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大魔入侵計劃 >第67章代維的成就

  代維以前還曾擔憂過自己會被拆穿,甚至為了避免被人察覺還特意跑到了偏僻的天山,但了解到原代維的這些情況后,他知道了一件事——原代維已經永遠死了,他成了這方世界真正的代維。
  “代師兄,接下來……我們去哪里?回圣院嗎?”曾除取這樣問道。
  時間已過傍晚,天色只是依稀可見,一行人踱步在略顯冷清的街道上。夾道商鋪已經亮起了暖黃亮光,嵌在屋頂的造物燈正發揮著自己作用。
  李安全有些好奇地看著那些散發著光輝的造物燈,幾番猶豫后,內心的求知欲還是迫使著他向代維提出了疑問。
  “祖魔,”他看了代維一眼,指著一家商鋪中的造物燈問道,“那個是——是燈嗎?”
  聽得李安全的話,曾除取詫異問道:“難道你不知道?”
  李安全內心窘迫,但還是如實作答,他確實不曾見過這種造物,以前在山村的時候不曾見過,抵達清靈兩個小鎮也不曾見過,那些地方在夜間照明要么是用油燈,要么是用火把,哪里會有這種鑲嵌在墻壁上的造物燈。
  造物對于圣修來說可能時常掛在嘴邊,已經融入于生活,像是可以自己驅動的自行車,可以載人的公交車,這些東西對于圣修來說都并不罕見,可是這種不罕見卻絕不針對于普通人,尤其是偏遠地區的普通人。
  “這是造物燈,”曾除取看了代維一眼,打趣道,“難道代師兄沒有告訴你,這是他研究出來的嗎?”
  “真的嗎?”
  兩聲驚呼接連響起,一高一低,分別出自李安全和秦勿用之口,他們對曾除取的話感到不可思議。
  除卻驚呼的兩人外,其余人也多感訝異和驚嘆,包括代維也是如此。
  他回憶了一下記憶力有關電流的知識,只覺模糊一片,那些曾經學過的物理學早就已經被他忘得幾乎一干二凈。
  畢竟已經過了太長太長的時間!
  眾人不知他心中所想,只是一味地或驚嘆或贊嘆,原來神奇的造物者竟然就在身邊,近在咫尺。
  徐藝紅不知別人是什么想法,反正他是感觸頗多,又驚又喜。
  圣城是所有造物的最先試點,但凡是出現了新的造物都會在圣城進行實驗和普及,所以即便是圣城的普通人也有機會基礎到這些神奇的造物。
  而但凡是有新的造物出現,圣院便會遣人前來教化,并宣揚造物者的名聲,在山隱圣城中,徐藝紅聽到的最多的造物者的名字就是——代維。
  代維是山隱之星,明亮而又閃耀,被無數的圣修和普通人所崇拜、
  相對的,有多大的贊美,就有多大的詆毀,代維在被人尊敬和崇拜的同時,代維也被人畏懼和排斥著。
  因為他冷漠、冷血、殘忍、暴虐、反復無常,絕大多數人在刻畫代維的性格時,都近乎把所有的貶義詞都添加到了他的身上。
  所以,代維是一個極端的人,一邊奉獻著自己的學識綻放榮耀,一邊又用自己的個性去毀掉自己所成就的榮耀。
  得知前方的灰衣男子有可能是代維,徐藝紅整個人都因欣喜和畏懼開始微微戰栗,心神被一種難言的情緒所充斥,他張口想要宣泄,然后喉頭聳動,幾經艱難后。
  “咩——”他發出了一聲羊叫。
  代維回頭看了他一眼,徐藝紅被目光所懾,連忙埋下頭去,好一副溫順模樣。
  “除了造物燈外,代師兄還仿制出了自行車、三輪車、獨輪車、滑板……并且在服飾、日用等諸多領域都有獨到的成就?!?br>  曾除取細舉代維所擁有的榮耀,一行人認真聽著,心中感觸各異:李安全和秦勿用是不曾知曉,所以兀一得知,頓時就覺與有榮焉;徐藝紅對代維的事跡有一些了解,但這些了解大都只是泛泛,聽在耳中就過了,看在眼里就忘了,因為那些都與他無關。
  如今見得真正的代維,徐藝紅腦海中那個模糊的黑影頓時就與前方的灰衣男子重疊起來,代維這個人頓時就變得鮮活起來。
  而懷孕的婦人,一路跋涉早已是疲憊萬分,加之腹中孩童胎動不休,讓她心力有些不濟,此時聽到這些代維的事跡,雖然也是震驚無比,但震驚之后,她就被身子的困乏所侵擾,再無心留意其他。
  至于代維,通過暗中的調查,他已知原代維在造物上有諸多成就,但具體有哪些卻并不清楚,此刻聽到,雖然同樣感慨,卻又只能隱埋心中。
  原代維妖孽的有些過分,根本就不像是一個尋常的圣師,更像是記憶里小說中的氣運之子,穿越主角。
  按照這樣的邏輯軌跡而言,原代維是不可能輕易死去的,有這樣的逆天模板,即便是身為小說中的反派,最起碼也可以活到終章。
  但事實卻是——原代維已經死了,在打開代維的禁錮后便尸骨無存,給代維創造了一個絕佳的出現契機和取代他機會。
  想到這些,代維突生抑悶,仿若有一團不知名的氣結堵在胸口,內心中,對于某種猜測更篤信了幾分——這一切都被人操控著。
  “找家屋舍先住一晚吧?!彼驍嗔嗽〉默嵥檠赞o,對今晚的所行做下安排。
  他自顧自地走在前面,眸光四下打量后,走過筆直大道的一般路程,拐過一條偏街,又行數十步后,停在了一家掛著燈籠的屋舍前。
  “咄咄——”
  輕叩朱漆大門后,一名十來歲的垂髫女童跳著腳跑過來開了門,女童唇紅齒白,著一身荷綠衣群,眉眼清麗,目光純真。
  她的目光從代維一行身上掃過,最后落到了秦勿用的身上,跳著腳跑到秦勿用的跟前,沖秦勿用一笑后,猛地伸手,一把將秦勿用從徐藝紅的背上推了下去。
  而后,她像是什么事也不曾做過一般,笑著走到代維面前,用稚子的清脆聲音道:“是代維圣師嗎?老師叫我來給你開門,跟我來吧?!?br>  女童這般說著,但并未讓開道來,直直地堵在代維身前,嘴唇張頜復又緊閉,欲言又止。
  突然,她伸出手來,掌心向上,立時間,一個晶瑩剔透的圓球便落入其中,女童開口道:“老師說,你會給——謝謝代維圣師,老師在里面,快跟我來吧?!?br>  女童拽緊手中的圓球,跳著跑入門內,藏不住的喜悅從話語中逸散而出,“老師,老師,代維圣師來了?!?br>
北京pk10赛车稳赚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