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大魔入侵計劃 >第99章魔鬼

第99章魔鬼

好書推薦:武逆焚天 、武逆蒼瀾 、逆亂古天 、丹王之王 、凌逆蒼穹 、證道天外天 、昆墟 、大帝紀 、
  “哇——”
  沉默之中,一聲凄厲而又絕望的慘叫透過墻壁傳入洞內。
  方鏡月眉頭一挑,順著聲音的方向看去,她知道是代維開始行動了。
  于是,方鏡月收斂神色,佯作驚惶,“遭了?!?br>  她驚呼一聲,然后起身朝著外面沖去,一邊跑一邊焦急喊話:“是那個魔鬼,它侵入了領地?!?br>  方鏡月有了動作,羽護衛和曾除取也附和行動,三人當先朝著甬道而去,而后快速地來到了最左側的地洞之中。ァ網
  入目是一片觸目驚心的狼藉,原本堆放在草堆中的蛋卵被盡數打破,綠色的黏液流淌一地,其中還有著兩只剛成型的小地精在黏液中揮舞著四肢拼命掙扎,即將破蛋而出的他們被破壞了棲身之所,喪未發育完全的身軀接觸到外在的空氣頓時就猶如被刀刮火撩。
  他們用還未成熟的聲帶拼命地叫喊著,發出了剛來到這個世界就又即將被世界所拋棄的絕望聲音。
  雜亂的踏踏腳步聲中,熊吉帶著一眾地精追了上來,當看到眼前這一幕之后,熊吉頓時就變得呆滯,幾息后,他的身軀開始劇烈的顫抖起來,雙目也開始變得血紅一片。
  “啊——”
  “啊——”
  熊吉大吼了一聲,淚水開始在眼眶中打轉,而后又如同決堤的河水般往下流淌。
  “我的族人,我的孩子!”
  他跌跌撞撞地跑到那灘綠色的黏液前,小心翼翼地將兩個已經停止了掙扎的小地精抱了起來。
  “我的孩子,我的孩子,族長,我的孩子,我的孩子啊——”他絕望地沖老地精大喊。
  “全都死了!”
  “全都死了!”
  方鏡月呆呆地看著前方,一雙美麗的眸子里透著不忍,“代維,是你做的嗎?”
  她用術法將聲音傳向代維,對代維做下的事感到不可思議。
  邪惡、無情、殘忍!
  這是絕大多數人對代維的評價,直到此刻,方鏡月才對這三個詞有了最為直觀的認知。
  然而,代維的殘酷不止于此,他聽到方鏡月的詢問后,語氣平淡地這樣回了一句話:“是的,如你所想?!?br>  語氣中聽不出半點的慚愧和自責,似乎做下這些事情都是理所當然。
  在說完這句話后,代維化為煙霧越過眾人,繼續朝著右側的地洞鉆去,只是幾息后,接二連三的絕望慘嚎開始出現——代維將居住在右邊地洞的老弱和幼小的地精全部屠殺。
  “魔鬼,魔鬼!”方鏡月驚駭地開始大喊起來,一半是佯裝,一半是真實流露。
  從曾除取那里,她知道代維屠殺了兩個小鎮的數十萬人口,然單純的數字雖然聽起來駭人,但畢竟只是個數字,沒有看到那血淋淋的場景,沒有看到那支離破碎的尸體,沒有聽到絕望的吶喊和哀痛的眼淚,她很難去理解其中的含義。
  如今,她領悟到了,代維殘忍的一面就這般直勾勾地,以一種血淋淋的方式展現在她的視線之中,伴隨著代維嘴角那抹若隱若現的笑意。新網 手機端:https:/m.x81zw./
  而地精那邊,變生肘腋,慘痛的遭遇令飽經歲月的老地精都感到措手不及,他呆呆地順著地精人群往前行走,看著一眾地精慘痛嚎哭,隨后才像是后知后覺般地從渾濁的眼眶中流出淚來。
  “魔鬼!”老地精喃喃自語,“魔鬼,魔鬼?!?br>  他不斷地重復著這個詞語,原本老邁的身軀更顯枯槁,身形趔趔趄趄,幾是站立不穩。
  “節哀順變!”方鏡月走到老地精身邊,略蹲下身將他搖搖欲墜的身子攙扶。
  “謝謝,”老地精沖方鏡月點了點頭,哽咽著道,“謝謝你的安慰,祝愿良善的你永遠不會聽到別人的這般安慰?!?br>  方鏡月一時語噎,是啊,安慰人的話誰都會說,但那只能用來安慰別人,道理誰都懂,但同樣永遠也都只能用來講給別人聽。
  “感同身受”從來都沒有真正的存在過,每個人的遭遇不同,接受能力不同,對事物的反應不同,即便是遭遇同樣的厄難也會有不同的感受,就更別提那些喪未經歷同樣磨難的人。
  想到這些,方鏡月的內心似乎有了一絲明悟,并非對圣修一道,而是對代維曾說過的某些話。
  “每個人有著殘忍的本質,因生命的消逝而嘆息,因別人的悲慘遭遇而生出同情,這一切都是基于這件事沒有發生在自己身上的前提之下?!?br>  “每個人都是自私和冷漠的,即便你對某個人充滿了憐惜和同情,當他向你提出你不可能答應的條件時,你的憐惜和同情都會在瞬間化為對他的憤怒和排斥?!?br>  “同情、憐憫、善良……諸如此類的東西,都是在自我安好無憂的情況下才會生出?!?br>  “你同情別人的遭遇,并非是因為別人悲慘,而是因為你覺得別人悲慘,所以應該被同情,于是你這才生出了憐憫之心,為了合群,為了隨大流,為了自我愉悅?!?br>  方鏡月在這一刻想了很多,曾經代維對她說過的話猶如再次降臨到了耳邊,侵入心神,動搖了她原本對代維那些理念的堅決否定。
  可是片刻之后,方鏡月似是清醒過來一般,微微搖了搖頭暗自道:“蠱惑,這是來自代維的蠱惑,他的理念,他說的話,甚至他整個人的存在都是一種蠱惑?!?br>  她忽然想到了代維曾提出的罪惡論,突然從心底生出一股寒意。
  “與實力不相符的言行是為罪,不被自我認可的言行是為惡?!?br>  這是代維的罪惡論,直到今天細細揣摩,方鏡月這才理解了其中的恐怖之處。
  在代維的罪惡輪中,有關罪惡的定義并沒有明確的界限,全憑實力和自我的認知,若是你足夠強大和足夠冷血,那你就沒有任何罪惡,一直都是良善的。
  就像無知的孩童用開水淋死了一窩螞蟻,并以此為樂,還樂在其中。
  代維的思想大抵如此,他從未真正的接納過其他生靈,所以行事才會肆無忌憚。以前因為實力低微,或許還會有些顧忌,但現在有了不死之身,他的顧忌便少了大半,做起來也更加的放肆。
  ()
北京pk10赛车稳赚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