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我有一座軍火庫 >第29章窮山惡水養刁民
    這天晚上,文奎在西廂房睡。劉蕓蕓變著戲法又鉆進了他的被窩。
    文奎不是圣人。當劉蕓蕓往他懷里不停地拱時,他內心的激情終于如火山一般爆發。
    “奎哥,要了我吧。我不小了?!?br>    “呃……好吧……那我來了???”
    “嗯?!?br>    文奎吹滅了油燈,房間變得漆雷如墨。
    第二天醒來,文奎覺得自己的右臂發麻,根本沒法活動。側目一看,原來是劉蕓蕓把他的手臂當枕頭了。
    “昨晚沒弄疼你吧?!?br>    “有點?!?br>    “以后就不會疼了?!?br>    “嗯。我想為你生個大胖小子,為咱們文家傳續香火。這點痛算什么?”
    在古代,科技落后,女人生孩子就像過鬼門關。劉蕓蕓迫切想給他生孩子,以此表明她的真心!
    文奎穿戴好衣服,洗漱完畢,負責看守雕樓的文沖跑了進來,喊道:“少爺,村口來了一大幫人,都穿了官服,肯定是官府來人了?!?br>    “有多少人?”
    “大約十幾個人。為首者還坐著大轎?!?br>    這么少的人,當然不是來打架的。莫非?文奎預感到,黑水寨的事情已經被官府知道了。剿滅黑水寨,干掉匪徒兩百多人,黑虎挺進隊卻是零傷亡。
    這個成績,怕是元軍連想都不敢想。幾十年來,元軍不下十次圍剿,每次都被雷一鳴的人殺得丟盔棄甲。最后,知府大人王道生不得不被迫采取綏靖政策,對于雷一鳴禍害鄉里,睜一只眼閉一只眼,這才相安無事。
    文家大院四個角都新建了雕樓,射擊口擺放的是弓箭和三八式步槍。文奎親自打開大門,垂手迎接官府的人。
    信州知府王道生撥開轎子的簾布,遠遠看見文奎出門恭候,不由心情大好。
    文家后生,果然是個文武雙全的人才!
    轎停。
    文奎上前半步,雙手抱拳于胸前,恭敬地說道:“小民文奎,恭候知府大人?!?br>    “咳咳――文家少爺呀,你的事跡已經傳遍整個信州府啦了。這次黑水寨剿匪成功,你立的是頭功,咳咳――”
    “知府大人,里面請?!?br>    王道生是個文官。他削瘦的臉上氣色紅潤,精神鐫爍。要不是親身經歷,文奎還真以為他是個好官。這樣一位道貌岸然的知府,收受百兩黃金,連眼皮都不眨一下。
    文夫人聽說王知府來了,還以為文奎干的事惹上大麻煩了。但她從王道生的陣勢看,估摸著他老人家可不是來找茬的。
    果然,王道生坐定,便說道來意:“文少爺,你成功瓦解分化黑水寨山匪一事,本官已經知悉。此番特地前來拜訪,就是想逐級上報奏折,讓元順帝封你做個一官半職,以便更好地為朝廷效力?!?br>    文奎一聽真是嚇出一身冷汗!搞什么東東,老子不想當元朝的狗官好不好?一個即將被顛覆的王朝,跟著元順帝混,那簡直就是找死的節奏啊。
    “知府大人,此事萬萬不可!在下剿滅了黑水寨的山匪,完全是因為雷一鳴殺害了我岳父大人全家。說白了,那是泄私憤,和朝廷沒有關系?!?br>    王道生爽朗地笑道:“殊途同歸,殊途同歸嘛!盡管手段不同,目的還是一樣的。這些年來,黑水寨的山匪燒殺奸淫,無惡不作,讓朝廷頗感頭痛。文少爺出手,消除了朝廷的心腹大患,怎能說沒功呢?”
    在文奎的眼里,王道生應該是一個道貌岸然、精通四書五經的偽君子。這樣的官員,定然像貪吃的魚,沒有不上鉤的道理。
    “知府大人,能否借一步說話,進小民書房一敘?”
    “行?!?br>    文奎在前面領路,帶著王道生來到那個便宜老爹生前的書房。
    坐定,
    文奎笑道:“我想和王大人做一筆交易,不知王大人是否感興趣?”
    王道生面部表情微微一怔,沉吟道:“哦?但說無妨?!?br>    文奎:“剿匪之功,小民愿意拱手相讓給大人。但大人也要滿足小民一個小小的要求?!?br>    “什么要求?”
    “我想要黑水寨方圓一百五十平方公里的治理權?!?br>    在這個地廣人稀的世界,其實什么都缺,就是不缺山川河水。
    王道生不解地問道:“那些山地都是不毛之地,除了石頭,雜草,雜樹,又不生長糧食。不知文公子要它有何用?”
    文奎狠了狠心,干脆全盤托出:“養人!不瞞王大人。那些所謂的土匪,其實都是沒有田地的佃戶。這些年來,水災、旱災、蟲災,還有颶風等,弄得民不聊生。他們活不下去了才上山為匪。這些人都是善良、勤勞的農民。小人統計了一下,黑水寨還有兩千多山民生活沒有著落。如果能把這片土地給我,我愿意養他們?!?br>    弄清楚文奎的底牌,王道生大手一揮,道:“成交!”
    在王道生眼里,文奎畢竟是一個破落的小地主,一個讀書人,和雷一鳴那樣的悍匪有著本質的區別。
    “小人感謝王大人厚愛。以后如有什么可賺錢的生意,還請大人多加照顧。小人一定知恩圖報!”
    “這個嘛,好說,好說??!”王道生有點不相信文奎的話是真的,又補了一句:“你當真不想做官?”
    “當真?!?br>    文奎和王道生在書房里呆了不到一柱香功夫,就把黑水寨的領地權屬談好了。兩個人有說有笑地走出書房,隨行的官員看得兩眼發愣。
    送走知府大人,文夫人喊住了文奎:“奎兒,你又玩什么花花腸子?”
    文奎得意地說道:“娘,知府大人說我剿匪有功,愿意把黑水寨方圓一百五十平方公里的窮山惡水劃歸文家管轄?!?br>    咣當!
    文夫人手里的一個茶杯掉在地上,碎了。她老人家實在受不住驚嚇!
    這可是一百五十平方公里!占地面積大約是饒洲縣的十分之一!
    “奎兒,我沒聽錯吧?”
    “娘,你的神智清醒得很吶,怎么會錯呢?你還記得我前些日子和你說過嗎?我要把文家的產業擴大十倍、百倍?”
    “嗯,你這渾小子,好像、的確說過這樣的話。不過,當初娘以為你是說糊話啊。誰曾想到,你會這么快就實現了?”
    “娘,這還只是開始!
北京pk10赛车稳赚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