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大魔入侵計劃 >第163章瀕死實驗

第163章瀕死實驗

好書推薦:末日紀元 、烽煙狼卷 、花都戰神 、逍遙神愛地球 、傭兵帝國 、深海 、傷口 、抗戰之鐵血戰刀 、
  “修煉者實驗素材一號,井水反饋,當勺子中的水澆到實驗素材手臂上時,絕大部分水都順著實驗素材的皮膚往下流走,有小部分水附著在皮膚之上,呈現片狀和支流狀分布,片狀和支流狀分布的水漬末端有滴狀分布的水,合計六滴?!?br>  李安全按照實驗指令進行實驗動作的執行,再次期間他仔細地觀察著實驗的狀況,并迅速地報出實驗數據。
  伴隨著他的聲音,不用代維進行提醒,熊吉就已然開始飛速地進行起記錄來,一字不差地將李安全的所說準確書寫在紙上。新網 手機端:https:/m.x81zw./
  在實驗進行間,很快毋剛便又打來了第二個半桶的水,這次的水來源于圣院之中的一方池塘,池水不及井水澄澈,帶著淡淡的綠意,其中還有些微的雜志分布其中。
  但是這并不妨礙實驗,代維需要的就是用各種各樣的水來進行比對,因而在代維的指令下,李安全用新打來的池水開始再實驗素材的另外一只手臂上開始實驗。
  “修煉者實驗素材一號,池水反饋,當勺子中的水澆到皮膚上時,絕大部分水都流走……”
  池水的實驗反饋與井水并無太大差距,甚至于可以說是與井水的實驗反饋極為的相似,但這也在意料之中,代維已經做好了千百次實驗后才會有明顯數據結果的打算。
  接下來的實驗中,李安全又用河水、冷開水、鹽水等不同的水源進行了實驗,同樣的,得出的最終數據都與井水反饋類似。
  測壽之法通過檢測生靈與水的親和度來判斷壽數聯系,其中的主要實驗素材便是水和生靈。從水源的改變之中無法得到明顯的差異結果,這或許是實驗水源的樣本量不足,也或許是因為作為實驗素材之一的人并不具備某些條件,所以才沒有達到理想之中的試驗狀態。
  那么這個條件是什么呢?
  瀕死,還是壽數將近,又或者是病入膏肓無藥可治?
  代維急切地想要就這幾個猜想進行實驗,但可惜的是因為實驗素材不足,并不滿足進行比對實驗的條件。
  他的目光看向了躺在床上依舊沉睡不醒的實驗素材,腦中飛快地就生出了一個想法:認為地創造實驗條件。
  壽數將近和病入膏肓無法進行具體把握,那么僅剩下的選擇便只有瀕死了,或許在實驗素材的瀕死狀態下可以得到一些接近理論的理想化實驗數據。
  想即此,代維便再次發布了實驗指令:“請實驗助手毋剛在接受‘使窒息;指令后讓實驗素材處于窒息狀態,直到實驗負責人發布‘停止’指令。
  “請實驗助手李安全在‘使窒息’指令發布后三十息對實驗素材進行井水、池水等不同水源接觸反應動作,并報告實驗數據。
  “請實驗助手江婦美觀察實驗素材身體狀況,當實驗素材身體出現死亡征兆時進行即時匯報。
  “請實驗助手熊吉做好實驗數據的記載?!?br>  一連發布了四個指令,在代維的安排下,四名實驗助手都被各自安排了屬于自己的工作。
  四人一一反饋指令后準備就緒,只等代維指令下達便開始進行新一輪的實驗。
  從四人的神色之中,代維都沒有看到任何一絲的猶豫,李安全、熊吉和江婦美可謂是在情理之中,畢竟他們都屬于魔類,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本就不具備人性,但毋剛能做到此就顯得有些出乎意料了。
  “指令:使窒息!”
  代維發布指令,當指令下達的那一刻,毋剛那懸在實驗素材脖頸間的手便狠狠地掐了下去,放在實驗素材口鼻上課的手也頓時捂了下去。
  于此同時,李安全也開始計算時間,等待三十息后開始水源接觸。
  一!
  二!
  三!
  ……
  只是短短七息后,原本還處于昏睡之中的實驗素材便因窒息而驚醒,睜著還有些迷蒙的眼睛不停地晃動腦袋掙扎著。
  強烈的窒息感,以及脖頸被人掐住的異狀感使得他很快便從因還久眠而生的混沌之中清醒,他一邊掙扎著腦袋試圖擺脫脖頸上的禁錮,一邊晃動身子,但可惜的是他的雙手雙腳以及脖頸都被特制繩索牢牢捆縛,根本無從使力,就更別提出手攻擊了。
  極力的掙扎非但沒有讓他的現狀有所好轉,反而因而劇烈運動和心緒起伏使得他的空氣需求量大幅提高。
  因為缺氧,他那原本青灰的臉色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飛快變得漲紅,額間后腦勺開始滲出細密汗珠。
  掙扎之間,他的手腳在不停撲騰,但礙于被捆縛得牢實毫無建樹,只能徒勞地扭動腰肢,不停抬起腰,而后又重重地落下。
  “十七!”
  “十八!”
  ……
  “三十!”
  在李安全的默數下,代維定下的三十息已經到來,李安全已經做好了所有的準備,按住實驗素材的一只手臂,使其絲毫不能移動,而后從木桶中舀出一勺水澆到了實驗素材的手臂皮膚上。
  “窒息狀態中的修煉者實驗素材一號,井水,左手臂皮膚,當水被澆下后,大部分的水往下流淌,手臂皮膚上留下部分水漬,水漬數量比之上一次實驗有明顯的減少,水漬呈支流狀分布,少量呈片狀分布,有滴狀水滴,數量為六?!?br>  “窒息狀態實驗素材一號,池水,右手臂皮膚,皮膚上已出現明顯汗液……,大部分的水往下流淌,手臂皮膚上留下部分水漬,水漬較少,與汗液匯聚后呈現支流裝分布,少了呈片狀分布,大致形狀如圖?!?br>  李安全示意熊吉上前觀看,熊吉看了一眼后迅速地將一張白紙拍到了實驗素材的手臂上,而后又按照腦中記憶,順著紙上飲下的水漬將其補全。
  “河水,左腿皮膚,無明顯汗液,但觸摸有濕潤感……水漬數量比之手臂皮膚實驗進一步減少,呈現支流裝分布,幾乎無片狀分布,大致形狀如圖?!饱【W
  熊吉看了一眼實驗素材的腿部皮膚水漬分布,在白紙上標注左腿后拍到了實驗素材的腿上,而后迅速將其補全。
  “冷開水,右腿皮膚,有明顯汗液……水漬數量與左腿接近,與汗液匯集后呈現支流狀分布,無片狀分布,形狀如圖?!?br>  李安全迅速地進行著實驗,熊吉在認真記載,毋剛一直都死死地捂著實驗素材的口鼻并掐住脖頸,三名實驗助手都處于一種很認真的工作狀態之中。
  隨著實驗的不斷進行,被窒息的實驗素材掙扎的幅度越來越小,與之有著直接接觸的毋剛很明顯地便有所感知,但現在代維并未下達“停止”指令,因而他即便知道實驗素材即將窒息而死,也沒有絲毫松手的意思。
  “實驗素材的求生欲在達到峰值后開始驟減,進行死亡警告,三——二——”江婦美的聲音將李安全的聲音壓過傳到了一眾人的耳中。
  代維立馬喊道:“指令:停止!”
  ()
北京pk10赛车稳赚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