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我有一座軍火庫 >第120章一個青光眼老人
    “孟和,你先回去吧。找其其格的事情,我會盡力安排好。一有消息,定會在第一時間告知?!薄 ∥目屛臎_送孟和下山,自己和李敢準備下山?! 〔灰粫?,文奎在李敢的授意下,精心打扮成乞丐模樣。一身破爛衫,戴著破斗笠,還一手拿打狗棍,一手托著一個破飯碗?! ±罡疑仙舷孪麓蛄苛艘环?,覺和文奎表面上挺象個乞丐,可惜皮膚白嫩,一看就讓人覺得是個養尊處優之輩。李敢用漆黑的炭灰在文奎臉上、頸脖處、手臂處涂了幾下,隱去了文奎的真面目?! 】粗@個被雕塑出來的乞丐,李敢笑道“這樣還差不多!我再給你取個丐名,就叫老鬼吧?!薄  翱报D―“鬼”。讀音近似。文奎得意地向李敢后腦勺拍了一下,笑道“虧你想得出來!”  李敢頗具丐幫經驗,說道“你別小看乞丐,他們都有自己的勢力范圍,擅自闖入,可是要挨打的。但他們的信息很靈通,要是社會上有個風吹草動,最先知道的是乞丐。乞丐一旦形成幫派,就有他們自己的幫規和潛規則。丐幫的內幕讓你感到觸目驚心,一點也不比土匪好混?!薄 ∥目唤獾貑枴捌淦涓袷й?,和丐幫有什么關系?”  “也許有關系,也許沒關系。我是想通過他們打探一些消息。我離開丐幫已經多年,想探聽一點消息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薄 「粜腥绺羯??! ∥目恢鄙钤趦炘降沫h境里,并不了解乞丐的生存環境。聽李敢這么一說,倒是有幾分感興趣。要是能將這幫人納入自己的勢力范圍,將會是一支不可小覷的情報力量?! ○堉菘h城?! ∥目屠罡覂蓚€“乞丐”蓬頭垢面,出現在城東馬市市場一帶。據孟和所言,其其格是來買馬的?! ∷麄円怀霈F,立即有招引來個不懷好意的小乞丐。那些小乞丐像看大猩猩似的,盯著他們看。他們心存不滿,卻不敢上前來惹事?! ∥目屠罡覂蓚€在市場門口席地而坐,面前擺放一個破碗,嘴里喃喃道“行行吧,家鄉發洪水,活不下去啊?!薄 ∪铝诵“胩?,他們面前的破碗仍然是空的。能進入馬市的顧客,應該都算是富人。那些衣冠楚楚的有錢人,對于兩個年輕乞丐,全都采取了直接無視的態度?! ∫搽y怪。年輕力壯者,哪怕上碼頭當個搬運工,也不致于靠乞討為生?!  爱?!”  文奎面前的破碗里被扔下一枚銅錢。文奎一抬頭,看見一個同樣黑得只能看見兩個眼珠的小孩,約摸十四五歲的樣子。這小孩其實也是乞丐,給他一個銅板,無非就是想引起他的注意?! 」?,文奎抬起頭來,卻看見了小乞丐眼里的不善?!  斑@是我們的地盤,誰讓你們來的?”  李敢立馬接過話茬“我們是從北方來的,家鄉發大水,活不下去呀?!薄  澳銈冏R相點就早點滾,要不然,讓四哥知道了,沒你們的好果子吃?!薄 ±罡覊旱吐曇?,說道“我們要見你們四哥,拜山頭的錢我們還有?!薄  昂冒?,你們隨我來?!薄 ∥目{悶了,一個小屁孩,居然能讓李敢低聲下四地講話。李敢是什么人,文奎還不清楚?  在如迷宮似的小巷里七拐八彎,大約走了一個時辰,文奎和李敢隨小乞丐來到城西的一座土地廟。到了這里,他們看見十幾個衣衫襤褸的小乞丐,小的五六歲,大的十七八歲。這些人坐在一個土坡上懶洋洋地曬著太陽,一幅無所事事的樣子?! ∷麄冏哌M土地廟,門吱的一聲關上了。廟里的光線較黑,空氣還有些混濁。文奎和李敢的眼睛還沒適應過來,就聽到一陣呼呼呼的聲音,定睛一看,真是樂了。他們的面前突然出現了二三十個乞丐,這些人一個個都手持討飯用的棍子,擺成一個奇怪的陣勢,顯然是要給他們這兩個“新人”下馬威?! ±罡覍τ谶@一套太熟悉了,并不感冒。他悄然扯了一下文奎的衣角,悄聲道“你別出手,等我來?!薄  拔乙娔銈兯母??!薄  八母绮辉?。有事跟我說。憑什么,你想到我們碗里分杯羹?”  一個陰暗的角落,傳來一個蒼老的聲音。聽聲音,應該是一個年過五旬的老頭“你們從外地來到饒州,不來拜山頭,就先去搶飯碗。也不問一問你們是誰?”  “青山不在,綠水長流。在下李敢,冒犯了?!薄 ∧莻€躲在陰暗角落的老頭聽說“李敢”的名字,突然眼里冒精光,連忙從黑暗處走了出來,問道“小李子,真的是你嗎?”  “汪叔?真的是你嗎?”  老者全名汪根發,是馬市周邊五公里范圍內的乞丐頭。手下管著幾百個小乞丐?! ⊥舾l看見蓬頭垢面的李敢,伸手顫微微地撫摸了一下李敢的臉頰,激動地說道“小李子,果真是你。你長大了,長壯了,要不是你自報家門,我都聽不出你的聲音?!薄 ∥目⒁獾?,汪根發的眼睛很呆滯,無神。他要靠撫摸李敢的臉頰,才能判斷來人的身份。文奎不由有些納悶,這老頭難道是瞎子?  “汪叔,的確是小李子。沒想到幾年不見,你的變化這么大?老了好多啊。你的眼睛還沒好嗎?”  汪根發囁嚅道“我這眼睛,哪里還能好?”  來自后世的文奎知道,這種眼疾叫作“青光眼”。從外形上看,眼睛是正常的,其實是“睜眼瞎”。大白天走路都需要拐杖?! ⊥舾l雖然是個瞎子,手下卻“管”著那么多小乞丐,其后面一定有原因。果然,汪根發問道“小李子,你不是隨你堂兄去銅鼓山了嗎?”  李敢并不隱瞞,直接說出了此行的目的。他們是為了找人,找的還是蒙古姑娘?! ⊥舾l不解地冷笑道“小李子,你以前當乞丐的時候,不是很痛恨蒙古人的嗎?現在怎么大發善心了?據我所知,你可是一名冷面殺手啊?!薄 〈巳瞬⒎恰八母纭?,誰是四哥呢?文奎默默的想著,暗暗觀察著周邊的環境。
北京pk10赛车稳赚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