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大魔入侵計劃 >第33章突然的疼痛

第33章突然的疼痛

好書推薦:武逆焚天 、武逆蒼瀾 、逆亂古天 、丹王之王 、凌逆蒼穹 、證道天外天 、昆墟 、大帝紀 、
  “不許搶,都是我的?!蓖鏄分械那匚鹩猛蝗慌e著嬰童跑了過來,大聲嚷嚷道。
  他兇惡地朝韓百載大喊:“你說這個小孩是父親讓你煮的,那他就是我的東西,煮熟之后只能我一個人吃,誰也不許搶,誰要是敢搶,我就把他的腸子扯斷?!?br>  “聽到沒有,誰也不許搶?!彼舐暫浅庵n百載,而后又轉頭笑著沖云清黛道,“清黛姐姐,我會分你一只胳膊的?!?br>  說罷,他蹲下身,將嬰童放到地上,開始仔細清點嬰童身上的肉骨,“父親是全天下最聰明的人,所以腦袋要留給父親吃,我肚子小,吃得不多,一條胳膊就夠了,李叔跑得快,得吃兩條腿,剩下的一只胳膊給清黛姐姐?!?br>  “還有小雞,”他轉頭看了一眼站在身后的小雞,手指點到嬰童兩腿之間,“小雞就吃小雞?!?br>  “你看,都分完了,所以沒有你的份?!鼻匚鹩锰痤^沖韓百載嚷道。
  “呵呵呵——”韓百載笑了笑,“要是我非要吃呢?”
  秦勿用氣急,惡狠狠地看著韓百載警告道:“那我就讓你再也吃不了東西?!?br>  他的聲音雖然童稚,但語氣中卻帶著一股冰寒,聞之令人感到有些不安。
  “咳咳咳——”
  “嘔——”
  兩聲劇烈的咳嗽聲傳出,隨后是一陣稀里嘩啦的嘔吐聲,順著聲音傳出的方向,云清黛的目光落到了趴伏在地上的韓旭身上,韓旭正不停地嘔吐者,無數穢物噴灑了一地。
  見此情形,云清黛連忙轉頭看向別處,借以遠處的其他事物緩解心頭的惡心感。
  “咳——”
  又是一聲咳嗽傳出,發自韓百載,云清黛疑惑地朝他看去,卻見他正手捂著嘴,眉頭緊皺,臉上布滿了痛苦之色。
  “咳咳——”
  即便是極力壓制,但韓百載依舊無法克制喉頭的不適,只是幾息的時間,幾聲含糊的咳嗽便再次傳出。
  隨后,他的咳嗽聲變得越發劇烈,咳嗽的頻率也變得更加頻繁。
  聽得這一聲聲不斷的咳嗽,云清黛頓時也覺得喉嚨發癢,不注意間也咳嗽出聲,隨后便像是開啟了某扇閘門一般,她也開始跟著劇烈的咳嗽起來。
  “咳咳咳——”聞得云清黛和韓百載的動靜,秦勿用放下手中嬰童,學著云清黛的樣子捂著嘴咳嗽一通后,呆愣愣地沖云清黛說,“清黛姐姐,我也要玩?!?br>  說罷,他仔細地打量了云清黛和韓百載的神色,學著他們的樣子開始認真咳嗽:“咳咳咳咳——”
  一邊咳嗽一邊打量,秦勿用見云清黛眼角已咳出淚來,下意識地摸了摸自己的眼角,打量手指,見到手上并無濕潤,于是他將手指放到口中抹了一點唾液后涂到眼角,繼續模仿云清黛的模樣,一手捂嘴,一手捧腹,微微佝僂著腰,劇烈地發出咳嗽。
  “咳咳咳——”他一邊咳嗽,一邊往前邁步行走,仿若正在進行一個無比有趣的游戲一般。
  聞得秦勿用的咳嗽聲,云清黛喉嚨越發干澀難受,于此同時,腹中也傳來了劇烈的絞痛,猶若有人在用力地拉扯腸子一般。
  她抬頭打量韓百載,卻見韓百載正盤坐地上,臉色蒼白,額間冷汗密布,他掐著奇怪的印訣,指尖有圣潔的乳白色光輝流轉。
  這點白光被他點到額間,而后開始在身上不停地流轉,最后化為一道瑩白色的,猶如霧氣一般的瑩潤遍布周身。
  云清黛知道,那道白光就是圣師的圣力,擁有檢驗毒素,壓制傷痛,修復傷勢等諸多能力。
  “呼——”
  “呼——”
  然而,那些白光雖然遍布韓百載周身,但卻像是絲毫不起作用一般,并沒有減緩韓百載的疼痛,因為云清黛已經聽到了韓百載的距離呼吸,以及那若有若無的呻吟。
  怎么回事,為什么會突然這樣?云清黛的心頭生出了疑惑。
  她把目光落到了韓旭身上,因為這些異狀都是從他的咳嗽聲開始。
  韓旭此刻依舊在不停嘔吐著,伴隨著不間斷的咳嗽,無數血紅色的液體從他口中噴涌而出,他的身軀猶如被按住尾巴的蚯蚓,因為劇烈的咳嗽,頭和上半身均在猛烈地上下點動。
  “啊——”
  “啊——”
  兩聲尖銳的慘嚎相繼傳出,正是韓旭,他開始瘋狂地掙扎扭動,四肢不停地在地上猛烈地敲打。
  “啪——”
  一聲脆響從韓旭的體內傳出,像是有什么東西斷裂一般,先前還瘋狂掙扎的韓旭撲騰了幾下身子后逐漸地沒了聲息。
  見此情形,云清黛頓生驚恐,腹中絞痛也演變得越發激烈,回想著剛才那聲從韓旭體內傳出的脆響,她似乎意識到了什么,眼中頓時被恐懼所布滿。
  ァ網
  “秦勿用!”
  “秦勿用救我!”
  “清黛姐姐?!甭牭迷魄鬻斓暮艟?,秦勿用停止了模仿,趕忙跑到云清黛的身前。
  他抓著云清黛的衣擺問道:“清黛姐姐,你怎么了?”
  “痛,”因為劇烈的疼痛,云清黛連說話都變得無比費力,“肚子痛……就像腸子……要斷了?!?br>  “真的嗎?”秦勿用瞪大了眼睛,用手好奇地摸了摸云清黛的肚子。
  這一摸,頓時讓云清黛發出了劇烈的慘叫,倒在地上開始不停地翻滾,她只覺腹中絞痛更加厲害,似乎腸子隨時都會“啪”地一聲斷裂開來。
  許是應了她的這個猜想,在她的不斷掙扎之中,接連兩聲清脆的“啪”“啪”聲入了耳中,均是傳自于她自己的腹內。
  隨后,她感覺腹中有什么東西開始不斷流淌而出,彌漫之下,涌上喉頭,化為了一團熱流被她猛地噴出。
  “清黛姐姐?!鼻匚鹩媒辜钡貑局魄鬻?,一邊用手輕拍她的手背,一邊安慰道,“不痛,不痛,肚肚不痛,痛痛都飛走,全都飛走?!?br>  然而,這樣的安慰對云清黛來說絲毫不起作用,她只覺得身體越發難受,除卻肚內絞痛外,被秦勿用碰到的手背也開始生出了難忍的麻癢。
  忍著身上的不適,云清黛奮力地往前滾了一群,視線余光中,她看到自己的手背上生出了一大片的白色水泡。
  “我詛咒,當我手背上出現大片水泡,肚子傳來腸子斷裂的聲音時,如果我在半天內沒有得到有效治療,我會在三天后因為這種不知名的疾病無比痛苦的死去?!?br>  “我詛咒,當我腹中疼痛難忍時,我會暫時失去所有的痛覺,并很快陷入昏迷狀態?!?br>  忍著劇烈的疼痛,云清黛用僅剩的力氣給自己施加了兩個詛咒,而后她沖秦勿用喊道:“秦勿用,快去找老師來救我?!?br>  ()
北京pk10赛车稳赚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