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我有一座軍火庫 >第53章我本良禽
    辛力剛身上那件隨風輕揚的破棉衣,已證明他和血鷹之間的武力差距。
    史勇氣得拔出手槍,就要射殺血鷹,被文奎輕輕按住,道“別殺他?!?br>    文奎滿臉風輕云淡的走向血鷹,笑道“你贏了,走吧?!?br>    這結果出乎血鷹意料
    他原以為文奎會動用更多的人來獵殺他,或者直接用火槍射殺。贏了決斗就可以走這好像也不在事前談判的范疇。血鷹只是一心求死,并沒想到會活著下山。
    血鷹怔了一下,冷笑道“走,去哪”
    “從哪來,滾哪去。下次要是再敢來侵犯我們,你怕是沒有全尸了?!?br>    文奎雙目射出一絲冷酷的光芒。血鷹殺人無數,也經受不住這道陰森到極點的光芒。
    “你以為我還回得去嗎黑鷹立下的規矩你們并不知道,但凡行動失敗者,結局只有一個字死”
    “在我這里的規矩是,你有活下去的資格。走吧。請別讓我反悔”
    說罷,文奎一個華麗轉身,就要離開。
    身后傳來血鷹急切地叫道“等等,我有話說?!?br>    文奎轉個身來,看了血鷹一眼,那意思是在等待他的下文。
    血鷹問“你剛才所說的,在這里人人平等,紀律嚴明,都是真的嗎”
    “當然?!蔽目噶酥笣M操場的士兵,繼續說道“你看看他們的精氣神,沒有鐵一般的紀律,能打造一支這樣的隊伍嗎”
    令文奎沒想到的是,血鷹兩腿一軟,哀求道“文少爺,你收下吧。我真心投奔黑水寨。我回去肯定是死,留在這里還有一條活路”
    文奎冷笑道“你想投奔除非你取來安虎和杜新銳的人頭。你說你辦不到,叫我怎么收你”
    “我可以告訴你重要情報,算不算投名狀”
    “嗯”
    “據杜新銳告訴我,如果殺不到文少,就綁架文少的母親、夫人等,逼文少就范,交出大米。這是上策。如果上策實施不了,安林將抽調手下的十八個聯絡站點一千多名殺手,一舉拿下黑水寨,石要過刀,樹要過火,人人砍頭,務必將文少的所有人馬斬盡殺絕。這是下策?,F在上策失敗,我擔心安林不會善罷甘休,他們還有很多的辦法對付你。安林商行表面上是個商行,實際上掌握著一股強大的黑暗勢力。只要是提到他的大名,就算官府也要敬他三分。而安林非常狡猾,一般不和官府直接對抗,對于官員也以拉攏為主。這次的情報,就是信州知府王道生的?!?br>    血鷹象竹筒倒豆子似的,把他知道的事情一古腦全說了出來,聽得在場之人一愣一愣
    這些事情,要是血鷹不主動說出來,文奎會被一直蒙在鼓里。特別是關于王道生的事,他連想都不敢想。遠在平江路的安林,竟然能把黑手伸進信州知府??梢姲擦值拇_是個手眼通天的厲害角色。
    文奎問“你知道安虎住哪嗎”
    “知道?!毖椗d奮地說道“他住在嚴七官酒樓。這家酒樓一半是飲食業,另一半是客棧。他住的房間在二樓東面第三個房間”
    辛力剛看了一眼文奎,點點頭。他們就是在嚴七官酒樓吃飯被安虎盯上的。
    “血鷹,你斗不過安虎,拿不下他的人頭。我可以理解。但我要用你當誘餌,去取安虎的人頭,你能做到嗎”
    “什么你們真要去殺安虎他很厲害啊?!?br>    文奎冷笑一聲“他有多厲害”
    看了一眼從天空匆匆飛過的小鳥,文奎突然出手,啪那只鳥在空中被擊碎,天女散花一般紛紛散落。湛藍的天空,開放出一朵絢麗的血花。
    血鷹滿臉驚駭
    神槍,還有神一般的槍法。就算安虎是一代武術宗師,也吃不下一粒小小的子彈
    文奎從血鷹的表情看,這家伙投靠黑水寨是誠心的。至少一點,就算放他下山,他也不敢再回安林商行。
    文奎命令道“來人,讓血鷹去洗一個熱水澡,再換一身干爽點的衣服?!?br>    半個時辰后,血鷹梳洗干凈,又換了一身皮質大衣,戴著絨毛制作的帽子。他的臉色漸漸由蒼白變得紅暈。
    史勇已讓廚房準備了一桌酒菜,盛情款待血鷹。幾杯桂花酒下肚,血鷹渾身熱血沸騰,話也多了起來。
    原來,血鷹出身于淮南一個武術世家。三歲隨父習武,十八歲那年,由于江湖仇殺,整個家族遭到仇家清洗。他僥幸逃過一劫,后來拜倒在安林手下,當了一名并不光彩的殺手,以此茍且偷生。
    血鷹端起酒杯,往胃里灌了滿滿一杯酒,抹了一下嘴巴,感慨道“這些年來,我以一個殺手的身份闖遍大江南北,一直在尋找一個人?!?br>    “仇人”
    文奎、辛力剛和史勇不約而同地問道。
    “當然不是”血鷹眼睛有些紅,淚水在眼眶里打轉“是我的妹妹,親生妹妹,她叫血虹。如果在世,今年應該有二十歲了。那天晚上,我和血虹一起去鄰村的舅舅家串親戚,沒有回家住,僥幸逃過了一劫。我帶著血虹一起流浪,走到蘇州城,她說肚子餓了,我就去買了幾塊燒餅,回來時血虹不見了。我尋遍了整個蘇州城,就是找不到她。從那以后,我當了殺手,發誓要殺光普天之下的壞人”
    辛力剛和史勇聽得感慨唏噓。文奎也在深深地沉思。如果一槍把血鷹干掉了,怕是他永遠也見不到親生妹妹了。若是血虹還在,說不定也在到處尋找失散的哥哥。
    “她肯定是被人販子綁架了,賣掉了。每到一個地方,我都會去青樓逛一逛,試圖從那里找到血虹??墒?,等待我的永遠是失望。我不知道血虹是不是還在,但只要我有一口氣,我就不會停止尋找。我想總有一天,我們兄妹會相認的?!?br>    又是一杯酒下肚。這杯酒,摻和著血鷹的淚水。文奎滿臉戚然。身逢亂世,悲劇每天都在上演。
    看來武力不可濫用
    誰的生命不是生命想起那八十九名被炸沉入江底的生命,文奎心里很不是滋味。在這個世界,想做圣人是不可能的,但也不能濫殺無辜。
    其實,那時可以有很多種選擇,比如留下糧食,放走人。結下的仇恨就不至于像現在這么深重。
    而且那個行動,觸怒的不僅僅是安林商行,還有威武鏢局這兩股勢力要是聯起手來,后果也是很可怕的。
    想到這,文奎說道“血鷹,劫糧之事,我們有錯在先。只是事已至此,已沒有辦法挽回?,F在看來只能將錯就錯了。不知你有何退敵良策”
北京pk10赛车稳赚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