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大魔入侵計劃 >第217章釋放邪惡

第217章釋放邪惡

好書推薦:武逆焚天 、武逆蒼瀾 、逆亂古天 、丹王之王 、凌逆蒼穹 、證道天外天 、昆墟 、大帝紀 、

  在這一場教化的盛宴之中,九十九名貴賓是既得利益者,他們可以在這場盛會之中得到巨大的名望;五百名入圍者是既得利益者,他們可以得到巨大的名氣。
  代維也是得利者,他可以通過這場盛會達成自己的一些計劃;江婦美也是得利者,她在古圣院的圣城,這個最為神圣的地方,被無數最為神圣的人捧上了最高的地方。
  可究其根本,江婦美只是一個媒介,一個讓諸多人可以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的媒介,很顯然,作為欲妄的化身,她這個媒介是無比完美的。
  但這并不代表少了她這個媒介,這場盛會就無法被開啟,有了江婦美作為媒介的這次盛會為先例,得到巨大利益的諸人會一次次的效仿這樣的盛會,直到將這種盛會的價值消磨到看不上眼。
  可是,他們看不上眼,并不代表這樣的“教化”就會永遠消失,在偏僻的圣城,在遙遠的村落和城鎮之中,在一次次的教化之中,那些落魄的圣修依舊會拾取這些雞肋使勁地吸吮,然后將雞骨丟棄,被更為落魄的圣修或普通人撿起來舔舐。
  大恩賢者并不滿足于代維給予他的這些利益,他試圖獲得更多,于是代維在幾經思索后又就著這次盛會的模板給他提供了幾個思路:蒙面教化,讓無數具有名望的圣師遮掩面容進行教化宣講;凡人的教化,讓并不是圣師的普通人和修煉者進行教化宣講,一夜成名,成為某個圣師的弟子……
  并且,代維還著重給大恩賢者推介了幾種利用孩童來進行盛會活動的想法,對于大恩賢者而言,他并未經歷過這樣的事情,僅憑想象,根本無法預測到這樣的活動會造成什么后果。
  但代維卻清楚,利用孩童進行利益收割,不僅是對規則的破壞,不僅是道德綁架,而且也是一種對教化的巨大的淪喪和崩壞,更是對孩童的摧殘,是一種足以讓教化絕種斷代的最佳辦法。
  將這些思路一一告知大恩賢者,豐富的內容和其中隱藏的巨大利益終于讓大恩賢者和他身后的楊家得到了暫時的饜足。
  五百候選者入圍后,接下來就是五百到一百強的比拼,而后是一百進五十,五十進二十。
  隨著不斷有人被淘汰,不斷有人入圍,圣城眾人的心神都被這次的盛會所吸引,在不斷的參與之中,他們儼然已經徹底地融入到了這次的教化盛會之中。
  于悄無聲息之間,代維想要傳播的教化理念便通過這樣的教化活動緩緩地沁入人們的心脾,感情變得可以被量化,一個人的成功與否也開始可以被具體的物質化。
  或許沒有人察覺到這一切,或許有人所有覺察但身在其中,正貪婪地索取著自己的利益,維護這種崩壞道德和原有教化的新教化,也或許有人試圖進行反擊,但終究礙于巨大的利益體而不得善果。
  從五百入選者到百米入選者,再到五十名入選者,江婦美在代維的示意下逐步地開始進一步的崩壞原有的教化體系和道德理念。
  她提出了新的女性擇偶要求,其一身體要好,具體是腰要好;其二是父母要對媳婦溫和相讓,從新給惡婆婆作下定義,將所有被媳婦認為是刻意刁難的婆婆認定為惡婆婆;其三是在男子成親后應當與父母分開居??;其四是彩禮,一個女子孤身進入你的家庭,拋棄了原有的父母,南方理應給予巨大的補償;
  其六是……
  其七是……
  不僅僅是如此,江婦美在代維的示意下還提出了女子應當獨立自主,不必依靠男人而活,依靠這樣的方式勸誡女子晚嫁或不嫁,進一步的使得適婚男子更難婚配,也使得女子因為稀缺,地位變得更加尊崇。
  以自由戀愛為名義,主張不求“天長地久,只求曾經擁有”。
  提出“年輕就應當肆意,青春就應當瘋狂,否則會抱憾終身?!?br>  在這些思想的強烈暗示下,最先出現混亂的是青年男女之間的關系,他們不再似以前那般矜持守節,男女皆變得放浪形骸。
  而后,在這些青年男女的帶動影響下,那些已經成婚的夫婦們也在江婦美的“盲婚啞嫁最不可取”的理念下開始出現各種問題,開始是因為一些小事而爭吵,爭吵之后他們更進一步地相信了這樣的理念,而后開始對婚姻充滿怨懟。
  于是婚姻開始破碎,離婚、婚內尋柳、紅杏越墻開始層出不窮。
  這些崩壞都被掩藏在浩大的五十進十入選比試之中,幾乎沒有人發現就在這短短的一兩個月時間內,原本秩序井然的圣城已經變得烏煙瘴氣。
  五十進十完畢,十進五,五進三,好大的盛會聲明遠揚,就連遙遠城市的那些圣修和居民也紛紛趕來,烏煙瘴氣的圣城更添喧囂和混亂。
  “祖魔,我感覺我就要進化為完全體了?!比龔姷谋榷分g,江婦美小聲對代維說道。
  江婦美作為欲妄的化身,以欲妄為基,以欲妄為成長的養分,這場浩大的盛世中釋放出來的欲妄無比的龐大,而她作為這次教化盛會的介質自然是受益良多,現在的她只需要一個契機便可以真正地成為完全體的魅魔。
  屆時,她不僅僅是力量會得到巨大的增幅,其本身的魅力也將變得更將精粹和難以抵擋,不是絕對力量卻接近絕對力量,很難有人能夠抵擋。
  代維聽完江婦美的話微微地點了點頭,身為祖魔,作為謀劃這次教化盛會的主使者,自然是知曉江婦美的狀態,微微思量,而后開口:“還需要一個契機?!?br>  “什么契機?”江婦美出聲詢問,隨后她忽地福至心靈,將目光看向了臺上正在進行比斗的兩位男子。
  在這一刻,她隱約知道了代維所說的契機究竟是什么。
  當三名入選者排出名次,讓這場盛會圓滿終結的時候,這個契機就會出現——一個景觀,一個人為引動的遺跡和秘境混合景觀。
  
北京pk10赛车稳赚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