉,遇到問題要獨自思考,如果提前來向我請教和匯報的話就算不及格?!?br>  “好——”秦勿用鄭重地點頭應下。
  云清黛細聽李安全和秦勿用的對話,她不像秦勿用那般好哄騙,是以立馬就知道了這是李安全為了打發秦勿用而使出的把戲。
  可就算只是敷衍孩童的把戲,但僅憑三言兩語就能讓一個小孩滿懷斗志,這又何嘗不是一種智慧。
北京pk10赛车稳赚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