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我有一座軍火庫 >第39章暗渡陳倉
    文奎騎著快馬,火速來到饒州縣衙門。尹力看見文奎心急火燎的樣子,得意地笑道:“我就知道你會來!”
    “尹大人,巴爾思的請貼送出去了嗎?”
    “沒呢?!币樖帜闷鹱郎系恼堎N,遞還給文奎,說道:“我也在琢磨著,請蒙古人去參加漢族人的婚禮是否合適?那個巴爾思不好招惹,要是他看見你的新娘子漂亮,不知道會惹出什么事來?!?br>    請貼還在尹力手里,文奎高高懸起的心總算落地。
    不是誰怕誰,而是文奎還有更重要的事要干!
    不過,尹力還是說出了自己的擔憂。文奎結婚的請貼滿天飛,難保巴爾思不知道。要是巴爾思不請自到,又將如何收場?
    尹力也是后來才知道,巴爾思這個色鬼,把崔青風家的丫環小玉摧殘得跳水自殺。
    文奎聽到這個消息,有些咬牙切齒了。
    新仇舊恨,巴爾思,你必須死!
    臘月十八日。文家村。
    從村頭到村尾都掛滿了喜慶的紅燈籠。家家戶戶都像過年一般熱鬧。文夫人親自宣布,凡是文家村的佃戶,每家每戶賞賜大米一石!
    更為喜慶的是,全村人都有喜酒喝。而且還不收賀禮。從臘月十七日到十九日,全村村民免費大吃大喝三天!
    “我敢說,自從盤古開天地,文家村從來沒有這般熱鬧過!”
    “文奎可是史上最好的地主呀。好人會有好報?!?br>    ……
    劉蕓蕓在雪兒等人的陪伴下,住回娘家,等待文家的人抬花轎來迎接。
    劉家,也是同等的熱鬧。劉家的佃戶,享受到和文家一樣的待遇:
    每家每戶大米一石,免費吃喝三天。
    文奎在大辦婚宴,另一場驚天劫案已經悄然展開。
    史勇和辛力剛帶著黑水寨最具戰斗力的三百忠勇之士,埋伏在信江河黎家灘一帶。寬闊的信江河在此處來了個急轉彎,河道寬度有一百米變成三十多米,然后又呈喇叭口的形狀向下游奔涌而去。
    選擇在黎家灘一帶打劫,主要有兩個原因:一是這里前后三十里沒有人煙。就算打槍打炮也沒人知曉。二是從黎家灘運糧到黑水寨,有大約十里的小道,能用手推車運糧食。
    臘月十八日申時。文家村最熱鬧的時候。十艘運糧商船浩浩蕩蕩地從上游游弋而來。河水由原來的平緩漸漸變得湍急,河道正在由寬變窄。
    隨著三聲唿哨聲響起,從蘆葦蕩里里駛出兩條小木船,直奔首艘商船而去。威武鏢局大師兄耿忠昂立于首艘商船甲板上,看見兩艘小木船如離舷之箭,直接奔自己而來,雙目精光閃爍,暗暗罵道:這是要找死嗎?
    耿忠厲聲喝道:“火槍準備!”
    據史料記載,我國早在宋代就已經有簡陋的火槍。射程較近,精度很低。但要是朝著近距離目標開火,殺傷力也不可小覷。
    由于制造業發展慢,火器制造也就相當緩慢。這個時代的火槍,其實和獵人的鳥銃沒什么區別。在這個尚武時代,鏢局配備了幾支火槍,鏢師都會覺得是對自己武力值的侮辱。但今天的耿忠有一絲不祥預感:兩艘小木船敢于直接沖向大商船,其背后一定有不可覷的背景!
    所以,耿忠第一時間命令伏于船舷一側的火槍手開火!
    轟!轟!轟!
    隨著幾聲槍響,船上冒出一陣濃濃的青煙。
    砰!砰!砰!
    小木船上的人竟然也向大商船開火。兩艘小木船分兩側夾擊,直接咬住首艘商船,直接無視于后面一長竄的九艘商船。
    令耿忠懼怕的是,小木船發射出來的火器,不僅僅是槍聲不同,精度高得嚇人。眨眼間功夫,大商船的火槍手被射殺了五六個。
    耿忠僅僅是回首之際,商船甲板上躺下的槍手,一個個都是眉心、胸部等重要部位被什么東西鉆了一個洞!鮮血汩汩而流,槍手死得不能再死。
    正在耿忠俯首察看傷情時,一個黑乎乎的東西從木船扔向商船船頭,“轟”的一聲巨響,駕駛艙位置發生劇烈爆炸。首艘商船的駕駛艙被炸,商船失去前進的動力,只能在原地盤旋、打轉。后面的九艘商船見勢不妙,紛紛向那兩艘小木船殺將過來。
    正在這時,突然從蘆葦蕩駛出二十多艘小木船!
    每一艘木船上都配了一至兩名槍手。子彈如蝗蟲一般飛向商船。那些護船的鏢師,從來沒有見過這種奇特的武器,遠距離射殺,威力巨大到無敵。
    包括耿忠在內的所有鏢師,被突如其來的子彈打懵了。
    密集的子彈,挾帶著死亡的氣息,把十艘商船打得千瘡百孔。每艘商船配備的鏢師,空有一身武功,一個個被驚嚇得不敢抬頭。
    肉身終究無法抵擋子彈的襲擊。
    眨眼間,商船板上,倒了一大片,全都是一些不知熱兵器為何物的鏢師。
    史勇、辛力剛、孫小山等人,借助抓鉤鉤住船板,一個個如飛人一般跳上板,把威武鏢局第一高手耿忠團團圍住。
    耿忠手執一柄鋼刀,氣得臉色發青,聲音都在顫抖:“你們是什么人?竟敢打劫我威武鏢局?”
    孫小山拎了拎手里的王八盒子,冷笑道:“老子搶的就是安老板的貨,識相的,留下貨走人?!?br>    耿忠怒道:“要是我不呢?”
    砰!
    一顆子彈打在耿忠的鋼刀上,當!火星冒起,鋼刀斷成兩截!耿忠手里拿的鋼刀,只有半截,手也震得發麻。
    “你們用的是什么武器?”
    孫小山陰冷地笑道:“老子不告訴你!快點下命令,讓你的人投降吧。要不然,威武鏢局將不復存在!”
    耿忠行走江湖三十年,押解的貨物無數,從來沒有碰過如此強悍的對手。
    “人可以死,名聲不可以丟!要殺,你們就動手吧!”
    耿忠手里捏著半截鋼刀,氣勢一點也不肯輸。史勇不由暗嘆,這是一名忠義之士,殺了怪可惜的。
    “我們只要貨,不想要你們的性命。要是識相點,留下糧食,我們還可以放你們一條生路?!?br>    史勇用的是文奎贈送的勃朗寧手槍,拿在手里很輕,手感很好。他深知,只需輕輕扣動扳機,眼前這名英雄的身上就會被鉆出一個血窟窿。
    “你們殺了我吧。人在貨在。貨失人亡。既然貨被你們劫走,我還有什么顏面回去見貨主?”
    史勇心一橫,厲聲喝道:“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自來尋。那也怪不得我了。你去死吧!”
    說罷,史勇的手指扣動了扳機。
北京pk10赛车稳赚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