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我有一座軍火庫 >第6章隱形判官

第6章隱形判官

好書推薦:貞觀大閑人 、十界戰紀 、江湖遲暮 、三國之最牛升級系統 、白狼公孫 、我當太子那些年 、懶唐 、司禮監 、
    劉家村。
    文奎和文夫人還在村外,就聽到村里放鞭炮的聲音。
    看來今天是個大喜的日子,碰上有人辦喜宴。兩個人信步走進村里,臉上的表情不由漸漸凝固起來。
    小地主劉通喜上眉梢,春風得意。此時,他身穿一件嶄新的裘皮大衣,頭戴小瓜皮帽,腳上的靴子也是牛皮制的。
    “恭――喜――”
    “恭――喜――”
    提著禮包的人們走進劉通的家,一個個都是有頭有臉的人。大門兩側,掛著兩個大大的“喜”字。
    “娘,我們是不是走錯了?”
    “沒錯。劉通以前和你爹走得近,也算是世交了。所以,才為你們指腹為婚啊。這樣的交情,難道我連門都不認識嗎?”
    文奎輕聲嘀咕道:“我、我爹,他生前交的都是些什么人渣?!?br>    “閉嘴!”
    一絲不祥的預感襲來,文夫人眉頭緊鎖,擰成了一股繩。
    這情形,好像是劉蕓蕓出嫁??!
    兩個人在別人家的屋檐下站了一會,遠遠地望著。好一會,文夫人才黯然神傷地說道:“奎兒,我們走吧。劉通他……女兒出嫁了,新郎倌不是你?!?br>    “???!為什么會這樣?”
    “你沒看見那些來賀喜的人,都是有錢人家。有的人還騎馬、坐轎來的,看來蕓蕓已經另攀高枝了?!?br>    聽辛力剛說過,劉蕓蕓聽說文奎出事了,把自己關在房間里絕食。這樣的烈性女子,怎么可能那么快就改嫁?
    她一定是被逼的!
    一個不諳世事的小姑娘,被強迫坐進大花轎,抬入洞房,然后被虎狼似的男人……文奎腦補了一下畫面,不由怒火中燒!
    雖然他對劉蕓蕓沒什么感情,但碰到世間不平事,正義感便從腳底下冒出來。
    可是自己這么弱的身體,還有母親在身邊,想有大作為不太可能。
    正在犯愁之際,他聽到劉通大聲吼道:“臭要飯的,滾!阿三,打斷他的腿!”
    “哎喲喲,我走、我走還不行嗎?”
    一個衣衫襤褸、蓬頭垢面的討飯人被打痛了,連滾帶爬逃出劉家大院。這人如一條喪家犬,被阿三追著打,不一會,他逃到文奎跟前,差點和文奎撞個滿懷。
    文奎面色陰冷地問道:“你跑什么?”
    討飯人兩腿一軟,直接跪了下去:“少爺,我就一個臭要飯的,求求你們,饒了我?!?br>    “饒了你可以?!蔽目统鲆晃腻X,遞給討飯人,問道:“你怎么知道劉通家里做喜事?”
    討飯人接過賞錢,感激得想喊文奎當爹,把知道的事都說出來了。原來,劉通為了巴結豪強,把劉蕓蕓送給黑水寨寨主雷一鳴當六姨太了。今天只是訂親宴,三天后雷一鳴就會派大花轎來明媒正娶。
    聽了討飯人的話,文奎擺擺手,示意他滾蛋。
    “娘,我們回去吧。蕓蕓已經是別人的人了?!?br>    “看你這孩子,說的是什么話?娘這心,難道不是肉長的嗎?”
    “娘的意思是――?”
    “唉――我們走吧!”
    文奎攙扶著文夫人,兩個人步履蹣跚地離開劉家村。他能感覺得到,母親已經心塞到極點,身體有些隱隱發抖。
    午后。
    文奎睡了一覺,感覺渾身輕松,便來到后院練習站馬步樁。畢竟強身健體是第一位的。
    還是偉人說得好,身體是革命的本錢!
    ……
    “少爺,你站馬步已經站了三刻鐘了,歇一會吧?!?br>    文奎雙手捧氣,上翻,下壓,氣沉丹田。
    收功后,文奎問道:“你什么時候回來了?”
    辛力剛:“回少爺話,奴才探明,崔浩一死,崔家大亂,崔浩的兒子崔青風已經火速趕往縣城,大約去向尹縣令報告死訊?!?br>    “哦?他還有一個兒子?”
    剛剛來到這個世界,人情關系還真有些糊涂。
    “你還探得什么情況?”
    “崔家得到馬車夫阿牛的報告,派出家丁四處尋找,在烏龍崗密林里找到崔浩的幾根骨頭,一頂帽子。還有就是一灘血跡。僅此而已?!?br>    “也就是說,崔浩被野狼啃食干凈?他們有沒有懷疑到我們?”
    “暫時沒有?!?br>    “老辛,你聽說過黑水寨的雷一鳴嗎?”
    “略知一二。此人是方圓百里有名的土匪。少爺怎么忽然提起了他?”
    “他要娶劉蕓蕓當六姨太?!?br>    “???不可能!劉蕓蕓是什么人?她怎么會做這種事?”
    “可她還有老爹呀?她那個便宜老爹,我已經見過了?!?br>    辛力剛看得來出來,文奎不像是開玩笑,也不是說假話。
    “我娘也看見了。我們兩個人站在遠處,看見劉家府上熱鬧非凡。今天是劉蕓蕓的訂親宴!”
    “少爺,這件事不能就這么算了!劉通是勢力眼,但劉蕓蕓不是!弄得不好,她會為你自殺的!”
    辛力剛那神態,看上去比文奎還要急。說實在的,文奎只是有點正義感,不希望看到好端端一個姑娘,被雷一鳴那樣的老王八給糟蹋了。而辛力剛那個樣子,似乎真的把劉蕓蕓當成文家的親人了。
    文奎故意漫不經心地笑道:“老辛叔,看把你急的!雷一鳴勢大錢多,根本就不是我們這樣的人惹得起的。劉通把自己的女兒送給他,不就是想攀高枝嗎?”
    “不行,這件事絕對不能讓他得逞!”
    辛力剛急切地來回踱著步,想了半天,想不出什么招數。大冷的天氣,他的頭上已經急得冒汗。文奎看得不由暗自發笑。
    這就是古人的愚忠?
    他要想成就一番事業,不就是需要一批像辛力剛這樣忠心的人才嗎?
    文奎問:“老辛,你想出辦法了嗎?”
    “沒有啊。我左右為難呀。動武不行,動文也不行啊?!?br>    “文,怎樣?武,又怎樣?”
    “來文的,當然是上門去講道理。就說劉蕓蕓已經和少爺你指腹為婚了。好女不嫁二夫嘛??墒?,少爺,你、你不是已經死了嗎?這怪不得人家劉通啊?!?br>    “動武呢?”
    “那就是打??!可是,我們文家村男女老少加起來,也就一百多人,打得過人家黑水寨三千多號人嗎?!”
    不說不知道,一說嚇一跳。黑水寨,居然有三千多號土匪?難怪劉通想攀高枝。
    “這么多土匪,難道官府不剿嗎?”
    “剿?當然剿過!沒用啊。黑水寨地勢險要,易守難攻。剿過幾次,你猜怎么著?土匪頭子雷一鳴竟然和信州知府王道生暗通曲款,成為互相利用的好朋友了?!?br>    文奎算是明白了。這就是后世所謂的“黑社會”。王道生就是雷一鳴的“保護傘”。難怪雷一鳴敢如此囂張,連六姨太都明媒正娶。
    文奎暗暗在內心給雷一鳴畫了一個紅色的“X”,判處了他的死刑。像他這種人,奸淫擄掠殺人放火的事沒少干,哪一樁都是死罪。
    文奎親熱地拉過辛力剛的肩膀,說道:“老辛叔,我有辦法了!”
北京pk10赛车稳赚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