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我有一座軍火庫 >第130章膽大包天
    其實,這種時候,已經沒有人能夠猜測到事情的真相。賣是被人賣了,但文奎還沒有傻到幫人數錢?! ‰m說他們來到袁州路,接觸到的官員僅有倪俊,誰能保證王道生、甚至那個看門的白老頭沒出賣他們?  一切秘密皆在袁州路總管張一波的腦子里!  文奎喃喃道:“奶奶個熊,我們不能這么被人給賣了,我要找張總管算帳?!薄 ×肿詮娐犃宋目脑O想,差點沒被他的瘋狂給嚇傻?! ×肿詮娤竦昧耸寞偹频?,連眼神都有些渙散“文大當家,我沒聽錯嗎?今晚去找張一波?”  “對,我需要張一波家里的住址。這件事一定要弄出個水落石出。因為只有他最清楚,內奸不除,我們的日子一天不得安寧?!薄 ∵@口惡氣不出,叫文奎怎么當好一個寨主?  李敢坐在一株大樹的樹巔,觀察著四周的動靜。正在文奎為誰是內奸煩惱時,李敢像只猴子似的,從樹上竄下來,嚷道“元軍開始搜山了。山下來了大批的官兵,看情形,不會少于一千人?!薄 ∫磺??文奎真是笑了。茫茫十萬大山,就算張一波派一萬人來,也不可能做到像梳頭發似的,把整個蓮花山脈篦一遍?! ∧捍旱呐栒找徎ㄉ矫}。文奎帶著一幫人躲進一個山洞,又小心翼翼地把踩過的草都扶正,讓外人看不出一絲痕跡?! 《纯?,文奎留下李敢和蘇北兩員虎將把守?! ∥目愿赖馈坝涀?,不到生死攸關,絕對不能發生正面沖突。畢竟我們還有四名傷員,要是被他們發現,你們是打痛快了,傷員們一個也別想跑。懂嗎?”  “大當家,你就放心吧。這點道理我們懂?!薄 ±罡野腴_玩笑,半認真地回答。文奎真是越來越喜歡這個乞丐出身的殺手了。想當初,文奎設計害死了李冒,至今他的內心還在惴惴不安。雖然李冒并非他親手干掉的,但他的計謀足夠毒辣,要不然錢氏父女也不會下手殺人?! √栂律胶?,元軍撤了回去。他們也知道,要想在茫茫的大山找到文奎他們,簡直就是大海撈針?! ∥目蛄藘芍灰巴?,一只野雞,用火烤熟了,每人分了一些野味充饑。吃飽喝足,天色完全暗了下來。孫小山和蘇北負責把辛力剛等四名傷員送到附近的林家村養傷。文奎帶著李敢,各騎一匹馬,直接向城區方向飛駛而去?! ≡莩腔\罩在一派氤氳的霧氣里。由于身份已經暴露,路引已經沒有用了。文奎和李敢只能先躲在城外的樹林里,等候時機從城墻爬上去?! ∵h處,不時傳來數聲夜鳥的啼鳴?! 」鲸D―咕――  咕――咕――  李敢利用休息的時間,用藤條自制了攀登用的抓鉤。只見他用力一甩,刷,抓鉤穩穩地抓住樹枝,李敢用力一拉,試了一下力道,穩穩的,完全能承受一個人的重量?! 〉搅讼掳胍?,整個袁州城都陷入了一派寂靜之中。守城的士兵燃起了篝火,文奎通過火光,能清晰地看到這些士兵的長相?! ≠卡D―  李敢將抓鉤拋向城墻,然后抓住藤條,四肢并用,眨眼間就爬上城墻。不一會,文奎也上來了?!   ∑钌铰?。張府?! 堃徊ㄗ鰤粢膊粫氲?,他想抓的文奎已經像一條猛獸似的,蹲在附近的一株大樹旁,瞅準機會沖上圍墻,又從圍墻上飄然落下?! 【o接著,李敢也進來了?! 《鴥擅趶埜凳氐募叶?,居然對身邊發生的事情渾然不知。院內,一叢叢冬青樹高高矮矮,參差不齊。正好有利于文奎和李敢藏身?! ∵鳕D―  一只家貓不知從哪竄出來,好像受到驚嚇似的發出了尖叫聲。文奎和李敢不由面面相覷,貓的叫聲必然驚擾了張府的人?! 」?,燈亮了?! ∫粋€戴著瓜皮帽的老頭手提燈籠,顫顫微微地從里屋走出來。燈籠的光線比較微弱,老頭老眼昏花,怎能可能看得清躲在樹叢里的人?  就在他轉身想回到屋里時,他的頸脖處一陣冰涼。一柄無比鋒利的匕首頂住他?!  皠e喊,要不然就捅死你?!薄 ∫粋€身穿夜行衣的年輕男子輕聲喝道“告訴我,張一波住哪間房?”  “你想干什么?”  “你想死嗎?”  匕首吃進老者的頸脖,滲出一絲血來?! ±险哂檬种噶酥笘|面二樓一間房,嘴里卻不敢發出聲音。刀頂得太緊,如果動嘴說話就得割破喉嚨?! ∨鲸D―,又是一聲悶響。老者后頸遭重力敲擊,一頭裁倒在地?! ¢T栓被輕輕拔開,睡夢中的張一波一無所知。文奎把室內的燈點亮,大搖大擺地端一條凳子,坐在床前欣賞著張一波和他夫人的睡姿。李敢則躲在外面望風?! ∫苍S是受到燈光刺激,張一波在睡夢中醒來,看見坐在床前的文奎,驚嚇得張大嘴巴,卻不敢發出聲音。因為文奎手里的匕首已經頂住他的喉嚨!  “我是文奎,別出聲?!薄  班??!薄  案嬖V我,是誰出賣了我?要說實話,要不然,我滅你全家?!薄  班??!薄 ∮捎诒回笆醉斪√焱谎?,張一波的聲音是從鼻子里哼出來的。文奎料定他不敢造次,便把匕首拿開,給他喘氣的機會?! ∥目氖稚弦呀浻兄鄺l人命,渾身散發出來的氣息和普通人不同。不怒而威的氣勢,給張一波帶來了巨大的壓力?! ∪欢?,讓文奎意想不到的是,張一波說出了一個讓他打破腦袋也想不到的名字老白!  “是他?”文奎不禁愣住了“就是倪俊家里的那個管家?”  “正是他。他偷聽了你和倪俊的談話,知道你叫文奎,而對于其他人,他一概不知。所以,我們才滿城客棧搜查。求求你們,別殺我。我上有老,下有小?!薄  澳銈兘o了老白多少賞錢?”  “其實也不多,只有十兩白銀?!薄 ∧莻€佝僂著背的老白,居然為了十兩白銀,出賣了主子,也出賣了客人。真是夠黑的!  這時,睡在張一波旁邊的婦人醒了,驚嚇得“啊”的一聲大叫起來。
北京pk10赛车稳赚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