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大魔入侵計劃 >第35章3釘

第35章3釘

好書推薦:末日紀元 、烽煙狼卷 、花都戰神 、逍遙神愛地球 、傭兵帝國 、深海 、傷口 、抗戰之鐵血戰刀 、
  認真地將秦勿用身上的穿著細細打量,云清黛轉頭看向已經轉醒的韓百載。
  “韓圣師!”她牽著樹人女子的手行到韓百載的近前,福身行了一禮后,指著韓旭說,“韓圣師,你的兒子死了?!?br>  “我知道,是你老師殺的?!表n百載點頭應道。
  韓百載的話讓云清黛感到疑惑,于是轉頭看向秦勿用,朝他問道:“老師殺了韓旭?”
  “是的!”
  “沒有!”
  兩聲截然不同的回答傳了出來,一聲出自韓百載的口,一聲出自秦勿用的口。
  “父親沒有殺他,是他自己死的?!鼻匚鹩么舐曓q解。
  韓百載微微頜首,笑著說:“是的,你父親沒有殺他,但也沒有救他,這才導致了他的死亡,你父親有救治他的能力,但卻沒有救他,所以就是你父親殺了他?!?br>  韓百載說得篤定,道出的理念也讓云清黛覺得有幾分道理,隱約在心頭也生出了幾分認同。
  但秦勿用卻不這么認為,凡是詆毀代維的話,在他看來都是天底下最錯誤,最邪惡的理念。
  于是,他騎著小雞撲到韓百載的身前,一拳頭掄到了他的肚子上。
  “亂說,”他憤怒地咆哮著,“再亂說我就打死你?!?br>  韓百載見狀,笑著捏住了秦勿用的拳頭,“就當我是在亂說吧?!?br>  “你就是在亂說?!睂τ陧n百載的敷衍退讓,秦勿用并未感到滿意,心底反倒更覺惱怒,按著小雞的腦袋猛地戳向韓百載的大腿。
  “嘶——”只聽得“唰”的一聲,隨后便響起了韓百載吃痛的吸氣聲。
  云清黛看向韓百載被小雞啄傷的大腿,在那里有一大片皮肉被洞穿,露出了里面白森森的骨頭和猩紅的血肉。
  “秦勿用——”她喚了一聲,將秦勿用喚到身前,而后很嚴肅地朝韓百載說道,“老師仁善,但并不代表就可以被你隨意詆毀?!?br>  “你說老師可以救韓旭,卻選擇袖手旁觀,所以視為殺人,那你呢?”云清黛迎上韓百載的目光,指著倒在遠處的韓旭說,“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韓旭走到今天這一步,都是拜你所賜吧?!?br>  韓百載笑了笑,用手指了指天空,“這也是遵循你老師意志?!?br>  他走到韓旭身前,拍了拍韓旭的肩膀,確認韓旭真的死亡之后,這才將韓旭的身子翻轉過來。
  指向韓旭眉心間的那個紅點,韓百載認真道:“這就是證據?!?br>  “你老師曾給過我一本名為《三釘術》的術法書冊,這是一種以釘死所有后代,釘死所有血緣親屬,釘死自己的繁衍能力作為代價,獲得資質和氣運提升的術法?!?br>  ァ網
  他抬頭看向云清黛說:“你也是受益者,而且是受益最多的人。這并非我空口捏造,是根據術法反饋而得到的結論。
  “你大哥死于你之手,所以你獲得絕大部分的收益,這可以理解,但韓旭身死,反饋的結果依舊是你獲得了絕大部分的收益。
  “造成這種結果只有兩種可能:其一是你殺了韓旭,其二是代維殺了韓旭,并影響術法結果,讓你獲得了絕大部分的收益。
  “我相信你不會殺死韓旭,那結果就只有一個——你老師代維殺了韓旭?!?br>  “不會的,”云清黛搖了搖頭,“老師沒有殺他的理由,對老師而言韓旭只是螻蟻,并不值得他重視?!?br>  “如果不是你老師,那就是你!”韓百載笑看著云清黛。
  “不,不是我,”云清黛連忙搖頭,“我沒有殺他,因為我根本就沒有殺他的理由,而且我和你幾乎是同時醒來,根本沒有殺死他的時間?!?br>  聽到云清黛的辯駁,韓百載又重申道:“那就是你老師殺的?!?br>  這一次,云清黛沒有再繼續反駁下去,似乎默認了韓百載的這個說法。
  她埋著腦袋,眉頭緊皺,似乎是在思索著什么,好一會后,這才抬起頭來沖韓百載問道:“韓圣師,你最大的欲望是什么?”
  這話問得毫無邏輯,韓百載聽后有了片刻愣神,旋即,他看向云清黛,“愿望嗎?以圣師的身份名滿天下!”
  “所以,大哥、韓旭,還有我,都是你達成這個目的的棋子,只要舍棄棋子能稍微往前一步,你就會毫不猶豫的舍棄掉我們?”
  云清黛的語氣很平靜,說話的聲音也有些細微,不像是在與韓百載交流,更像是在自言自語。
  她看了韓百載一眼,視線落到了他受傷的腿上,看到那血肉模糊的皮肉,臉上流露出一絲不忍,遂從儲物袋中拿出一塊長巾遞了過去:“韓圣師,你的腿包扎一下吧?!?br>  她本是出于一番好意,可是不知出于什么考慮,韓百載并沒有接受,而是笑著搖了搖頭,并微微地往后退卻了一小步。
  “韓圣師!”云清黛喚了一聲,聲音輕柔,帶著一股難以明說的蠱惑。
  韓百載被這種力量所影響,意識有了片刻的游離,當他意識到不對,回轉意識時,卻見云清黛已經站到了自己身前,左手點向自己的額心。
  “云曦——你——”
  韓百載想要呵斥,但話到嘴邊卻怎么也無法脫出口,他想掙扎,但身子更像是被某種力量所束縛,根本動彈不得。
  于是,他只能眼睜睜地看著云清黛的手指抵到自己的眉心處,微微勾動,像是抓住了什么東西一般。
  他的目光在不經意間瞥到了秦勿用,他看到秦勿用的百匯處有一團若有若無的淡灰色煙霧。
  他似乎明白了什么,眼神中有過一瞬的掙扎,但一瞬后又化為了無邊的絕望,隨后這份絕望又因云清黛的施為而變成了呆滯。
  將手緊握成拳,云清黛輕輕地放于胸口,長出一口氣后,她朝秦勿用問道:“秦勿用,你說老師究竟想要什么?”
  “這個我知道,”秦勿用興奮地嚷嚷了一聲,摸了摸腦袋后仰頭望著云清黛說,“父親想要讓世界變得混亂,讓生靈回歸本能。因為魅魔誕生需要大量的本源魔氣作為獻祭,而本源魔氣就是被施放的本能?!?br>  “這是我偷聽父親和李叔說話才知道的?!睂τ谀芑卮鹕显魄鬻斓膯栴},秦勿用感到很是得意,騎著小雞繞云清黛跑了兩群后這才平靜了下來。
  “那么弒父弒兄,足夠混亂嗎?”云清黛如是問道。
  ()
北京pk10赛车稳赚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