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我有一座軍火庫 >第22章虎跳峽
    李初四有些受寵若驚地說道:“在黑水寨,雷一鳴是大當家,但他的人緣并沒有三當家朱中秋好。原因就在于朱中秋很會收買人心。他們還有四當家馬嘯林,五當家張俊英,六當家史勇。這些人都是殺人無數的角色,心狠手辣,武功極好。三千人馬,除了雷一鳴的住宿處安排了大約一百人當任守衛,其余的人都分散在各個隘口。黑水寨只有一條上山的路,這條山道大約十里,構筑了二十多個暗堡。每個暗堡都配了弓駑和火-槍。山寨上的人,只要守住隘口,可以用弓箭射,用石頭砸。還有一種更可怕的武器,棉花醮滿松油,然后用弓箭射,會引發火攻。有一年,單是火攻,就射殺官兵一百五十多人?!?br>    李初四的話,聽得一個個小隊長毛骨悚然。黑虎挺進隊成立以來,真正的大仗沒有打過一次。文奎第一仗就挑硬骨頭啃,弄不好就會全軍覆面。包括辛力剛在內的所有小隊長都面如懼色,不知如何是好。
    文奎仍然顯得風輕云淡地說道:“李初四,你再把黑水寨幾個關鍵點向大家介紹一下?!?br>    “好的?!袄畛跛睦^續指著那張地圖說道:”剛才我說過了,這里是上山的主道,其他隘口都如刀砍斧削一般。而且都有重兵把守。這里是飛鵝嶺,這里是老鷹嘴,這里的虎跳峽,這三個重要隘口,駐守了好幾百人。整個黑水寨大約一五十多平方公里的山區,只有虎跳峽最接近雷一鳴的老巢,也就是距離虎跳嘯大約一公里的雷家坳。相傳雷家坪祖祖輩輩都是獵人,大約有五六十戶人家。他們是由獵戶,逐漸變成土匪的,所以戰斗力特別強,有很多匪徒槍法如神。剛開始只是打劫一些過路的商販,后來慢慢發展為干大票,綁票、殺人、霸占山礦等。時間長了,打劫商販也很難了,因為雷家坪臭名遠揚,做生意的人寧愿繞道幾百公里,也不想走饒洲縣這邊的官道。但雷一鳴的勢力做大了,投靠他的人越來越多,都是一些沒飯吃的佃戶、流民。如果我們能從虎跳峽過去,只需要向摸索一公里山路,就能接近雷家坳。殺掉雷一鳴,山寨必然大亂。那幾個當家的,只有朱中秋能控制局面。其他人威望低,根本控制不了那幾千土匪?!?br>    辛力剛眉頭緊皺:“憑我們這些人的身手,摸進雷家坪不難,殺死雷一鳴也不難,難的是控制黑水寨的土匪?!?br>    文奎問:“朱中秋住哪里?“
    李初四答道:“他住在雷一鳴附近的文軒閣。那里有五六個房間?!?br>    文奎一拳砸在桌上,目光凜然地說道:“我們要先控制朱中秋,逼他就范,然后再拿雷一鳴開刀。只要雷一鳴一死,朱中秋一投降,其他土匪想不投降都難。由我帶領兩個小隊,用手槍、步槍埋伏在這里,堅決堵住周邊土匪的增援。所有槍支都裝上消音器,不要發出大的動靜。老辛叔和蘇北帶人直撲文軒閣,活捉朱中秋,逼朱中秋就范。李初四,朱中秋有什么軟肋?“
    “他有一個十歲的兒子,小名叫陽陽。朱中秋中年得子,視之如掌上明珠,就睡在他的隔壁房。每天晚上都派兩名衛兵守著他兒子睡覺,生怕會發生意外?!?br>    文奎笑道:“那好,我們先抓兒子,后抓老子?;钭街熘星?,是打好這一伏的關鍵?!?br>    綁架人質這樣的事,文奎后世是遭遇過很多的。沒想到自己為了達到目的,也干起了這曾經被自己卑視的手段。
    李初四撓了撓頭,補充了一句:“有時候,朱中秋也睡在這個區域,那里是他四姨太的臥室?!?br>    啪!
    文奎一巴掌拍在李初四頭上,罵道:”他娘的,細節決定成??!你千萬不要漏掉什么細節,會害死了兄弟們的,懂嗎?“
    李初四差點被文奎一巴掌拍暈。他覺得自己真的很無辜。要知道,以前他只是一個弓箭手,負責射箭殺人,哪里懂得什么打仗?
    文奎有些不悅地怒道:“初四,你想想,還有什么細節沒想到?“
    “沒有了。應該就是這些。還有就是,山上的土匪大多認識我。我愿意帶路。萬一有人盤問,我可以應付過去?!?br>    ”行,你跟著我。要是敢有二心――“
    文奎揮了揮手里的手槍,示意他聽話點。文奎的拳腳功夫在黑虎挺進隊當中算是中等水平,槍法絕對是一流的。他要打人左眼,絕對不會打右眼,諒李初四也不敢造次。
    ”大家帶好武器,立即出發!“
    五個小隊的隊員,經過近期的軍事化訓練,戰斗力絕對以一當十。
    列隊。點名。出發!
    文奎又找到了當年當刑警隊長的感覺。只需一聲令下,手下一幫人就如虎狼一般,那種感覺特別爽。
    文奎和李初四走前面,蘇北在中間,辛力剛斷后,總計五十二人,乘著濃濃的夜色向黑水寨進發。大約走了十五里山路,前面的道路便越來越窄,而且越來越陡峭。
    山谷之中,不時傳來虎嘯猿啼。大約是人數太多,不時還有沉睡中的夜鳥被驚飛。
    嘩嘩嘩――
    轟隆隆――
    前面傳來了溪水奔騰的聲音,猶如萬馬奔騰,十分震撼。
    “少爺,前面就是虎跳峽了?!?br>    李初四駐足,面露畏懼之色。
    虎跳峽,寬度約三十五米,高度卻高達兩百米。所以,谷底的溪水永不停歇奔騰,咆哮,發出震耳欲襲的巨響。
    虎跳峽,其實是連老虎都跳不過去的大峽谷。
    要想橫跨峽谷,飛到對面,除非長了翅膀。李初四站在峽谷邊緣,瑟瑟地說道:“少爺,就算這種天險,雷一鳴在對面還常年駐扎著三十人?!?br>    文奎問:“土匪駐扎地距離這里大約多遠?”
    李初四苦逼地哀嘆道:“大約十幾米吧。如果是白天,在這邊就可以清楚地看見對岸的人長得啥樣?!?br>    文奎輕聲叫了一聲:“孫猴子,過來!”
北京pk10赛车稳赚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