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大魔入侵計劃 >第57章小游戲

第57章小游戲

好書推薦:武逆焚天 、武逆蒼瀾 、逆亂古天 、丹王之王 、凌逆蒼穹 、證道天外天 、昆墟 、大帝紀 、

  “這樣的愿望可以實現嗎?”陸廣有些狐疑地沖代維問。
  雖然代維提出的思路很有誘惑力,也為他開拓了一條新的思路,更讓他一度生出了悔意,但是陸廣卻覺得代維的這些建議太過荒誕,若是人人都這么許愿,豈不是與八音盒可以實現任何愿望的人力相悖。
  “可能可以,可能不行,”代維笑著沖陸廣說,“在所有的游戲之中,要想獲得最大利益,要想獲得勝利,有一件事情是必須要做的——了解規則。
  “你得到了第一次許愿的機會,比起其他人來說是占據了絕對的優勢,可是你卻浪費了這樣的機會?!?br>  代維臉上掛著笑,沖陸廣道:“說到底,你也是被我說的話給誤導了?!?br>  與此同時,他腦海里卻在進行著思考,說到規則,其實連他這個游戲的發起者都并不清楚這場游戲的規則,更別提設計一個具備邏輯的許愿規則了。
  與陸廣的交談之間,代維發現了八音盒許愿的一些漏洞,最明顯的就是剛才陸廣提到的規則相悖。
  代維不是一個喜歡較真的人,但想著現在閑來無聊,便決定為八音盒許愿設計一個具有邏輯的規則。這不僅可以打發時間,也可以借此揣摩一些天地規則的皮毛。
  清脆地打了個響指,飄渺的魔氣流轉間,一支筆和一小疊紙頁出現在了代維手中,陸廣見狀,知道代維有事要做,也識趣地不再開口。
  飛快地在紙上作下記錄,筆尖與紙張摩擦,發出細微的沙沙聲,代維在心頭思索著,若是給八音盒賦予可以實現所有愿望的能力,那八音盒的許愿能力就會陷入一種假大空的悖論一種。
  所以,可以實現所有愿望是不且實際,畢竟太過絕對的東西往往都會更容易被鉆空子。
  就像代維前世地球上的神,有人說神無所不能,于是有人就提出了這樣的要求:讓神制造出一個就連神都無法舉起的石頭。
  現在代維定義的八音盒的許愿能力就陷入了類似的悖論之中。
  “把可以實現所有愿望,變成可以實現愿望?!贝S嘀咕著,捏著筆的手飛快劃動,在紙上做下記錄。
  實現所有愿望和實現愿望,看似沒有什么差別,但是在邏輯上來說后者更有轉圜的余地。
  “規則一”他飛快地在紙上寫下了這三個字,隨后腦海中的思路便如同潮水般洶涌而來。
  “許下的愿望會在八音盒上留下記錄,后面得到八音盒的人可以看到前人許過什么愿望。
  “許下的愿望無法被更改,但可以被新的愿望進行合理的限制。
  ……
  將想到的規則一一羅列到紙頁,仔細審視后覺得再無不妥,代維這才將視線從文字上轉移。
  他抬頭朝前看去,目光所及之處,一個小小的身影正蹲在那里,他的腳邊放著一個黑匣子,匣中有金人正不停旋轉舞動,發出悅耳的聲音。
  “勿用——”代維沖蹲在那里捏泥巴的秦勿用喊了一聲。
  “嘿嘿嘿——”聞得聲音,秦勿用立馬就咧著嘴傻笑起來,起身將手中捏好的泥人遞到了代維的眼前,話語里帶著幾分得意,“父親你看,這是我捏的八音盒?!?br>  實話說,秦勿用捏的泥人并不算好,連基本的模樣都只有三兩分像,就更別提輪廓、五官、比例和神態了。
  代維記得自己曾給過秦勿用一門制造泥偶的小技,照現在他捏出的成果來看,肯定是沒有好好修習。
  不過這也正常,秦勿用畢竟是個孩童,心性未定,對凡事都充滿好奇,但卻只有一時的熱度,不可能做到靜下心來認真研習。
  “還不錯,能大概看出來是個人?!贝S很委婉地作出了評價,隨后又朝秦勿用問道,“不是讓你去收集欲望嗎?怎么找到我這里來了?!?br>  秦勿用又是咧嘴一陣傻笑,“我覺得父親這里可以收集到欲望,所以就過來了?!?br>  這個回答有些牽強,不過代維卻并不打算計較,連他這個游戲的設計者都在敷衍了事,秦勿用借著收集欲望的由頭四處跑也在情理之中。
  “父親,我告訴你一個秘密,”秦勿用神秘兮兮地湊到代維跟前,警惕地四下打量后,小聲道,“有人在我這里許了愿望:第一個愿望是不死;第二個愿望是,八音盒在游戲期間只會被清泉人進行許愿?!?br>  兩個愿望,看來清泉那邊也有人許下了愿望。
  只會被清泉人許愿,一個對清泉大集體有利的愿望,很顯然是出自李安全或者曾除取的手筆,更大的可能是出自曾除取,因為李安全老實,腦子沒有這么靈活,想不出這種損人的主意。
  李安全給代維的印象就是老實,即便現在的李安全已經有了巨大的改變,但這個印象依舊深刻在代維的腦海之中,每每想到他就會想到老實這兩個字。
  “有趣!”代維嘴角露出一抹微笑,招手間,一名男子突兀地出現在了他的身前,隨后代維抓起他的手指在地上寫下這樣的文字:當八音盒被清泉人許愿時,根據許下愿望對靈泉導致的不同后果,會導致清泉一方死亡對應人數的生靈。
  當所有的文字寫完后,代維一揮手將那個送走,而后將剛才許下的愿望化為一縷魔氣朝著清泉那邊飛速奔襲。
  魔氣的速度迅捷無比,之須臾就落到了正在談笑的李安全和曾除取面前,兩人對視一眼后,曾除取伸出手指在魔氣上輕輕一點。
  一縷記憶幽幽地出現在了腦海之中,曾除取閉上眼細思了片刻,隨后睜眼朝李安全示意,李安全點了點頭,點出血魔的紅色氣息照著曾除取所說開始快速書寫:“許愿只能口述,并且許愿人必須自愿?!?br>  將這一縷血魔氣息放飛后,李安全做到了椅子上開始四下打量,曾除取則依舊站立,似乎似在等著回應。
  他并沒有等多久,幾息功夫后,一團魔氣落到了他的面前:“許愿不成功,因為這是兩個愿望?!?br>  曾除取皺了皺眉頭,示意李安全重新傳遞信息:許愿人必須自愿。
  “蠱惑清泉人,因為只有清泉人可以許愿,所以清泉人來到靈泉就是唯一可以許愿的人,地位尊崇,具有唯一的許愿權利。蠱惑清泉人許愿,靈泉人數與清泉人數永遠對等?!?br>  “好的,清泉人死了一半,我許愿,清泉人不再為人,而是螻蟻?!?br>  “游戲結束!平局?!?br>  “為什么平局?”
  曾除取看著代維傳遞過來的信息很少不解,怎么突然就游戲結束了呢?
  就在他疑惑的時候,又一條消息飛了過來:第三個愿望,當清泉人施展愿望時,根據愿望不同,清泉人會死亡一定的人口;愿望五,清靈兩地人口永遠一致。所以當清泉人全部為螻蟻時,靈泉人就會全部死亡,那許下這個愿望就會導致清泉也會盡數死亡。
北京pk10赛车稳赚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