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我有一座軍火庫 >第12章三八式步槍
    再說劉通,做了一夜的美夢。在夢里,他覺得自己都快變成皇帝的岳父了。
    第二天天大亮。劉通來到劉蕓蕓房間,看見一根白色的綢緞懸掛屋梁,女兒卻是生不見人,死不見尸。
    “蕓兒,蕓兒!”
    一陣陣冷汗從劉通后背滲出。他的驚叫聲驚動了整個劉家大院。
    劉蕓蕓的莫明失蹤,給劉家上下帶來的是無限恐慌!
    “你個老不死的,都怪你鬼迷心竅!”
    “還我女兒!”
    “啪!”
    一記響亮的耳光,隨后聽到劉通罵道:“賤人,女兒的終身大事,輪得上你多嘴多舌嗎?!”
    …………
    劉家亂了!
    劉通畢竟是個小地主,害怕家丑外揚。他命令阿三把大門關上,然后把劉妻痛打一頓,打得她不敢出聲。
    打老婆打累了,劉通一屁股癱坐在地上,不停地喃喃道:“這下如何是好?如何是好?!”
    正在劉通失魂落魄的時候,一個仆人踉踉嗆嗆地跑進來報告:“老爺,不好啦!黑水寨的二當家趙長勝來接親啦!”
    話音剛落,他聽到嗩吶聲由遠而近!
    正是響午時分。
    黑水寨的迎親隊伍有些提前,看來那個雷一鳴等得急不可耐!
    文奎和辛力剛坐在劉家大院斜對面的小山包上,從這里可以俯瞰整個劉家大院。
    正如文奎所言,今天一定是好戲連臺。
    趙長勝大約四十出頭。他手扶腰間的大砍刀,嘴唇上蓄著長長的胡須,邁著八字步,眼睛朝天,如驕傲的大公雞。
    劉家大院大門敞開,卻沒有一點辦喜事的氛圍。大紅燈籠還是前兩天掛上去的,門楣之上一片空白,并沒有貼喜慶的楹聯。
    趙長勝擺擺手,讓身后十幾個精壯男人組成的迎親隊伍在門外等候,自己信步走進劉家大院。劉通抹了一把眼淚,強打著精神向趙長勝走來。
    “趙當家的,我女兒她……她……”
    趙長勝看見劉通手里還拿著一截白綢緞,一絲不祥之感襲來,急得他一把抓住劉通的衣領吼道:“你女兒怎么了?”
    “她、她失、失蹤了!”
    “什么?蕓蕓失蹤了!”
    盡管情況比趙長勝預想得要好些。他的第一感覺是劉蕓蕓上吊自殺了。好不容易聽劉通講清楚,趙長勝的氣不打一處來,掄起拳頭一拳將劉通揍趴下,大約打掉兩顆門牙,鮮血從劉通嘴里流出來。
    文奎在遠處看劉家,后悔自己沒有從軍火庫拿一副望遠鏡。要是有望遠鏡,一定會看得更加清楚。
    趙長勝對著一個小嘍羅說了一通話,便看見那個小嘍羅飛也似的原路返回。猜那情形,大約是回山寨報告去了。
    辛力剛笑道:“那個小嘍羅去叫人了。要是雷一鳴來了,今天可夠劉通消受的?!?br>    “……”
    辛力剛沒聽到文奎說話,回頭一看,卻見這家伙打開藤條箱子,正在組裝三八式步槍!
    “少爺,你想干什么?”
    文奎沒理他,繼續把槍裝好,舉槍,作瞄準狀。他把槍托墊在肩窩,眼睛瞇成一條縫。
    “砰!”
    文奎摸仿著槍響,笑了。辛力剛覺得很奇怪,嘿嘿一笑:“少爺,這種槍是閉著眼睛打的?”
    “誰說是閉著眼睛打的?”文奎急忙解釋道:“這是準星,眼睛看這,兩點成一線,然后扣動扳機。子彈就出去了。槍響的時候,會有一定的后坐力,所以要把槍托放在肩胛處,固定好??蹌影鈾C時,要屏住呼吸,以免因為呼吸而手抖?!?br>    一陣專業化的解釋,讓辛力剛再次如墜五里云霧。這個書生少爺,不知什么時候學了這么多本事?
    “少爺,我們這地方距離劉通的院子,大約有多遠?”
    “大約兩百八十米,應該不到三百米?!?br>    “要不,你給我試一槍?”
    “你?”文奎堅拒道:“今天不行。等你練完三百發子彈再說吧。等會你看我是如何收拾那個雷一鳴的!”
    說罷,文奎掏出匕首,在一顆子彈彈頭上刻了一個十字架。這樣一來,彈頭鉆進雷一鳴的身體,還會發生爆炸。一旦被這個魔鬼子彈擊中,想不死都難。
    兩個人找到一顆大樹隱藏好。沒過多久,他們就看到雷一鳴帶著五個匪徒策馬揚鞭,飛馳而來。
    辛力剛輕聲道:“前面那個滿臉橫肉、禿頂的男人,應該就是雷一鳴了?!?br>    遠遠的,文奎的步槍瞄準了雷一鳴。前世他是刑警隊長,用五四式手槍的機會較多,步槍只是在打靶的時候用過。因此,一旦進入實戰,他還是免不了有些緊張。
    文奎的緊張感,被辛力剛盡收眼底。
    “少爺,別怕,爭取一槍打爆雷一鳴的頭?!?br>    “老辛叔,沒想到你比我更狠!”
    “殺人,怎么能手軟呢?”
    兩個人輕聲說著話,雷一鳴帶著幾名匪徒已經進入院子。只見他一揮手,所有的匪徒都樓上樓下散開了去,估計是奉命搜查。
    隨后,劉通一家上下十幾口人被匪徒趕到門外空地上。匪徒們一個個利刃出鞘,擺出的架勢十分嚇人。
    不一會,劉家村上百號人也分別被從各家各戶趕出來,和劉通的家人擠在一起。一百多號人擠擠挨挨,驚惶失措。特別是那些左鄰右舍,平時就恨透了吝嗇鬼劉通。今天被匪徒們當作劉通的同族,實在冤得很。
    辛力剛不由咋舌道:“這魔頭,是要屠村啊?!?br>    “什么?屠村?!”
    文奎差點嚇壞了。就算劉通該死,其他人沒理由和他陪葬啊。
    雷一鳴站在一張八仙桌上,挺著大肚皮開始訓話:
    “人活一張臉,樹活一張皮。我雷一鳴今年五十三歲了,還從來沒有吃過這個虧,丟過這個人!訂了親,下了聘禮,我的新娘子卻莫名其妙地失蹤了!姓劉的都給我聽好了,今天要是交不出劉蕓蕓,我就鏟平了劉家村,不要說人,連雞也不會剩下一只!”
    雷一鳴的嗓門很粗,聲音清晰地傳到文奎耳朵里。這家伙身材不高,卻站得很高,是當槍靶的好材料。
    辛力剛在文奎的耳邊說道:“射人先射馬,擒賊先擒王。爭取一槍殺掉雷一鳴?!?br>    來到這個世界,文奎是第一次用步槍。他深吸一口氣,右手食指輕輕扣動了扳機。
北京pk10赛车稳赚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