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大魔入侵計劃 >第12章毀掉男性
  等到云清黛成功地挑起了兩名婦人與眾多鎮民的矛盾,李安全沖她招了招手,待云清黛懷著激動和忐忑的心情走過來后,他如是說道:“你做得比我想象的還要好,所以我決定把教化清泉的事交給你完成?!?br>  云清黛聽聞此話又驚又喜,壓下心頭激動,有些惶恐道:“我……我真的可以嗎?”
  “可以,”李安全認真地點了點頭,“祖魔曾在我面前夸贊過你的聰慧,我一直都不以為然,甚至有時候還覺得你很愚蠢,直到今天看到你的作為。換句話說,你得到了我的初步認可?!?br>  聽得這話,云清黛大喜過望,連忙沖李安全致謝道:“多謝李叔?!?br>  得到認可,這是云清黛在拜入代維門下后,最希望達成的一個目標,當然,她最希望得到的還是代維的認可,但她也知道,要想得到代維的認可并非那么容易,所以她便把目標放到了李安全和秦勿用身上,以期能先得到他們的認可,讓以后的相處更加融洽。
  ァ網
  興許是被云清黛的喜悅所觸動,李安全想起了自己那段誠惶誠恐的經歷,在死而復生并跟隨代維的那很長一段時間內,他都在無盡的忐忑的度過,一言一行都小心翼翼,甚至連呼吸都極力壓低,生怕犯了什么忌諱被代維所不喜——那種處境和心境與現在的云清黛并無不同。
  想到這些,李安全心有同感,語重心長地沖云清黛告誡:“清黛,祖魔雖然平和,但其實他并不喜歡與人打交道,想要真正的得到他的認可很難,需要很長的時間去證明,需要用你的忠誠去證明,也需要用你的價值去證明?!?br>  “我懂了,多謝李叔指點,”云清黛沖李安全盈盈一拜,抬頭又問,“李叔把教化清泉的事交給我了,那您怎么和老師交代呢?這可是老師對您的考驗?!?br>  李安全笑道:“這個考驗對現在的我而言已無意義,因為就在剛才,我在心境上又往前跨越了一步?!?br>  云清黛不知道李安全話里的具體所指,見他沒有說道的意思,也識趣地沒有追問,只是笑著對李安全恭賀:“恭喜李叔?!?br>  “嗯,”李安全頜首示意,“教化清泉之事就拜托你了,秦勿用會與你同行,你多看顧他一下?!?br>  說罷,李安全拍了拍秦勿用的腦袋,見秦勿用聽話地走到了云清黛的身邊,這才身形一變,化為了一只細小的蚊子沒了蹤跡。
  出了人群,李安全所化的蚊子落入草叢,幾息后又化為一只蝙蝠沖天而起,快若流光、迅疾無比,不消多少時間,便由清泉鎮來到了靈泉鎮。
  借著高空的視線便利,李安全打量著下方的狀況,那些簇擁起來的人群引起了他的注意。
  幾番查視后,李安全順著心頭指引,化為一道流光落到了一棟很尋常的小屋外。
  “來了?”
  熟悉的聲音從屋內傳來,正是代維,李安全應了一聲,旋即入了屋內,他沖代維作了一揖,又喚了聲祖魔,而后便靜靜地站在代維身后。
  代維正在編制一些五顏六色的線條,這些線條飄渺而又靈動,帶著一種蠱惑人心的力量,只是遠觀,李安全便感覺心緒有些不受控制。
  雖未曾接觸過這種力量,但李安全想到代維目前正在忙碌的事情,也知道這應該是與魅魔相關的東西,于是心下不由便多了幾許凝重,連呼吸都壓到了最低,因為他知道代維對培育魅魔這件事有多么看重。
  “不是在教化清泉嗎,怎么來我這里了?”代維回頭沖李安全問道。
  “我交給云清黛去完成了?!崩畎踩缡腔氐?,“比起教化清泉來證明自己,我覺得跟在祖魔身邊聆聽教誨才更有意義?!?br>  “你自己心里有數就好?!贝S徐徐勾動手指,將一根根的線條穿錯交織,看似漫不經心,卻帶著一種難言的晦澀規律。
  李安全不知代維是何想法,害怕他對自己心生芥蒂,認為自己好高騖遠,于是解釋說:“實踐大于理論,這是祖魔您說過的話,但我覺得,實踐大于理論得有個前提,那就是在理論足夠的情況下,如果沒有足夠的理論進行支持,盲目的實踐只是荒廢時間?!?br>  “確實是這樣,”代維手上不停,繼續進行著欲望的編制,只是回頭道,“教化清泉的事情你應該已經有了足夠的理論作為支持了吧,那為什么不去踐行實操?!?br>  李安全沖代維拱手示意,認真解釋道:“在教化清泉這件事上,有了詳細計劃后,所需的都是水磨功夫和簡單執行,對我而言所學所悟不會太多,但卻需要花費很長時間,不如交給云清黛鍛煉,而我則跟在祖魔身邊聆聽教誨,這樣學到的東西才會更多。我覺得這樣執行,對目前的我和云清黛而言,才是性價比最高的學習方式?!?br>  “這樣的話,”代維正在編制的手微頓了一下,片刻后又再次開始引導那些欲望線條進行交織,“照你這么說,確實是這樣——那你把教化清泉的計劃說道來我聽聽?!?br>  “是!”李安全應了一聲,將思緒略作整理后開始緩緩道來,“我把這個計劃命名為女尊論,以推崇女性的方式去毀掉清泉的男性?!?br>  “哦,”代維聽得李安全的話,停下了手上動作,將那些交織的線條揉成一團,裝入了胸膛之中,旋即走到桌案前坐下,“詳細說來聽聽,好像挺有趣的?!?br>  “以清泉水下百數珍為誘餌,引導清泉鎮民前去探寶,祖魔也知道,要想得到寶藏需要滿足那么幾個前提:要么是女性,要么是附庸于女性的男性。
  “初時,可能那些男性會排斥成為女性的附庸,但因為利益誘惑,總有些不自愛的男人會自降尊嚴,為了得到寶藏而在形式上選擇作為某個女性的附庸。
  “有人做了開頭,那更多的男性就會效仿,于是更多的男性開始選擇在形式上成為女性的附庸。
  “祖魔也知道,人的底線是一步步降低了,當他們選擇從形式上成為女性的附庸后,他們最終也會一步步的真正成為女性的附庸。
  “當絕大部分的男人選擇在形式上成為附庸后,某個清泉人會在水下尋到一卷典籍,這卷典籍講訴的就是我編撰的‘女尊論’,是根據祖魔曾講訴的故事而來,大意就是人類是由女媧創造,所以女性比男性更契合天地,是天生的圣靈后裔,是為了幫助男人才來到這個世界的。
  “當這卷書冊出現后,我會讓云清黛造勢,將這卷書冊推崇為清泉之魂,讓大家相信這卷書籍并按照上面的理論做事。
  “而后,再讓清泉人自己選擇一名女性作為圣師進行教化,因為除了云清黛外,清泉再去其他更出色的女性,所以云清黛理很自然地就會被選擇為圣師。
  “這樣做不光可以讓云清黛對清泉具有更大的掌控力,二來也可以降低圣院對鎮子的影響力,畢竟都已經越過圣院自己任命圣師了?!?br>  “有一定的可行性,”代維思忖后沖李安全說,“具體細節你有向云清黛說過嗎?你覺得她可以勝任?”
  “可以,”李安全很認真地點了點頭,“我閑暇時也會抽空去觀察情況,若她實在不行,我還可以用圣師的身份出面解圍?!?br>  代維敲了敲桌面,“你覺得可以就行,你應該知道,在清泉和靈泉的教化之事上,雖然我沒有親力親為,但并不代表我不重視?!?br>  “我知道,事關魅魔的誕生,我不敢懈怠,之所以交給云清黛,是因為云清黛在某些時候行事比我更加方便,而且交給她行事,若是出了岔子,我還可以以審判云清黛的姿態出現來進行挽救?!崩畎踩嵵鼗貞?。
  見代維點頭后,李安全又繼續闡述自己的計劃:“我讓云清黛用捏泥人來做比喻,因為男人是泥,但無水的泥不能成形,只有加入水,泥人才能不斷的變換形狀具有可塑性。
  “所以男人離不開女人,但女人如果離開男人卻可以得到更好的升華。
  “這個理論讓很多男人覺得難以接受,但絕大部分的女人卻會逐步相信這個理論。
  “而后云清黛會教化女人穿衣打扮,提出男人配不上女人的言論,因為男人可以做的事情女人也可以做,但女人能做的事情男人卻絕對做不到,以此來進一步的貶低男人。
  “所以男人要想和女人在一起,就必須用其他東西對女人進行補充,或許是錢財,或許是學識、地位,以及其他,以此來填補男人和女人之間的天然差距。
  “因為女人的改變,男人也變得充滿戾氣,對女人充滿敵視和惡意,長此以往就會毀掉這里的男性,讓這個鎮子再無男性勞動力?!?br>  “這計劃聽起來倒是那么回事,”代維認可地點了點頭,不過轉瞬后,代維卻搖頭道,“可是你搞錯了一件事情?!?br>  ()
北京pk10赛车稳赚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