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大魔入侵計劃 >第65章云清黛的感悟

第65章云清黛的感悟

好書推薦:武逆焚天 、武逆蒼瀾 、逆亂古天 、丹王之王 、凌逆蒼穹 、證道天外天 、昆墟 、大帝紀 、
  天地間有至理,小道中也有規則,人心、人性,在大多時候也遵循著一定的規則行事。
  就好比先前秦勿用和李安全的相處,李安全就是抓住了秦勿用需要得到重視和肯定,以及想要證明自己的心態,所以三言兩語就打發了秦勿用離開,并讓他一個下午都不會來糾纏自己。
  這般行事不僅沒有讓秦勿用覺得自己被敷衍,反倒讓他生出了自己被重視和肯定的認同感,讓他對李安全更生信任,認為李安全是懂他的人,于無形之中就拉近了兩人的關系,讓秦勿用對李安全更生贊同和依賴。
  應對孩童,只需簡單言語,但若是按照這種思路精細設計,或許便可以用來應對絕大多數的人。
  云清黛若有所悟,但要抓住其中精髓卻又覺差了些許,細思琢磨,不覺察間便入了神。
  少頃,她抬頭看向李安全,見李安全依舊俯身桌案寫寫畫畫,遂退出門外,來到了大街之上。
  一路觀察行走,直至入夜時分,云清黛這才滿載而歸,雖然目前依舊沒有尋到那一絲苗頭,但對于自己的推斷,她已經理出了一些思路。
  屋內,李安全正在認真的檢視秦勿用上交的泥蝙蝠,細看打量,又用筆作為測量橫豎比對,好一陣后他這才抬頭看向秦勿用。
  云清黛站立一旁細觀李安全和秦勿用的神色舉止,他發現李安全在檢視泥蝙蝠的時候用到了很多手段,看似繁瑣嚴謹,但說道起來其中的很多手段都并非必要。
  那么李安全這么做是因何緣故呢?
  云清黛在心頭記下了這個疑問,又打量秦勿用的臉色,只見秦勿用一臉認真,目不斜視,神色中既有期待又有緊張。
  在云清黛的注視中,李安全對著泥蝙蝠檢視了好一陣這才停下,他將泥蝙蝠小心翼翼地放到桌上,旋即這才用惋惜和責備的語氣對秦勿用道,“形狀上有六七分相似,但神韻上卻只抓住了五六分,秦勿用,按照你的天賦來說不應該是這樣的?!?br>  “老實說,你下午的時候是不是沒有認真修煉?”他如是沖秦勿用問道。
  “有,李叔,我有認真修煉的?!鼻匚鹩贸鯐r還在極力辯駁,但很快就在李安全嚴厲的目光下敗下陣來,怯怯道,“我確實偷懶了,不過就一小會?!?br>  “嗯——”李安全微微頜首,旋即沖秦勿用道,“既然你沒有完成挑戰,那就得接受懲罰,被我打十下手心?!?br>  “可以不打嗎?”秦勿用嘴上告饒,可手卻聽話地伸了出去。
  云清黛看到這一幕頓時心生期待,她迫切地想要看到李安全接下來的舉動,打或者不打,這對于云清黛來說是一個很值得思考的問題,她想看看李安全作何抉擇。
  李安全雖說是代維的仆從,與代維十分親近,但秦勿用卻是代維的兒子,在關系上來看,李安全當是沒有資格教育秦勿用的。
  若是打了秦勿用的手心,不說代維會是什么態度,但有一點可以肯定,那就是秦勿用會對李安全充滿怨懟,此前對李安全生出的好感和認同也會消散大半。
  但若是不打,那李安全說的懲罰就變得毫無意義,而秦勿用也會對李安全以后說的話報以懷疑。
  就在云清黛琢磨李安全作何選擇時,只聽得“啪”的一聲,她抬頭看去,只見秦勿用正縮著手淚眼婆娑地望著李安全。
  打了,打了,看到李安全終于做出了選擇,云清黛的心里竟生出了無比的暢快感,她搞不懂這種暢快源于什么樣的心態,即便細思也終究尋不到源頭。
  “啪——”
  “啪——”
  連續的十道啪聲,聽得云清黛都覺得手疼,可是秦勿用卻一眼不發,雖然眼淚翻滾,但卻沒有像云清黛預料那般大聲嚎哭,甚至連一聲慘叫都沒有。
  李安全一臉臉上嚴肅,打完十次手心后,沖秦勿用道,“我打你并不是因為你撒謊,更不是因為你偷懶,而是對你沒有完成挑戰的懲罰,你懂嗎?”
  “嗯,我懂了李叔?!鼻匚鹩眠煅实?。
  秦勿用懂了,但云清黛卻一頭霧水,她搞不懂李安全這般強調的意義,在她看來,比起懲罰挑戰失敗,教化孩童不要撒謊和偷懶才更有意義。
  嚴懲之后,云清黛以為李安全會對秦勿用溫柔以待,以此來緩和先前因責罰而疏遠的關系,但出乎意料的是,李安全的神色依舊嚴肅,并沒有因秦勿用的眼淚而有絲毫軟化的跡象。
  對于這種教化方式,云清黛不能理解,再次細觀秦勿用的神色和眼神,下一刻,她竟看到了讓她吃驚無比的一幕:秦勿用竟抱著李安全的腿哭了起來。
  這些事情一步步地都超出了預料,云清黛越發覺得困惑,待到秦勿用哭完,她看到秦勿用眼中對李安全的尊敬和依賴又更添幾分。
  訓斥、責罰,這明顯會讓關系疏遠的手段,在李安全施展出來后,竟會使得秦勿用對他更顯親近。
  說實話,真的云清黛無法理解。
  “可能是因為我不是當事人,沒有直觀地面對這種奇怪的教化,所以才無法理解吧?!彼谛念^如是道。
  云清黛一邊思忖,一邊留意著李安全接下來的舉動,她看到李安全給秦勿用認真洗漱,又為他換上干凈衣服,掖好被子,隨后又說道了一個很奇怪的故事,忙完這些后,這才再次坐回桌前。
  雖然心里有萬千疑問,但云清黛卻沒有選擇向李安全問詢,就在她準備悄然退去時,李安全卻喚住了她。
  “云清黛,”李安全揮了揮手,示意云清黛坐到近前,旋即沖她道,“因著秦勿用年幼,需要多費些心力,所以對你就稍微忽視了些。
  “祖魔讓我們認真修煉,我看你今日游走不定,可有什么收獲?”
  被李安全這么一問,云清黛本來還算平和的心,頓生幾許忐忑,她畏懼代維,所以平日里對跟隨代維已久的李安全也抱有幾分敬畏。
  只是尋常時候李安全都是笑臉以對,并不曾給她太大壓力,所以云清黛一直以來都覺得李安全是個很和善的人。
  現在看李安全突然嚴肅,這種既往的印象被打破,致使心神搖曳,云清黛頓時就變得無比緊張。
  “李叔,”她怯怯地喚了一聲,顫聲道,“今日研究祝由術生出了很多疑惑,所以這才去外面行走尋找靈感?!?br>  “可有收獲?”李安全又問。
北京pk10赛车稳赚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