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大魔入侵計劃 >第214章淪喪道德

第214章淪喪道德

好書推薦:武逆焚天 、武逆蒼瀾 、逆亂古天 、丹王之王 、凌逆蒼穹 、證道天外天 、昆墟 、大帝紀 、


  李安全的理念很快便宣講完畢,雖不是標新立異,但在方式上卻也有推陳出新,一干人等即便覺得他的理念平平無奇,但有著那些圖像帶來的新鮮感,絕大多數人在內心并未給李安全做出一無是處的評判。
  只是,有多數人就有少數人,這一部分人不知因何緣故在李安全講解完自己的理念后便開始大聲聲討起來。
  “就這點水平還敢等臨教化臺,真是狂妄到沒法沒天了,以為圣城是你們那些鄉下旮旯,以為我們是沒見過世面的不堪教化之徒嗎?”
  李安全被說的面紅耳赤,作為代維的仆從,在于代維等一眾魔族相處的時候他都有著一種自卑的心理,所以一直都在努力地試圖去證明自己的價值,他對今天的教化報以了巨大的希望,卻不曾想最后的結果并不如意。
  他屬于魔族之中的半魔,身份地位本就不及特殊魔類高貴,即便代維為他強化的血統,使得他成為半魔之中的特殊存在,讓他無限接近了真正的魔族。
  可無限接近卻不代表他是真正的魔族,他還有著屬于人的人性,所以會有羞恥感,會覺得愧疚,會心緒難安……
  當然,魔族沒有人性并不代表魔族沒有感情和道德是非觀,只是魔類的是非觀和道德已經與人類的普世教條有了巨大的差異性,這與李安全還殘留的人性有著巨大的區別。
  李安全并沒有很好的應對臺下的看輕,他的退讓和羞愧非但沒能得到認可和原諒,反而使得出言討伐的人更加放肆,甚至于原本對于他的理念宣講并無意見的看客也受了影響和鼓動,開始對李安全出現了不滿。
  從現在的場面來看,顯然李安全是無法很好的處理接下來的刁難了,孫圣師見狀不由又把目光看向了代維,他想看看在這樣的情況下代維是否還能穩住心緒。
  在他的打量之中,代維的表現和舉動有些出乎他的意料,又有些在他的意料之中,這種感覺格外的奇異,大約是他根本對代維就不曾了解,所以在潛意識里就推敲出了代維的數種表現。
  所以,代維神情無異,不怒不喜在他的意料之中,若是代維對李安全出手相助也會在意料之中。
  就在孫圣師打量代維的這當頭,教化臺上傳來了江婦美的聲音:
  “何為教化,教化的目的難道不是為了讓他們求知求學,展示自我不斷提升自我?不學則無術,不教則不知所學,若是連自己的領悟都不敢拿出去與人說道,那思想如何交匯,舊的理念又如何精深,新的理念又如何生成。
  “教化并不是讓所有人都遵從你的意志,而是讓你通過教化去引導他們遵循自己的意志。
  “我的師兄通過自己的教化理念使得你們擁有了不同的領悟,或認可或不認可,或接納或不接納,但終究你們都有所得,對于德與位有了更深的領悟。
  “比如你,”江婦美用手指向教化臺下叫囂得正歡的人,“你聽了師兄的教化之后,雖然沒有博采其中長短,卻更加堅定了自己對于德與位的理解。
  “你承認嗎?就在你認為師兄的理念不符合你心中所想的那一刻,你對于德與位的理解又深刻的一分,所以你不容許自己的理解被認定為出現了偏頗和疏漏,不允許有人對這一理念產生褻瀆。
  “你認為師兄的講解褻瀆了你對德與位的真意,所以你對他不滿,但我卻認為師兄的教化是合格的,因為他捍衛你說話的權利,捍衛了你思想的自由?!?br>  江婦美的話擲地有聲,聲音清亮優美,但吐出的話語卻令一眾看客都開始思索起來,這無疑又是一種新的思想,一種區別于傳統的被無數人所研究過的思想,直至教化的本質。
  對于江婦美對于教化的理解,一些人覺得新奇,但一些人卻又覺得叛逆,只是他們并非是對江婦美的話產生質疑,而是對江婦美這個人,在他們看來江婦美這個看起來就很稚嫩的人和他們談教化本質,著實是有些輕浮。
  然而站在代維身邊的孫圣師卻對江婦美的理念生出了一些好奇,更是對江婦美也連帶著生出了幾許探究的心思,他想知道江婦美對于教化本質的完整理解,也想知道代維究竟教導了他的學生什么東西。
  在他的期待之中,江婦美再度開口,“今日我宣講新的教化,請諸君聆聽。
  “門當戶對自古便有所依據,但我觀眾多思想理念之中對于門當戶對卻無一個真正的大意,所以我為門當戶對定下了具體的涵蓋。
  “其一為才,男女雙方才位相當,才位不匹配則男女雙方不適宜婚配。
  “其二為財,……
  “其三為貌,……
  “其四為地位,其五為家中幫扶,其六為名氣,其七為年歲,其八為身體力形……”
  江婦美為當先為門當戶對設定了具體的具象化概念,旋即在一眾人等還在思索之際又繼續道,“這十三中德才是絕大多數人婚配的考量,若二人十三相當則為天作之和,若是相較有一二差異則代表姻緣圓滿,若是差距五六甚至更上則婚配有缺。
  “十三之中各有長短,則取長補短,更具象化便是具體的數值,譬如才有十分,據實所得,貌有八分,則才與貌合計十八,加之其余十一則得最終數值。
  “以師兄為力,師兄才有五成,不上不下,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可做五分;家財萬貫卻非富甲一方,可做八分;貌不丑不美,有六分風貌;作為偉大的祖魔仆從,地位頗高,可做七分;雖無家中扶持,但又祖魔幫襯,可做九分……最后合計為八十。
  “所以對于師兄而言,與他匹配的婚配對象則同樣應當在八十分左右的女子?!?br>  江婦美誠如她所說的那般提出了一個新的思想理念,但這個思想理念卻讓孫圣師皺起了眉頭,其他人或許暫時還無法推敲到這個思想的影響,可是他作為圣師對這些東西有著巨大的敏銳度,只是略作推敲就有所預見。
  江婦美的“門當戶對”思想看似是將“門當戶對”具體化,為婚配提供參考,但實則卻是在將婚姻和愛情由虛化實,變成一種隱性的互相交換和交易,不復神圣美好。
  

北京pk10赛车稳赚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