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我有一座軍火庫 >第95章救人如演戲
    這個蒙古士兵肩胛處挨了一箭,箭頭還在體內,滿身的血污。
    孟恩不愧是見過大場面的,他的寶貝女兒出事了,仍然能保持強大的定力“賽力罕,慢慢說?!?br>    “我們在打獵的時候,遭到幾個土匪襲擊。其其格被土匪抓走了”
    “賽力罕,你說什么他們有幾個人”
    “三個。他們有三個人”
    “啪”
    孟恩狠狠一巴掌,打到那個叫賽力罕的士兵臉上。他可是派了八個人去保護其其格
    “快點集合人馬,給我把其其格救回來”
    “是”
    賽力罕跑出去了,連身體上的箭頭都來不及拔掉。救人如救火。孟恩如今已是火冒三丈,哪里還管得著他那點小傷。
    文奎很清楚,就算是這個賽力罕,也是辛力剛他們有意放回來報信的。要不然,區區幾個蒙古兵,還不夠他們當點心。
    正在孟恩心急火燎的時候,文奎主動請纓“孟恩大人,小人愿意一同前往營救您的女兒其其格?!?br>    孟恩問“你行嗎”
    文奎豪氣萬丈地說道“小人愿意為了其其格的安全,肝腦涂地,在所不惜”
    “嗯,你去吧。注意安全?!?br>    孟恩轉向王道生,說道“王大人,你就請回吧?!?br>    “是,大人”
    就算孟恩不叫王道生回去,他也沒有去送命的想法。況且他心里很清楚,文奎設下的這個局,救回其其格的勝算達到百分之百,沒必要去湊熱鬧,搶了文奎的風頭。
    朝陽山位于信州城區大約一公里。綿延的群山一望無際。孟恩親自帶著三十名蒙古騎兵,快馬加鞭,企圖以最快的速度截住土匪。
    文奎騎著一匹快馬,跟隨著孟恩的隊伍來到朝陽山下。道路通到山腳下,前面已是荊棘叢生,無路可走。
    孟恩跳下馬背,不顧一切地向茂密的叢林沖去。
    三十名士兵,呈扇形向賽力罕所指的方向壓過去。沿途清晰可見的是被土匪們踩翻的雜草。
    “大人,這里發現其其格的獵槍”
    一個士兵喊道。
    “這里有其其格的頭巾”
    又一個士兵喊道。
    “大人,這里發現一具尸體?!?br>    “這里還有一具”
    文奎緊緊跟隨在孟恩身后,累得上氣不接下氣。
    然而,孟恩的人在叢林里追逐了三個時辰,一直到太陽西下,黑夜又一次來臨,仍然不見其其格和土匪們的蹤影。
    “布谷布谷”
    布谷鳥叫了。還有一些不知名的野鳥在叢林里啼鳴。
    孟恩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其其格究竟去哪了
    等天完全黑下來,他們想要找到其其格的希望更是微乎其微。文奎看得出來,既累又乏的孟恩已快要崩潰。
    這種折磨,不僅僅是肉體,更嚴重的是來自精神。像其其格那樣的女孩,要是落到土匪手里,其后果他很清楚。
    文奎獻媚道“大人,你就地休息吧,我帶幾個人到前面繼續尋找。這幫土匪從骨子里痛恨蒙古人。我是漢人,說不定和他們還有些談判的余地。萬一遭遇上了,我就說,其其格是我的未婚妻?!?br>    孟恩遲疑道“這、這怎么行”
    “大人,我沒有想攀高的意思。我只不過是說萬一,我可以以漢人的身份去和土匪談判。您也看到了,上午那幾個負責保護其其格的蒙古士兵,除了賽力罕命大,跑得快,已經無一幸存”
    在別無選擇的情況下,孟恩露出了感激的目光“文公子,謝謝你。要是能救出其其格,我一定會感謝你的?!?br>    “大人,我是您的子民嘛。為您分憂解難,那是草民應盡的義務?!?br>    “你需要多少人”
    “十個人就行了。人太多,動靜太大,效果很不好。這一帶樹林茂密,綁匪隨便往哪里一蹲,我們的人就好比海底撈針一般。再說,我還應該留下足夠的力量,保證大人您的安全?!?br>    “行。人手由你挑選。去吧?!?br>    “賽力罕,還有你,你,你隨我出發。剩下的人,就地燃起篝火,防止野狼襲擊,保護好孟恩大人”
    文奎交待完,帶著十名蒙古士兵又一次潛入了密林。他們一個個都刀槍出鞘,如蛇一般潛行。
    “咕咕,咕咕咕咕”
    文奎鉆進茂密的樹叢中,向山谷里發出了信號。很快,他就聽到了回音。同樣的鳥叫聲,來自一塊巨大的巖石后面。
    其其格被五花大綁捆在一棵大樹上。一條眼睛散發出綠光的毒蛇正在向她吐著蛇信子。
    
    其其格的嘴里塞著一塊破布,發不出聲音,只能眼睜睜地看著毒蛇向她游走過來。
    噗
    刀光一閃,蛇頭落地。一個人影從密林里鉆出來,沖向其其格。其其格眼露驚恐之色,以為是土匪又回來了。
    剛才,那幫土匪說是去找點吃的,然后再捆著她逃出朝陽山,抓她去當押寨夫人。
    文奎輕聲道“其其格,別怕。更不要出聲,我是孟恩大人派來救你的?!?br>    其其格聽話地點點頭。
    文奎拔開她嘴里的破布,然后又用刀斬斷她身上的麻繩。
    這時,從密林里傳來一道厲喝“什么人,站住”
    轟、轟、轟
    三聲火銃的爆炸聲響起,在寂靜的山林里格外清晰。文奎把嚇得半死的其其格往背上一扔,駝著她拼命地在密林深處奔跑起來。
    大約過了一刻鐘,文奎大汗淋漓地出現在孟恩面前。隨他一起去的十名蒙古兵在他后面墊后。
    山林里,仍然可以聽到此起彼伏的爆炸聲。
    那是獵槍的聲音。
    文奎從聲音判斷,獵槍的聲音是在他們相反的方向發出的。
    孟恩一把抱住他的寶貝女兒,不由老淚縱橫。他用蒙古語敘說著失而復得的心情,文奎一個字也聽不懂。那些高大粗獷的蒙古士兵,每個人神情都變得輕松起來。
    孟恩一把拉過其其格,鄭重其事地向她介紹,這位叫文奎的漢族地主,就是她的救命恩人。
    其其格看見英俊瀟灑的文奎,不由臉上一熱,眼里散發出一股年輕人特有的灼熱光芒“文公子,謝謝你”
北京pk10赛车稳赚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