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我有一座軍火庫 >第86章怒燒怡紅院
    血鷹覺得小桃紅的表現有蹊蹺,把眼神投向了文奎。搞攻心這一套,像他這樣的大老粗不得不佩服文奎。
    “這還有假嗎”文奎慢條斯條地問道“小桃紅,你讓我很納悶,也很失望。剛才就是你在段大海面前說不想走,搞得其他人都不敢說話?!?br>    小桃紅興奮的臉上一下子變得陰沉起來“公子此言差矣。人世間有哪個姑娘自愿被男人玩弄的你不知道段大海的手段有多狠但凡逃跑之人,一旦被抓回來,先要給幾十個打手輪番上,然后裝進豬籠里,浸入大海。所以,這么多年來,沒有哪個姑娘敢背叛怡紅院。好死不如賴活啊?!?br>    原來老鴇所言,都是真的
    血鷹急不可耐地問道“那小彩虹呢她去哪了”
    小桃紅暗嘆一口氣“小彩虹是我最好的姐妹。她的確已經不在了?!?br>    血鷹一把拽住小桃紅的手臂,再次問道“她去哪了”
    “陰間”
    轟
    血鷹感覺一陣陣天旋地轉
    小桃紅含淚說完血虹小彩虹逃跑后,又被浸豬籠的經歷。正如老鴇所言,在怡紅院逃跑,是不會有好果子吃的。這是一個多月前發生的故事,也就是在春節之前。
    那個時候,安林安虎兩兄弟還在牢牢把控著黑鷹組織。
    血鷹的眼里流出滾燙的淚水。一個瓷器的茶缸,在他的手里被捏得粉碎。瓷器的碎片把他的手割裂,鮮血一滴滴地往下流。
    “段大海和松江知府王通沆瀣一氣,狼狽為奸。所以,怡紅院在松江府,沒有辦不了的事。這里也就成了達官貴人玩樂的天堂,姑娘們的地獄。像王通這樣的官員來玩,從來不給錢。姑娘們干的都是義務活。如果碰上變態的男人,那就更慘。小彩虹就是經不起這種折磨,才想到逃跑。誰知,她還沒跑出松江城,就被捕快給抓回來了?!?br>    文硅冷靜地問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小桃紅不以為然地說道“這件事整個怡紅院的姐妹都知道。只是她們都不敢說。我是小彩虹最好的姐妹,不想看到她白白地死去。如果你們有能力為她報仇,千萬不要手軟,金三爺、段大海、老鴇,他們沒有一個是好人。最好把他們全都殺了。如果我沒猜錯,這個時候段大海應該是去衙門搬救兵了?!?br>    小桃紅一番話,文奎敏銳地覺察到當下的處境。段大海也夠陰險,先讓小桃紅和茉莉花穩住他們,然后以官方的力量來消滅他們。弄不好,黑鷹令牌還能落入他手。
    血鷹想殺人了
    文奎也想殺人了
    來到這個弱肉強食的世界,除了以暴制暴,沒有更好的選擇
    兩個人的體內都如一股怒火在燃燒,拔腿就要往外走。小桃紅連忙叫道“慢著”
    小桃紅的聲音很輕,但極具震懾力。文奎和血鷹兩個人不由自主地停下腳步。
    “你們放一把火,把這個怡紅院燒掉。只有制造混亂,你們才能機會逃出松江城。松江城共有東南西北四個城門,均有官兵把守。你們可以往東南方向走,那里有一個寺廟,叫寶林寺,比較容易藏身?!?br>    血鷹遲疑了一下,覺得小桃紅的話很有道理。不過,他只是想制造混亂,并不想逃出松江城。如果不能親手殺掉仇人,此生枉為男人
    文奎雙手抱拳,道“小桃紅,謝謝你了。你也趕快逃命吧。不殺掉這些強盜,我們不會離開松江?!?br>    說罷,文奎把桌子上的紅蠟燭往床上一扔,火苗頓時騰空而起。
    小桃紅一邊奪門而逃,一邊喊道“大家快逃命呀。著火啦”
    怡紅院的樓房,都是對杉木建造的木板房。蠟燭點燃了被子和蚊帳,呼呼呼,火勢立即竄上屋頂,如一匹匹發情的野馬,一路狂奔。
    此時,段大海和金三爺,正帶著松江府的幾十名捕快在路上趕。遠遠的,他們就看到怡紅院方向火光沖天,濃煙滾滾。連忙快馬加鞭,一路狂奔而來。
    再說文奎和血鷹放了一把火,并沒有立即離開怡紅院,而是樓上樓下地找男人,看見穿怡紅院服裝的打手,揮刀便砍
    老鴇原本是在一房間里休憩的,聽到救火聲便出來看,被血鷹撞個正著。血鷹哪里肯放過,手起刀落,差點把老鴇劈成兩半。還有幾個試圖路出來救火的打手,提著水桶想上樓,也都成了血鷹和文奎的刀下鬼。
    怡紅院亂得已完成失去了控制。嫖客們、妓女們,紛紛衣衫不整地向著大門口方向逃命。血鷹和文奎又在大肆殺伐?;饎莞拥貌坏娇刂?。
    這時,小桃紅和茉莉花已經換上便衣,扮成了地地道道的市井女人。粗布粗衫,完全失去了那種妖艷的氣質。只是她們還來不及消除揸在身體上的脂粉味。
    小桃紅喊道“兩位大俠,事不遲宜,趕快逃命。我帶你們去馬廄”
    文奎也覺得不能再戀戰了,一把拉住血鷹,說道“撤”
    不一會,兩匹快馬如黑色的閃電,發狂似的向南門外飛馳。小桃紅的判斷沒錯。事發突然,官方一定還沒反映過來,也還沒有到關門宵禁的時間??词爻情T的元軍看見兩匹馬跑得很快,想出來攔截。誰知那馬并沒有停下來的意思,嘶鳴著,狂奔著,從官兵的頭頂飛過一道殘影。眨眼間便出了城門。
    段大海和金三爺,帶著王通手下的捕頭王印,還有三十多名捕快,他們一個個手執兵器,原本是來抓人的。到了現場一看,妓女和嫖客們紛紛奪門逃命,院內的樓房正在熊熊地燃燒,火借風勢,風助火威,眼看就要危及沿街的商鋪。
    抓人,迅速變成了救火
    整條街的市民、商賈,老人和小孩,都拿著水桶和臉盆,奔向怡紅院潑水。
    這個結果是所有人始料不及的。
    血鷹終究還是把怡紅院給燒了
    金三爺在怡紅院內院的地面上搶回來一具女尸,正是那個老鴇。這女人遭到當頭一刀,差點被劈成了兩半死尸的形象有些猙獰和恐怖,讓金三爺這樣的人都忍不住一陣狂嘔。
    而怡紅院正在化為灰燼?;饎菰诒姸嘟址坏呐ο?,已漸漸熄滅。
    段大海和金三爺像得了軟骨病似的,灰頭土臉地坐在地下。失去了怡紅院,他們變成了徹頭徹尾的無產者。
北京pk10赛车稳赚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