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我有一座軍火庫 >第41章隱患
    “蕓兒,你怎么醒了”
    文奎打了一個長長的哈欠,佯裝很疲憊的樣子。穿越到這個世界,蕓兒算是上天送給他的福利之一。
    “你和辛師傅在干什么”
    劉蕓蕓不無擔憂地問道。
    “沒干什么。時間不早了,你睡吧。再不睡,天都亮了?!?br>    文奎倒頭便睡。不一會,他便發出均勻的鼾聲。
    第二天一大早,巴爾思被人發現在自后院的池塘里溺斃。信州府達魯花赤孟恩接到報告,立即通知王道生、尹力等官員趕赴現場。
    巴爾思家的大宅,占地大約十畝。前半部分是一個屋脊相連的四合院,后半部分是花園和池塘。這個園林式的大豪宅,因為巴爾思的意外死亡而被軍士嚴密封鎖。
    巴爾思的尸體浮在池塘的水面,臉朝下,背朝上。發脹的尸體浸泡得時間有些長,他穿戴雍腫的衣服浮在水面,一朵盛開在池塘里的詭異荷花。
    岸邊,有一癱醉酒后的嘔吐物。
    孟恩走進一看,被濃烈的酒味和臭味醺得難受,不由自主的捏緊鼻子。
    孟恩的官職比巴爾思大一級,他不怒而威的表情令在場之人一個個都不寒而栗。
    “王大人,昨天晚上巴爾思喝酒了嗎”
    “回大人,昨晚饒州縣鄉紳文奎結婚,巴爾思的確去喝喜酒了。他喝醉了大約三斤白酒,然后坐著我的轎子回縣城?!?br>    孟恩鼻梁高挺,鷹隼般的眼睛無比銳利,道“巴爾思參加喜宴期間有無異常表現”
    “回大人,巴爾思并無異常表現。他喝得很開心,各級官員競相敬酒,大約是他喝酒過量?!?br>    喝酒過量,怎么會死在水中
    孟恩聽罷,擺擺手,示意隨行的蒙古士兵將巴爾思的尸首從池塘里撈上來。他仔細察看了巴爾思的尸體,并沒有發現任何外傷。
    王道生和尹力相視一眼,彼此都讀懂了對方的眼神。這世界哪有這么巧的事
    饒州縣衙門。密室內。
    王道生和尹力相對而坐。這兩個漢族官員都在心里暗自慶幸,自己沒有像巴爾思那樣,一條路走到黑。要不然,他們也會和巴爾思的下場一樣。
    沉默一會,尹力還是禁不住問道“王大人,你覺得巴爾思的死有蹊蹺”
    “你說呢”
    王道生反問一句,反守為攻。像巴爾思這樣狂妄自大的官員,欺侮小老百姓倒也沒什么。這次摸了文奎的老虎屁股,報應來得太快。
    尹力曾經被文奎敲詐了五百兩黃金?,F在想來,這筆“學費”交得值。要不是后來改變了為人處世方法,尹力堅信自己已經死了很多次。
    尹力答非所問“文奎這個人死而復活,簡直就像換了個人。他變得我們都惹不起了?!?br>    王道生生性奸滑,估摸著巴爾思之死,一定和文奎有關。尹力說這句話,其實也暴露了尹力的想法。
    巴爾思之死,表面上是醉酒后溺水身亡。實際上應該是死于謀殺
    盡管知道尹力的想法和自己相同,王道生仍然不肯捅破窗戶紙。人生就是這樣,彼此留著點神秘,似乎還有點韻味。要是所有的事情都透明如白開水,人生就會寡淡無味。
    王道生微微一笑“尹縣令呀,我們都是讀書人,僥幸考取了功名,混了個一官半職。但凡是要學中庸之道,做事過與不及,都會引發難以彌補的錯誤?!?br>    “大人所言極是,學生謹記心頭。只是卑職和文奎之間,畢竟曾經有過過節,都是崔浩那個死鬼搗的鬼。每每念及此事,學生總是誠惶誠恐,不知如何是好?!?br>    “尹縣令不必如此。你看,文奎結婚不是也邀請你了嗎千錯萬錯,你就是不該請巴爾思參加他的婚禮。實不相瞞,文奎也曾經想通過老夫遞請貼給信州府達魯花赤孟恩,被老夫嚴辭拒絕。這是老夫做人的原則,不該做的事,絕對不能做?!?br>    尹力不想過多解釋,只是謙卑地說了句“學生謹記”,便結束了這場有趣的談話。
    州縣兩級主官都知道殺死巴爾思的幕后兇手是誰,卻都心照不宣地選擇了沉默。
    二十萬石大米交貨期限一到,文奎便來到杜記米店。
    杜新銳正急得團團亂轉,債主上門了。
    “吳愧吳少爺,您能否寬限幾天我弟弟和安老板說好了的,這兩天就到貨。大概、大概貨還在路上吧。您也知道,冬季河道水淺,行船并不方便。觸礁、擱淺之類的事是經常發生的?!?br>    “依據契約規定,貨沒到,您的二十兩黃金,是否應該退還給卑人待貨到之時,我們一并結清”
    “這個當然,這個當然”
    契約一式兩份,由文奎和杜新銳各執一份?!皡抢ⅰ崩习甯读硕ń?,合同期到了,貨還沒到,當然應該退定金
    杜新銳為了二十萬石大米,可是急得連續三天三夜沒睡覺。安林老板說好了的,將用十艘大商船運貨,浩浩蕩蕩,單是那場面就夠壯觀。
    可是,那些船去哪里了呢安林老板可是做大生意的人,絕對不會失信。
    杜新銳第一次碰到大麻煩。
    文奎收回定金,雙手一拱,笑道“杜老板,再過十天,我再上門取貨。您呢是不是派人去您的上家催促一下不按合同期交貨,失了信用,這可是商界大事呀?!?br>    “這個當然這個當然”
    杜新銳陪著笑臉,把“吳愧”這尊大神送出門去。當天晚上,他就讓弟弟杜新匯立即啟程,去平江路蘇州府安林商行探個究竟。
    杜記米店和安林商行合作十幾年,第一次碰上如此古怪的事情。整整二十萬石糧食,說好了臘月十八日運到饒州。時間已經過去兩天,就算是遇到麻煩,也應該到貨了。
    一絲不祥的預感在杜新銳心頭升起,令他越想越怕。要是遇到匪徒打劫,這次他就算是傾家蕩產,也不可能償還安林商行的債務。
    而安林這個人,可是江湖大佬無人不怕的“黑鷹”。長期以來,安林黑白兩道通吃,從來沒有人敢吃他的貨。就算是以前黑水寨的雷一鳴,聽到“黑鷹”的大名,那也是退避三舍。
    行走江湖的人都知道,得罪了安林,那可是要滅族的災難
北京pk10赛车稳赚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