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大魔入侵計劃 >第62章山隱圣城

第62章山隱圣城

好書推薦:末日紀元 、烽煙狼卷 、花都戰神 、逍遙神愛地球 、傭兵帝國 、深海 、傷口 、抗戰之鐵血戰刀 、

  “啊——”
  一聲驚叫突然傳出,是被李安全攜著的孕婦從昏迷中蘇醒,她察覺到身邊的人并非丈夫,加之又看到了曾除取和代維的背影,一時間不由失了分寸。
  她茫然地查看四周,盡是陌生景象,陌生的人,陌生的壞境,只有前方回頭的一人看起來有些許面熟,似在哪里見過,不過卻已無法記清。
  “我——我在哪里,你們是誰?”婦人將手臂從李安全手里抽出,警惕地看著一行人問道。
  “鎮子里發生了一些事情,”李安全和善地笑著說,“等我們趕去的時候,只發現了你,你是唯一的幸存者?!?br>  聽到李安全的回答,婦人混沌的記憶被喚醒,腦海中那道模糊的身影漸漸與前方的代維重疊。
  是啊,鎮子里出現了一只吃人的大樹,是前面那個男人救了她。
  “謝過圣師?!彼橎侵碜?,艱難地朝代維鞠了一躬。
  說是鞠躬,其實形象來說更像是點頭,她的肚子高高鼓起,根本就不可能讓她做出鞠躬這樣的動作。
  代維微微頜首,示意李安全將婦人扶起,他們還要繼續往前趕路。
  “圣師,真的……真的只剩下我嗎?我記得當時……”婦人心有狐疑,一雙有些渾濁的眸子看向代維,語氣里透著些許質疑的意味。
  代維沒有說話,曾除取卻開口道:“我們對你有企圖,看上了你的美色,準備把你據為己有,肆意玩弄后再賣給其他人?!?br>  “圣師見諒,是愚婦太冒犯了?!?br>  婦人迎上曾除取那一雙冷漠的目光,一時間心有惴惴。她雖然只是一名普通婦人,但并不癡傻,眼前的兩名男子容貌俱佳,氣度非凡,又有圣師之名,若是真心喜好美色,哪里會尋不到天仙般的婦人,怎么會對她這樣的黃臉孕婦生出覬覦。
  即便是站立于身側先前對她進行攙扶的男人,此人容貌不及前兩者,但氣度也非普通人能比,看似地位稍低,但能與圣師為伍,又能差到哪里去呢。
  而且這隊伍之中還有一名騎著怪異動物的孩童,若是這些人心懷不軌,定然是不會當著孩子的面進行的。
  所以,前方那名圣師說出那樣的話只是因為他惱了,是在怪罪自己的不信任和冒犯。
  “圣師見諒,愚婦只是擔憂家里人,所以一時間得了失心瘋?!彼朗亲约夯剂耸寞?,但口中吐出的字句卻清晰有理,只希望這般自污能讓前方的圣師解氣。
  曾除取嘴唇微微動了動,正要說話,這時代維開口了:“走吧,還有很長的路要趕?!?br>  聞了代維的指示,曾除取不再開口,李安全也挽起了婦人的手臂,協著她往前行走,秦勿用則是繞著幾人跑了一圈,然后騎著大公雞跳到代維前方十數米的地方咧嘴傻笑。
  我們要去哪里?
  婦人本欲這樣問一句,但見幾人都沉默不語,害怕自己唐突出言會惹幾人不快,于是順著李安全手上的力道,開始邁步朝前。
  不管這幾人究竟是何身份,對她有什么企圖,要帶她去哪里,對于現在的婦人而言都沒有任何差別——她無從反抗,甚至還要討好巴結,因為離了他們,她這樣的身子是斷然活不下去的。
  一行人沉默著朝前行走,只聽到步履與地面摩擦的沙沙聲,以及秦勿用時不時發出的傻笑。
  一路行來,因有婦人的拖累,速度極為緩慢,原本三兩日的路程,硬是被拖到了近十天。
  代維以為此行肯定會遇到有人阻攔,但出乎意料的這一路上竟格外的順利,在十日后的下午,他們來到了圣院下轄的主城——山隱圣城。
  與清靈兩鎮相比,山隱圣城更為浩大繁華,只是遙望就能感受一股撲面而來的壓迫氣息。
  高筑的城墻,厚重而又充滿質感,一方巨大的城門開于城墻正中,頂上書有方粗文字“圣城”,意為神圣之城,圣院之城,公正之城,底蘊之城。城門無門,常年洞開,意為教化自由,凡是尊崇圣院之人均可進入。
  代維當頭,一行人對著城門略作打量后就入了城去,城中景象更是繁華,不僅僅是這里的建筑,還有這里的人。
  走動在城中之人均是穿著講究,氣質非凡,即便是夾道商鋪中的商人都帶著幾分淡然的優雅。
  這里沒有攤販,更無四處丟棄的垃圾,秩序非常;來往行人匆匆,精神飽滿,透著一種積極向上的蓬勃氣息。
  這樣的大氛圍之下,代維一行便顯得有些突兀了,他們步子緩慢,穿著普通,四下張望,目露好奇,一行人呈一字排開,小半的道路都被這幾人擋了去。
  “父親,那里有小雞?!鼻匚鹩猛蝗淮蠛傲艘宦?,騎著大公雞往前一躍,然后踩踏虛空,只片刻功夫就跑到了一棟高聳的屋舍房頂。
  他的聲音極為突兀,在略顯安靜的街道上傳開,立馬就引來了無數人打量的目光,可秦勿用仿若未聞,騎著大公雞就朝著他看到的那只“小雞”沖去。
  “圣潔白鴿,他竟是要去捉圣潔白鴿?!瘪v足觀望的人中,有人這樣喊道。
  許是被教化約束,即便是驚異大喊,他的聲音依舊不敢放開,聽在耳中顯得格外的怪異。
  “這貌似要發生什么大事啊?!痹⌒÷曕止镜?。
  他看了一眼代維,見代維面色平靜,并不為秦勿用的作為有所動容,甚至眼中還隱約透著笑意,儼然是不打算將秦勿用叫回來,有放縱之意。
  曾除取不知道代維此刻是什么想法,是準備用這樣的方式來宣告自己的回歸,還是他根本就對圣院的權威毫不在意,否則,他怎么會縱容秦勿用去戲弄圣潔白鴿,要知道圣潔白鴿可是代表著山隱圣院的威儀。
  每所圣院,乃至于普天之下的所有學院都有著自己的代表物,或是一個符號,又或是一種植物;或是某個尚存活的人,亦或是已經逝去的人;又或是某種顏色,某個文字……
  山隱圣院的代表物便是圣潔白鴿,意為純潔無暇的教化之意。
  褻瀆圣潔白鴿就是褻瀆山隱圣院的教化之意,更是褻瀆山隱圣院。
北京pk10赛车稳赚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