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我有一座軍火庫 >第10二章坐吊籃
    血鷹和杜新京奉命去蘇州接管“聚義堂”。杜新匯搖身一變,成為杜記米店的新任掌柜。
    從三月份開始,每月五萬石糧食流向信州市場。信州的饑荒明顯緩解?!叭耸橙恕钡膽K劇總算沒有發生。
    眨眼間,一個月就過去了。
    四月初六。
    文奎帶著辛力剛、文沖、張龍、鐘智等四個人,每人騎著一匹高頭大馬,向銅鼓山進發。
    出發前,史勇有些擔心道“文公子,你帶這么一點人怎么行萬一有個閃失,后果不堪設想呀?!?br>    文奎自信地拍了拍腰間的手槍,笑道“不是有它嗎你可以比我們晚一天出發。我們以烽火為信號,看見山頂冒煙,你就帶領弟兄們強攻,盡量把聲勢擺大,逼他們投降。殺人不是我們的目的?!?br>    “明白?!?br>    大田里的蔬菜豐收后,文奎又下達指令抓緊春耕
    如今的黑水寨,已不再是完全靠搶劫掠奪過日子的黑窩。至少表面上要給官方創造一個好印象這些人都是自給自足的“良民”。
    下山途中,十幾里地,到處都是文奎的“子民”耕地勞作的繁忙景象。
    自從攀上王道生和孟恩這兩層關系,再加上黑水寨本身的實力,文奎如虎添翼,已成為周邊豪強惹不起的人物。
    前方出現一道關卡。過了關卡,就是銅鼓山地界了。
    文奎猛然一鞭抽在馬屁股上,胯下駿馬驚起,發出了一聲嘶鳴,在山道上跑得飛快。
    “?!?br>    為首者手持火槍,拉動槍栓對準文奎。
    “吁”
    文奎勒緊韁繩,后面幾匹馬也放慢了腳步。
    “我們是信州府王知府的人,快點放行”
    對方趾高氣揚地吼道“錢寨主早有吩咐,任何進山者都不得攜帶武器快點下馬接受檢查?!?br>    文奎跳下馬,向為首者遞過去一張大紅請貼。為首者舉起請貼,透過陽光照射了一下,發現請貼有一個小小的針孔,便認定這請貼是真的。
    直到這時,文奎才知道,那個錢世財是個文盲,為了防止有人假冒,他來了個“粗中有細”,在簽名處用針刺了個洞。這一招據說是和大名鼎鼎的張飛學的。
    “你們把佩刀、匕首等兵器全部留下,馬匹也留下,步行上山?!?br>    文奎冷笑道“我們是信州知府王道生派來的,你如果對我們不敬,我們就回去了。到時候別和錢世財說,我們沒來”
    說罷,文奎牽起馬就要往回走
    那個帶著瓜皮帽的家伙頓時傻了眼。自古“官匪一家”。萬一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后果誰來承擔
    “這是誰呀”
    突然從拐彎處的小屋里走出來一個長相猥瑣的中年人。這人腰間挎著一柄大砍刀,左嘴角一顆大黑痣。細眼,粗眉,暴牙齒。實在讓人看了惡心。他在山寨有個“冷面判官”的雅號。
    他就是二當家李冒。
    “二當家,這人說是王知府的人。不肯照規矩辦?!?br>    李冒打量了一番文奎等人,顯得有些心神不寧,一下子拿不定主意。要是其他山寨的土匪,那倒也沒什么關系。這幾個人是代表官府來的,意義就不一樣了。
    李冒道“你們真是王知府的人他為什么不來”
    “知府大人公務繁忙,來不了?!?br>    “請貼倒是真的。既然是王知府的人,就不要那么死板了。讓他們上去吧?!?br>    那個當值的匪徒有了李冒說話,乖乖地放行。不但沒搜身,連馬匹也一起放行。文奎幾個人騎著馬又跑了十數里山路,前方出現了陡峭的山崖。
    山崖腳下,站著十幾個手執刀槍的匪徒。從半山腰懸下來數個搖籃似的籮筐。所有的客人都是坐籮筐吊上去的。
    “來者何人”
    前方有人問。
    “信州知府王道生府上?!?br>    暮靄之下,匪徒們顯得有些朦朦朧朧。那些人大約也看不清文奎他們。說話間,文奎已到了跟前。
    那人滿腹狐疑地問“你是王知府”
    文奎爽朗地笑了一聲,糾正道“不是王知府,是王知府府上的人知府大人公務繁忙,命小人前來為錢大當家祝壽。怎么了你懷疑我們的身份”
    “不、不是這個意思。錢大當家吩咐過,所有上山的客人都不能攜帶武器。還有,你們幾個人都騎了馬。這馬可是坐不了滑輪的啊?!?br>    文奎和辛力剛互相對視了一眼,那人說的不錯,人可以坐滑輪上山,馬怎么辦
    還是辛力剛見多識廣,不解地問“你們平時是怎么進出的錢大當家也經常騎馬出行啊?!?br>    為首者遲疑了一下,回答道“山寨有山寨的規矩。恕不奉告。你們還是遵守我們的規矩吧,把馬留在山下,到時候回去的時候,原路返回就行了?!?br>    張龍、鐘智和文沖三個人,從來沒有坐吊籃的經歷,覺得很新奇,搶先坐進了吊籃。
    從崖頂到山腳,至少有二三十米高。隨著吊籃的緩緩上升,文奎的心都要蹦出來了。
    他估摸著,銅鼓山一定還有其他出入口
    等他們坐著吊籃上來,發現上面簡直就是一個小城鎮。房屋一幢接著一幢,連綿起伏,依山傍水,因勢而建,簡直成了一座山城。
    山上的道路也很寬闊。規劃整齊的街道兩旁,商鋪林立,茶館,小賣部,酒樓等,一應俱全,顯得十分繁華。文奎和辛力剛相視一眼,會心地笑了。
    銅鼓山這地方,絲毫不比黑水寨差
    街道上,五六個拖著鼻涕的小孩子在歡快地嬉鬧著。
    
    一陣馬蹄聲傳來
    不一會,文奎就看見一匹棗紅色駿馬從遠而近。馬上坐著一個身穿青衣的絕妙女子。她那英姿颯爽的樣子,令張龍、文沖和鐘智三個年輕人瞠目結舌。
    文奎輕聲喝道“你們幾個沒看過美女是嗎小心老子把你們的眼珠子摳出來?!?br>    辛力剛陰沉著臉,眼睛早就如閃電一般,盡力把山寨的地形地貌記在心里。
    如今這情形,他們已經是深入虎穴。稍有不慎,還不知鹿死誰手。
北京pk10赛车稳赚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