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我有一座軍火庫 >第34章達魯花赤
    “達魯花赤”,是這個朝代特有的官名。蒙古語“鎮守者”的音譯。元代的地方行政機構路、府、州、縣,以及非蒙古軍的萬戶府、千戶所均設有此官。
    饒州縣的“達魯花赤”便是巴爾思。
    崔青風知道尹力已經倒向文奎一邊,父輩的“友誼”宣告破滅,便把眼光盯上巴爾思。然而,作為崔青風這樣的小人物,要想從巴爾思那里撈點好處,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世路難行錢作馬。
    這天,崔青風懷揣一塊金磚,還帶了貼身丫環小玉,乘著馬車前來巴爾思府上拜訪。巴爾思生得虎背熊腰,頭發微卷,典型的戰斗民族子孫。
    “大人,草民崔青風特地前來拜見!”
    巴爾思原本是半躺在太師椅上的,聽說有地位卑微的漢人前來拜訪,便把微閉的眼皮開啟了一條縫,乜斜著眼問道:“來人何事?”
    “小人乃掌管文家村和劉家村的里正崔浩之子崔青風,此番前來實有冤情相告,乞求大人為草民作主?!?br>    “哦?你為何不去找尹力尹縣令?”
    巴爾思有些不滿地斜了崔青風一眼,看見這廝正從袖口掏出一塊金燦燦的金磚放在桌上。金磚散發的光芒有些眩目。
    有了金磚鋪路,當然一切好說!
    崔青風便把文奎收回土地說成“兼并”,收編黑水寨土匪說成“壯大私人武裝、意圖謀反”,反正能有多壞就有多壞。
    最后得出結論,此人要是不死,天下必將大亂!
    更讓巴爾思生氣的事,卻是文奎即將結婚。他怒道:“你說什么?文奎準備結婚?他女人的初-夜-權為什么不給我?!”
    崔青風見時機成熟,獻媚道:“大人,小人的丫環小玉還是個雛兒,奴才愿把她的初-夜-權獻給您。煩請大人千萬要為小人伸冤吶!這可是殺父之仇啊?!?br>    “好了。你去吧,此事本官自有分寸!你把小玉留下。七天后記得來接她回去?!?br>    “是!”
    積雪已融化。文家村田畈一派青蔥油綠。
    上千畝的土地全部種上蔬菜,陽光照耀下,呈現出勃勃生機。
    文奎信步走在田疇之上,信心滿滿地欣賞著自己的杰作,忽聽一陣的馬蹄聲。抬頭望去,一隊蒙古士兵手持砍刀,殺氣騰騰地疾駛而來!
    那些蒙古士兵大約有三十多人,他們在崔青風的帶領下,徑直沖向文奎家的大院。
    不好,出事了!
    不一會,文夫人、柴官家、雪兒、蕓兒,還有幾個仆役,都被押到前院的空地上。這些人在蒙古兵的刀鋒下,無不驚恐戰栗。他們只要稍有怠慢,必然是會掉腦袋的。院子周圍,一下子就有幾十號佃戶圍觀。這些佃戶一個個也嚇得呆若木雞,不知如何是好。
    “你們是不是來找我的?”
    文奎風輕云淡地出現在蒙古兵面前,就像閑庭散步一般。
    “奎兒!”
    文夫人怔住了。
    為首的蒙古兵也怔住了。他沒想到自己要抓的人,長得面容清秀,英氣逼人。并非崔青風所形容的那般十惡不赦。
    更重要的是,此人好像并不怕死。
    為首者問:“你就是文奎?”
    “正是?!?br>    “我們奉達魯花赤之命,前來捉拿你歸案?!?br>    文奎環視了一下碉樓,發現文沖等人的槍口正對準這些蒙古士兵!文沖的人躲在暗處,而文家十幾口人已被押到院外。要是動起手來,必然會發生誤傷。甚至文夫人他們會成為蒙古兵手里的人質。
    文奎暗暗向文沖使了個眼神,制止他動手,然后反問道:“我何罪之有?”
    崔青風得意地笑道:“文家大少爺,你的事跡已經傳遍了各路州府縣,請你不要裝蒜!我看你還是隨軍士走一趟吧。達魯花赤巴爾思會讓你說清楚的!”
    “走狗,滾!這里還輪不到你說話!”
    文奎一腳踢向崔青風的胯部,崔青風重重地挨了一腳,差點沒痛哭起來。
    “嗯?”
    為首者橫刀架向文奎的脖子,發怒了。這也是崔青風想要達到的效果。
    文奎笑道:“軍士大人別發怒,我隨你們走就是了。我想這里面有些誤會?!?br>    當天晚上。尹力在自己的家里接待的辛力剛。
    等辛力剛把話說完,尹力徹底懵了。達魯花赤,可是元政府派駐各級地方政府的最高首長。要是放在后世,應該屬于特派員。他們可以代表朝廷說話!
    辛力剛熟練地把玩著手上的王八盒子,等待尹力的回音。
    “尹縣令,你是官場中人,應該知道解決問題的辦法?!?br>    “媽的,解鈴還需系鈴人!這個崔青風,還嫌老子的麻煩不夠大嗎?”
    “尹縣令,你應該知道,我們完全有能力從蒙古士兵手里搶回少爺,之所以沒這樣做,就是不想把事情鬧大。假如真把我們逼上絕路,官逼民反,這個道理你懂的!”
    “這是當然!”
    尹力捏著他的山羊須,小眼睛滴溜溜地轉。文奎手里有殺手锏,又有那么多人馬,這是一個比雷一鳴還要可怕的對手。
    可是,現在的情景是,對于達魯花赤,尹力惹不起,也躲不開!這個崔青風,竟然拉來巴爾思當靠山,這不是添亂是什么?
    “辛師傅,你給我一點時間,我親自去向巴爾思求情,看事情是否有轉機?還有那個崔青風,你們還是讓他消失吧,他死得越干凈越好!”
    “行。我一定會他消失得無影無蹤!”說罷,辛力剛拿出一個精致的盒子,說道:“這是給你打通關節用的。如果不夠,你盡管開口。我們文夫人說過了,只要是錢能解決的問題,絕不動用武力?!?br>    “那敢情是!”
    尹力面部表情十分復雜地收下禮物。雖然這禮物并不全姓尹,但也不至于讓自己虧本了。只要保住性命,保住官位,財富這玩意,來得太容易了。
    收到門童報告,說是饒州縣令尹力來訪,巴爾思便知“生意”來了。
    果然,尹力不是空手而來,他帶了幾根包裝精致的百年人參,還有一顆夜明珠。
    “巴爾思大人,那個文奎是被小人陷害啊。這些天,他花大價錢,買了五千石大米在城西土地廟施粥,因為他的善舉,流民的死亡人數大幅下降。他這個人,可是連信州知府王道生都很看重的人才。崔青風那個惡人,他是要陷害忠良吶?!?br>    巴爾思頓時懵了,無比氣憤地問道:“你們說話,究竟誰是真的?!”
北京pk10赛车稳赚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