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我有一座軍火庫 >第18章變臉王
    第二天,崔青風鼻青臉腫地來到縣衙,尹力差點看樂了。眼前這個紈绔子弟,怎么看都像是從戰場上下來的傷兵。
    “尹縣令呀,你可是要為小輩作主呀。那個文奎,搶了我家田地,還打傷了我家家丁呀?!?br>    一把鼻涕一把淚,哭得挺傷心的!尹力冷眼看了一會,表現得有些不耐煩。大堂內外,可是埋伏著二十名刀斧手,不過不是用在崔青風這個廢物身上。
    良久,尹力才幽幽地問:“你說文奎搶了你家的田地,有證據嗎?”
    “呃?”
    怎么回事?聽爹說,這尹力不是說好了和他在同一條戰線上的嗎?為什么這樣問?
    尹力有些高冷,乜斜著眼,在距離上讓崔青風覺得高不可攀。
    這畫風變得太快!
    “尹叔――”
    “叫縣令!”
    “尹縣令,文家那些田地是我爹買下來的。我家花了三十兩銀子?!?br>    “哦?那地契呢?地契帶來了嗎?”
    “叔――”
    “……嗯?”
    “縣令,地契不見啦?!?br>    崔青風在蜜罐里生活了二十多年,自從老爹一死,便覺得如江河日下。那個便宜老爹生前總是吹噓,和尹縣令關系如何如何鐵。放屁!原來一切都是假的。
    就在崔青風想鉆地縫時,一個衙役進來報告,白石村里正陳九四求見。
    “來人,送客!”
    崔青風被一個身穿皂衣、手持木仗的家伙連推帶搡,像扔一只破皮球似的扔到大街上。那個面如刀削的陳九四已經通過另一道側門進入縣衙大堂。
    尹力身穿官服、頭戴官帽,正在一本正經地看著案卷。
    “大人,陳九四來了?!?br>    就在衙役傳話的時候,陳九四已經信步邁進大堂。此君過于自信,竟然絲毫沒有覺察到四周潛伏著殺機。
    “尹縣令,您找我?”
    在上級面前,又是公堂,陳九四盡力保持著低調。
    “九四呀,你最近可好?上次的事情是否處置妥當?”
    “回大人話,一切皆已處置妥當??傆嫽ㄙM白銀三百兩?!?br>    “我不是指錢的問題。我說的是那個文奎有無找你麻煩?”
    “這個還請大人放心。文奎就算是諸葛亮再世,也不會猜到那件事是我干的?!?br>    “九四呀,九四,你這個人,什么都好。就是太自信啦?!币δ砹艘幌律窖蝽?,突然暴喝一聲:“來人,拿下!”
    “???”
    陳九四還沒反應過來,以張群為首的捕快如餓狼似的撲了過來,三下五除二,陳九四已被五花大綁,絲毫不得動蕩。
    這個變化,令陳九四猝不及防。
    “兄弟――我需要借你的腦袋消災,對不起了?!?br>    尹力輕聲叫了陳九四一句“兄弟”,一轉身,一個揮手。張群示意幾個手下,像拖牲口似的,拽著陳九四去刑場。
    這個結果,陳九四做夢也不會想到。平時他幫尹力干了不少壞事。尹力不方便用捕快干的活,基本上都是他去完成的。
    引頸一刀!
    噗!
    身首異處!
    尹力坐在大堂之上的太師椅上,想象著刑場的情景,似乎都能感覺到自己頸脖處處涼意。
    要讓一個人死,尹力能想出一千條理由。只是這一次,實在是太過勉強。要不是文奎下最后通碟,他也不舍得陳九四死。
    殺掉陳九四,就像砍掉尹力的左右手。但這一刀,必須砍。要不然,文奎不會放過他。
    那天晚上,尹力從文奎的表現可以看出,這家伙才是干大事的料。拿著五百兩黃金,竟然沒有絲毫的興奮度。憑經驗,尹力深知,這種人才是最難對付的。
    第二天,尹力讓人把陳九四的首級用木匣子裝好,然后又備了幾匹良馬,帶著張群等幾個捕快,一幫人浩浩蕩蕩地向文家村而去。
    昨天晚上,劉蕓蕓又擠到文奎床上睡覺。小丫頭大約已經知道,男女之間睡在一起,肯定不是摟摟抱抱那么簡單,一定還有很多其他更好玩的事干。這種朦朧的意識,讓劉蕓蕓好幾次把手伸向文奎的胯下,不過每次都被他推開了。這種要人性命的挑逗,弄得文奎整夜睡不好。
    文奎正在吃早餐的時候,雪兒失魂落魄地跑了進來,喊道:“少爺,不好啦,官府的人來啦!還帶到十幾個官兵!”
    一時間,文家上下的人變得異常緊張。前兩天,文家村的人和崔家打了一架,傷了不少崔家的人。
    文奎向站在一旁的辛力剛呶呶嘴,辛力剛領命而去。如果真是官府來動硬的,那就只有以牙還牙了。
    不一會,辛力剛跑來報告,尹力帶著一幫人來了。雖然都穿著官服,但看不出任何殺氣,倒是有些像來拜訪。
    “通知文家上下,列隊迎接!”
    文夫人聽罷真是傻眼了。這個兒子,還是自己的兒子嗎?對于殺父仇人,還能如此客氣?
    文奎看出文夫人的疑惑,輕聲勸道:“娘,一切聽從我的安排。沒節操的事,我是不會干的。再說,人家尹力畢竟是給了我第一桶金嘛?!?br>    “難道你忘了你爹是怎么死的嗎?”
    文夫人有些咬牙切齒了。爹,當然不是親生的;娘,也不是親生的。而且,文奎也沒辦法解釋清楚,沒有永遠的朋友,也沒有永遠的敵人,只有永遠的利益!
    “娘,尹力帶著一幫人親自來文家拜訪,這件事要是傳出去,你想想,方圓百里,還有人敢欺侮咱們文家嗎?”
    文夫人沉默了。兒子的話,好像還是有些道理啊。
    “娘,您就放心。從今往后,我不但要把文家的產業擴大十倍、百倍,還要出將入相,爭霸天下!”
    文夫人看了一眼文奎,幽幽然道:“人心高似天,當了皇帝還想做神仙!我可不想你冒險求富貴。咱們文家的產業,子子孫孫都不會受窮了。有一碗飯吃,足矣!”
    就在母子倆互相糾結時,外面傳來辛力剛高亢的聲音:“尹縣令大駕光臨!”
    “娘,走吧。我們去迎接一下縣令大人?!?br>    文奎攙扶著文夫人,邁著細碎腳步,向院外走去。那情形,倒有些像是太上皇接見微臣。
    果然,文夫人還在門內,就看到尹力雙手抱拳,恭敬地說道:“饒洲縣令尹力拜見文夫人!”
北京pk10赛车稳赚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