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大魔入侵計劃 >第52章游戲開始

第52章游戲開始

好書推薦:末日紀元 、烽煙狼卷 、花都戰神 、逍遙神愛地球 、傭兵帝國 、深海 、傷口 、抗戰之鐵血戰刀 、
  按照男女來劃分陣營,又或者是按照人數、地域?
  代維曾和李安全一起商量過這個問題,但最終他還是決定按照地域對所有人進行陣營劃分:靈泉歸于他進行指導,清泉則歸于李安全和曾除取進行指導。
  就像他說的那樣,靈泉雖然有著人數上的劣勢,但有他的指導,這種劣勢也就會被掰平,讓清、靈兩地的鎮民大約做到力量上的平衡和平均。
  這并不是說代維覺得自己有著遠超于曾除取和李安全的智慧,而是因為事實就是如此,他本身就具備著比曾除取和李安全加起來還要更加聰慧的頭腦。
  聰慧與否,在絕大多數時候都只是一個信息上的對比,你知道得越多,那么在面對比你知道得少的人的時候,你就占據了絕對的優勢,完全可以做到智商上的碾壓和吊打。
  代維活了近五萬年,即便在這五萬年中他絕大多數的時候都是處于一種被囚禁狀態,無法溝通外界進行學習,但他卻從未停止過思考,因為只有這么才能打發無法睡眠的漫長時光。
  思考也是一種學習,將曾經經歷的、學習的東西翻來覆去的反芻,最終也可以得到一些新的東西。
  畢竟人生和生活不是做試卷,有考試范圍,會出現博士做小學試卷也無法甩開小學生分數的現象。
  當然,這次擬定的饑餓游戲也并不算是一場智慧上的較量,或許李安全和曾除取會生出這樣的想法,但是代維不會。
  在他看來,無論最終是誰輸誰贏,最終達到的效果都是一樣的——清、靈兩鎮的人盡數抹滅,為尚未孕育完全的江婦美提供欲望養分。
  “你——”代維目光看向陸廣。
  陸廣立馬叫面露崇敬神色地迎了上來,“代維圣師,我叫陸廣,是您的自由理念的虔誠追隨者?!?br>  “信仰,”代維看著他這樣說道,“這叫信仰?!?br>  “信仰?”陸廣體味著這兩個字,略作思索后,雖然依舊不太明白這兩個字是何含義,但還是很虔誠地點了點頭,“是的,我是您的信仰?!?br>  代維本不想在這個問題上繼續揪扯,但見其他鎮民有學習陸廣這種叫法的意思,只能再次糾正,說:“自由理念是信仰,你們是信徒?!?br>  言盡于此,他也不再去考慮陸廣等人是否聽懂,畢竟耳不聞為凈,只要無人在他面前喊出一些奇怪的稱謂,他也不必揪著別人的錯誤去要求進行改正。
  “陸廣,”代維看著跪在前方的男子喚了一聲,在看到陸廣用虔誠而炙熱的目光看向自己時,他繼續開口道,“我會帶領你們贏得這次游戲的勝利?!?br>  他的目光看似聚焦陸廣,但視線的余光卻在打量著其余的鎮民,絕大多數的鎮民都是一臉茫然,對于他成為領導者既不排斥,也不算太過熱衷。
  這一切都在代維的意料之中,不管是什么時代,喜歡當出頭鳥,并且將這種想法付諸實際的人都少之又少,更多的人都喜歡隨波逐流,跟隨所謂的大勢。
  真的,能夠毛遂自薦的人總是少數,或許有些人心有熱血,但這一腔熱血總會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冷卻下來。
  就比如現在,代維開口詢問有沒有人想要取代他的位置,可以到站到前面來。
  所有人都保持了沉默,可能有人,甚至是很多人都在內心之中有這個想法,但最終如代維所說那般站出來的人一個也沒有。
  原因無他,利己的本能在影響思維和抉擇罷了!
  害怕承擔責任,害怕出了錯漏被人攻訐,害怕面對眾多人的人,即便這些人并非敵對,因為當他們站出來的那一刻起,他們就脫離了“大勢”,不再屬于“大勢”中的一員。
  所以,敢于站出來的人往往都有著強大的實力,亦或者是強大的內心,有這兩者其一,就可以讓他們不再畏懼脫離“大勢”,不再害怕與“大勢”為敵。
  當普通人中出現了一名圣師或者修煉者的時候,圣、修在面對普通人的時候,就是這種敢于站出來的人,因為他們有著比普通人更強的實力和內心,在他們看來,即便這些普通人再作妖,終究也只是一群螻蟻。
  ァ網
  但是,一旦人群中有超過一名圣、修,那原本敢于站出來的圣、修就不再果斷,會考慮和估計其他圣、修的想法。
  代維對于這群普通來說是絕對的強者,不管是他的圣師身份,還是他那種云淡風輕的氣度,都是其他普通人無法比擬的,即便他向這些鎮民宣布他現在已經失去了所有的力量。
  “游戲即將開始,”代維微微側頭,隨后看了一眼魔氣籠罩下,有些昏暗的天空,快速說道,“靈泉人口不足清泉一半,在人數來說,我們處于絕對的劣勢,如果想要終結這種劣勢,我們可以有兩個選擇?!?br>  “一,減少清泉的人數;二,壯大我們的人數?!贝S看著前方黑壓壓的人頭大喝,“所以,游戲開始,現在出發,趁著靈泉人還沒反應過來,直接殺過去,無論男女老少,盡數殺死?!?br>  他的動員毫無蠱惑力,鎮民們聽到后雖是議論紛紛,卻并無一人真正行動。這樣的結果有些令人尷尬,但依舊尚在他的考慮之中,畢竟他做得敷衍,得到的反饋敷衍也在情理之中。
  “好了,各種行動吧?!贝S隨意地擺了擺手,而后尋了個干凈的地方坐下,一雙眸子饒有興致地打量著那些呆愣愣的鎮民。
  “代維圣師,”陸廣一臉擔憂地走到了代維面前,“代維圣師,我們應該怎么做?”
  “我剛才不是說了嗎?直接殺過去,無論男女老少,全部殺掉?!贝S如是回道。
  他的回答并沒有讓陸廣感到滿意,相反的,陸廣皺起了眉頭,支吾地試探說:“代維圣師,我——我覺得,我覺得你應該把任務細致地安排一下,并告訴他們為什么要這么做,不然的話,沒人會行動的?!?br>  陸廣的話確是事實,因為從代維宣布開始游戲開始到現在已經有十數息的功夫了,可那些鎮民一個都沒有動。
  代維對于得到這樣的反饋并不覺得意外,也不放在心上,畢竟他又不是真的游戲者,只是來蠱惑他們去送死的“領導者”。
  至于欲望,雖說代維需要收集欲望,這些欲望需要鎮民們互相廝殺,互相敵視,互相生出各種怨懟、貪念等。
  但代維相信,辦事盡職的李安全,以及喜歡殘暴行事的曾除取不會讓他失望,等他們帶著清泉那邊的人殺過來的時候,這些靈泉人在驚惶、無助、絕望之下自然會想到他的好,把他視作唯一的救命稻草。
  亦或者說,有一個比他更會玩“游戲”的人出現,成為取代他,甚至踩著他的“尸體”上位的領導者。
  ()
北京pk10赛车稳赚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