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大魔入侵計劃 >第130章異變的實驗素材

第130章異變的實驗素材

好書推薦:末日紀元 、烽煙狼卷 、花都戰神 、逍遙神愛地球 、傭兵帝國 、深海 、傷口 、抗戰之鐵血戰刀 、

  一雙美麗的眸子看向了曾除取,而又后看向了羽護衛,方鏡月嘴角含笑,等待著他們踴躍參與。
  然而,她遲遲沒有等到預期之中的說話聲,羽護衛和曾除取均是埋頭在紙上書寫著,或快或滿,時停時動,一點也沒有表露出要對她的回答進行補充的意向。
  她嘴角的笑意逐漸僵硬,直到最后逐漸隱沒化為一絲可見的慍怒,恰逢轉頭之際又看到了熊吉臉上表情似有嘲弄,她厲聲朝熊吉喝道:“實驗助手熊吉有什么進行補充的嗎?”
  “沒有!”熊吉搖了搖頭,咧嘴扯出來一個猙獰的笑臉。
  這么一看,似乎那臉上的嘲弄越發明顯了,方鏡月頓時怒火中燒,將手中檔案重重地拍到地上發出“啪”的一聲,而后道:“請實驗助手曾除取、羽護衛、熊吉配合進行討論,不要將個人情緒帶入到實驗工作之中?!?br>  沉默,回應她的只有沉默,熊吉埋頭佯作書寫,曾除取和羽護衛則是一臉平靜地看著她,就如同在看幼稚孩童的鬧劇。
  方鏡月見狀,原本的意氣風發頓時煙消云散,自找臺階道:“既然沒人進行補充,那我就繼續說下去了?!?br>  她被其他人的不配合影響了情緒,頭腦一片漿糊,原本打好的腹稿大半被遺忘,嘴上雖然在說著,但就連她自己也不清楚自己到底說了些什么。
  在此情形下,她也知道并不適宜再繼續讓其他人看笑話,于是很快便對自己的發言進行了總結。
  “我的闡述到此結束,請其他實驗助手進行意見發表?!?br>  極力地維持著表皮上的體面,方鏡月牽強地笑著,眼睛不由自主地開始在羽護衛、曾除取、熊吉的臉上張望,甚至還側頭觀望代維,試圖從代維的反應上判斷他是否聽到了這邊的動靜。
  代維依舊站在原地,眼睛微瞇,目不轉睛地看著那被書頁隔絕的玻璃窗。
  方鏡月見狀,心頭的緊張情緒似乎得到了舒緩,深吸了幾口氣后,她逐漸平息了焦躁,從地上撿起文件和筆,等待下一個實驗助手的闡述。
  繼方鏡月之后發表看法的是羽護衛,他的言辭依舊寥寥,但說道之處卻大都言之有物,不過都是對已知事實的描述,并未進行太多主管意向的預測,是以聽起來雖然令人信服,但卻有些無趣。
  方鏡月聽得不耐的同時,又在心頭生出了一抹難掩的優越感,這種優越感在曾除取發表言論后變得更甚。
  待曾除取闡述完成之后,本該是熊吉進行言論發表,然方鏡月卻在這時出言進行打斷。
  她看向熊吉問道:“實驗助手羽護衛和曾除取均各自發表了自己的看法,實驗助手熊吉可完整記錄了下來?”
  熊吉微微點頭,頓住了準備起身的動作,片刻后再次盤膝就坐,將筆和檔案抱在懷中。
  方鏡月有意不讓他說話,他也樂得清閑,他并不是不清楚方鏡月的打算,只是不愿去與她分個高下罷了。
  接下來的時間中,絕大多數的時候都是在沉默之中度過,間歇間夾雜著方鏡月偶發的言論,討論時間便在這樣的壞境下被生生磨去。
  月上中天時分,實驗進程來到了第十五個月,代維召集了方鏡月四人到了近前,而后吩咐了接下來的指令——停止特殊氣體注入,打開密室的空氣循環系統并注入新鮮空氣。
  這個指令剛一發布,立馬便引起了密室內試驗素材的動靜,在指令執行的前夕,麥克風中有實驗素材的聲音傳了出來。
  “不要,求求你們不要,不要停止氣體的注入?!?br>  “啊——為什么要這樣對我們,我們已經安于現狀,為什么又要進行改變?”
  “不要空氣,我們不要空氣?!?br>  ……
  數十道雜亂的聲音相繼呼喊著,懇求代維不要注入新鮮空氣,不要停止特殊氣體的注入,那話語中的殷切,就像是在懇求至親之人的生命一般。
  對于這些懇求,代維絲毫不做理會,按照實驗計劃的進程發布了確認指令。
  “停止特殊氣體注入?!?br>  “開啟空氣循環系統?!?br>  “注入新鮮空氣?!?br>  三道指令被執行的那一瞬間,密室之中再次陷入了詭異的安靜,原本還在不停大喊著哀求的實驗素材突然沒有沒有了任何的聲音,它們就如同在這一刻死去了一般。
  然而,一瞬之后它們又活了過來,以一種有別于以前平靜的情緒活了過來,開始暴躁地大吼大叫。
  麥克風中傳來了它們憤怒地,歇斯底里的,無法辨別含義的無意義大吼,伴隨著的還有什么東西被破碎和毀壞發出的碎裂聲。
  “嘭——”
  “嘭——”
  被紙頁遮擋的玻璃窗上突兀地冒出了一個模糊黑色陰影,旋即有劇烈的撞擊聲透過厚厚的玻璃以震動的形式傳了出來。
  強烈的撞擊下,用以遮擋視線的一張紙頁被震落,透過沾染著斑駁污穢的窗口,代維重新看到了密室內的景象。
  視線所及之處沒有任何一個實驗素材的身影,有的只是散落在地上的碎紙,滿地涂抹的排泄物,以及一些無法分辨的其他污穢。
  為了進一步地看清里面的景象,代維略略地往前移動腳步,不停地偏轉視線角度,以期能看到更大的范圍。
  視線移動間,一雙沾滿污穢的赤腳落入了他的眼中,順著這雙腳往前,代維看到了鐵床的一角,那雙赤腳的主人此刻正以奇異的姿勢盤在鐵窗的貼腳架上。
  “嘭——”
  就在代維準備細看之時,一道黑影從他的眼前閃過,而后一張枯槁如樹皮般的恐怖人臉印到了那可見的玻璃上。
  這張臉額頭高聳,眉毛已經盡數脫落,眼皮腐敗長著青灰色的霉菌,眼球暴突慘白,顴骨突兀,鼻頭干癟,嘴皮干枯帶著流動的黑紅血液,唇下露出兩排發黃的,齒間夾雜腐爛發霉雜質的牙齒。
  代維皺眉用手中的筆敲了敲玻璃,而后朝那張臉的主人道:“請實驗素材配合進行實驗,現在請移開你的腦袋,方便實驗負責人對密室內的情況進行觀測?!?br>  他將這話重復了三遍,但顯然他是不會得到回應的,那張臉的主人一雙慘白無瞳孔的眼珠左右轉動,而后在代維的注視下退后些許又狠狠地撞到了玻璃窗上。
  強力的撞擊即便隔著距離都能感到些微的震動,不用傳聲設備也能聽到些微的撞擊聲。
  這種破壞力已經不是原本的實驗素材可以做到的了。
北京pk10赛车稳赚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