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我有一座軍火庫 >第78章角色轉換
    來自后世的經驗告訴文奎,幫朱友蘭干一件壞事,好過干一千件好事。只要把朱友蘭這層關系拉上,就等于掌握了糧食的源頭。到時候無論是賺錢,還是吃飯,都不是一件難事。
    據史料記載,元末農民起義,直接后果是導致了長達十幾年的軍閥混戰。元軍已經衰落到無力平定天下,任由起義軍劃地為王,互相之間殺得你死我活。
    一個真正弱肉強食的時代就要到來
    文奎和韓六他們瞎扯了幾句閑話,便上床睡覺。沒過多久,辛力剛和血鷹也進來了。
    血鷹謹慎而輕聲問道“老大,你是真的想睡覺了嗎”
    文奎喃喃著說道“真想睡了。你們也早點睡,下半夜行動?!?br>    辛力剛和血鷹對視一眼,連忙退了出去,各自找床鋪休息。韓六醉得一踏糊涂,也倒在客鋪間呼呼大睡起來。
    半夜。
    睡了一覺之后,文奎把辛力剛和血鷹叫醒。唯獨沒有去叫韓六。
    “穿上夜行衣,出發”
    隨著文奎一聲令下,沒過幾分鐘,三條黑影閃出房間,來到馬廄里牽出三匹快馬。經過一段時間的練習,文奎的馬術也十分了得,什么樣的馬到了他手里,用不了多久就會被馴服。
    文奎報了一個地址,血鷹的馬在前面跑,他和辛力剛在后面追。三匹馬在大街上肆意奔跑,竟然沒有碰到巡邏的官兵??磥?,這個城市治安較好,又是下半夜,那些官兵都找地方睡覺去了。
    前面出現了一個龐大的建筑群。血鷹輕聲喝住胯下之馬,勒緊韁繩,回頭道“老大,你所說的就是這個地方?!?br>    文奎和辛力剛也勒緊了韁繩,駐足一看,好家伙這哪里是私宅簡直就是一個小村莊啊。那些精巧別致的建筑,此起彼伏,一幢連著一幢,像他們這樣的外人,冒冒失失地闖進去,怎么可能找到路出來
    夜黑如墨。
    文奎的口袋里有一張朱友蘭的地形圖,僅憑記憶也沒辦法找到巴特爾具體住在哪個房間。街上沒有巡邏的,巴特爾的家丁可沒閑著,他們可以看見閃閃爍爍的火把在村莊內游走。
    三個人在遠處徘徊了一圈,只好原路返回。
    回到聚義堂,三個人不免都有些失望。文奎也覺得自己太過冒失,以為懷揣地形圖,就能按圖索驥,宰了那個巴特爾。
    血鷹更是垂頭喪氣。作為一個老殺手,按照以前的慣例,主人家只需要暗殺目標就行了。剩下的任務全部交給殺手。
    三個人坐下來喝了一會茶,天色漸漸亮了。
    血鷹的眼里布滿了血絲,那都是熬夜的結果。文奎和辛力剛兩個人也是垂頭喪氣。
    會客室里的氣氛,因為失落而變得沉悶。
    辛力剛最后打破了尬尷“少爺,你知道那個朱友蘭為什么要找你幫忙嗎”
    文奎不解地答道“因為我是代表安林去了。他并不知道安林安虎已經不在這個世界了?!?br>    辛力剛“還有一個原因?!?br>    “什么原因”
    血鷹實在忍不住了,插了一句“安林掌握著黑鷹殺手組織?!?br>    聽到這句話,文奎尤如醍醐灌頂他猛拍腦袋,叫道“我怎么這么笨”
    辛力剛微微一笑“這叫角色轉換少爺,你現在是大老板啦,沒必要事必躬親。解決巴特爾,我想朱友蘭也沒想過要你親自去吧而你,居然連覺也不睡,深更半夜跑出去。那是一個殺手干的活”
    文奎長這么大,還是第一次被人批評得體無完膚。辛力剛說到他的痛處,也說出了血鷹的心里話,血鷹的內心也是爽得不要不要。
    好在文奎這個“老板”還是很隨和的,并沒覺得被“員工”批評是一件丟人的事情。
    文奎訕笑道“你們說得有理。我知錯就改咳咳,血鷹聽令”
    血鷹立馬站起身來,單膝跪地,答道“在”
    “你把這份地圖好好研究一下。五天以內,我要看到巴特爾的人頭”
    “是”
    任務布置下去了,文奎不由一陣輕松。他把黑鷹令牌重新扔給了血鷹,讓他去調遣那些散落在各個城市的殺手。
    文奎以為血鷹會領命而去,誰知他還是單膝跪在原地不動。
    辛力剛連忙過去攙扶血鷹,嘴里嘮叨道“血鷹,你還跪在那里干嘛快點起來呀?!?br>    “寨主,我還有一事相求?!?br>    文奎兩眼聚成了一束光,射在血鷹精干無比的身上,道“是不是你妹妹血虹的事”
    “正是”
    “等干完巴特爾,我們立即去松江府?!?br>    兩天以后。
    文奎不知道血鷹用了什么方式,聯絡了十名殺手。這些人一個個長得精干無比,目光如炬,閃爍著駭人的光芒。文奎完全始料不及。
    也許是那塊黑鷹令牌在起作用。這些人住進聚義堂,唯血鷹之命是從,根本不在乎文奎和辛力剛兩個人的存在。彼此見面,連招呼也不打。
    殺手們的氣勢再強,也嚇不住文奎和辛力剛。他們自從擁有了熱兵器,連睡覺的時候枕下都放著槍,都是隨時準備打仗的那種神級人物。
    血鷹把地圖攤在桌面上,那些殺手圍成一圈,開始聽他布置任務。
    誰把守路口,誰擔任掩護,誰動手殺人。完事以后,從哪個方向撤退。血鷹一邊指著地圖,一邊詳細地布置,給文奎的印象實在太棒了,他哪里是個簡單的殺手,完全能當個將軍,去指揮一場戰役
    難怪這些天,血鷹的話很少。除了吃飯睡覺,要么關在房間鉆研地圖,要么出門去實地偵察地形。短短幾天下來,在他的記憶里已不是一張地圖,而是對整個巴特爾的住宅區有了一個十分詳細的了解。甚至巴特爾幾點起床,幾點睡覺,睡哪個房間,有幾個姨太太,全都掌握
    血鷹的表現,讓文奎感到深深的震撼要想干一番大事業,就必須要有大格局。如果視野太窄,那么終將成不了大器。
    這次,血鷹的表現,算是給文奎上了一課。
    但他還在等,等待著血鷹給他一個滿意的結果
北京pk10赛车稳赚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