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我有一座軍火庫 >第132章人心難測
    文奎和李敢走了,留下一臉懵逼的倪俊,還有老白的尸體直挺挺地躺在地上?! ∥甯饤l,足夠老白的老伴度過余生。但他還得編一個老白暴死的理由。文奎并不理會倪俊如何善后,而是留下了一句足以讓倪俊冷汗涔涔的話?! ⊥{!  一群連袁州路總管都沒有放在眼里的人,威脅一個小小的判官又算得了什么。倪俊慶幸的是,這群人還算是明辨是非的人。要不然,躺在地上的恐怕是自己?!   【嚯x袁州城三十公里的林家村。孫小山已經替辛力剛和那三個白蓮教傳教士處理好傷口?! 】匆娢目屠罡液涟l無損地回來,眾人便知道事情已處理妥當?! ±罡矣行┑靡獾卣f道“你們意想不到吧?小人物也差點讓我們在陰溝里翻了船?!薄 ≌诓潦弥鴺屩Φ奶K北急切地問道“是不是倪俊家里的那個老仆人?”  文奎想起這事,真是氣不打一處來,嚴肅地批評道“蘇北,這件事你也有責任。我讓你在門外望風。老白在外面偷聽了我和倪俊的談話,你竟然不知道?”  事情說到這份上,蘇北才恍然大悟“這老家伙,我明明看見他走了的!他肯定是往其他方向又潛了回來?!薄 ±罡矣H手送老白見了閻王,也不由感嘆唏噓“貧窮真是可怕。這老白太窮了,活不下去了,竟然想到了靠出賣主人賺錢。要不是張總管和倪俊關系不錯,悄然押下了情報,這次倪俊全家老小,怕是會遭遇滅門之災?!薄 √稍诖采系牧肿詮娐犖目麄冏h論著人心之險惡,猛然間靈光一閃,他的親侄子林冬生!白蓮教徒遭到官兵圍剿,林冬生一直沒有出現,就像人間蒸發了一般?!  拔拇螽敿?,我有一個疑問。我懷疑這次白蓮教去淮西走漏了風聲,也是被人所陷害。要不然,哪有那么巧?就在我們準備出發的當天晚上,被官兵一鍋端?要不是辛師傅、馮發、龍二等幾個人武功超群,我也跟著沒命了?!薄 ∠肫鹉切鹚篮捅还俦钭胶罂沉四X袋的教徒,林自強眼眶有些濕潤?! ≌媸翘珣K了!  轉眼之間,數十條鮮活的性命灰飛煙滅。林自強不敢想象,淮西那些反抗元軍大部隊鎮壓的同伴們,在經受著什么樣的考驗?! ∥目鼏枴傲謳煾?,你懷疑你們也被人出賣了?”  林自強痛苦地閉上眼睛,眼淚從眼角滲出。顯然,這個想法讓他很痛苦。他不敢面對現實?! ⌒亮偟膫麆莶凰闾?,還能下地隨意走動,便把文奎拉到門外,輕聲說道“就在我們來袁州的最初幾天,林自強的親侄子林冬生,為了一點家事,和林自強吵了幾句。在我們出發前三天,林冬生又因為酗酒,被林自強批評了。奇怪的是,自從我們被官方圍剿,就再也沒有見過林冬生了。我猜想,或許林自強在懷疑他的親侄子?!薄  鞍l生了那么大的事,一個大活人生不見人,死不見尸,的確讓人生疑?!蔽目鳛橐幻麕е剃犻L記憶的穿越者,看問題比辛力剛要全面一些?! ∷治稣f道“這里面有好幾種可能性,第一,林冬生對林自強恨之入骨,出賣了林自強,然后他領了一大筆賞錢,遠走他鄉過他的逍遙日子。第二,林冬生不慎被官方抓獲,林冬生經受不住嚴刑拷打,供出了林自強準備帶領教徒參加紅巾軍的事。但官方也沒有放過他,而是將他殺害了。當然,還有第三種可能,林冬生不想參加起義軍,在關鍵時候悄然逃跑?!薄 ⌒亮偮犃宋目脑?,堅定地說道“林冬生這個人,我也見過。酗酒如命,心胸狹窄。他還有一個嗜好,好賭。作為一名賭徒,往往喜歡冒險。所以,我更相信你的第一種分析。他用白蓮教徒幾十人的性命發財了,自知罪孽深重,拿了賞錢逃跑了?!薄 ±罡也恢裁磿r候出現在文奎后面,大約聽到他和辛力剛的談話,冷笑道“文大當家,你這樣分析來分析去,簡直太浪費腦筋。我們直接去找張一波要答案,不就成了?”  滿身是傷的辛力剛驚愕地問道“李敢,你瘋了?你以為張一波的家是你家菜園子,想進就進,想出就出?”  文奎伸手制止住辛力剛,笑道“不,李敢沒有瘋。干我們這一行,就要敢想,敢殺。李敢的想法正合我的胃口。今天晚上,我和李敢再去一趟張府。還有,蘇北和李敢兩個人負責警戒,在村口設一暗哨,以防有官兵對我們突然襲擊。我們這點人,就算有槍枝彈藥,真要是面對蒙古兵的弓箭手,打起來也撿不到什么便宜?!薄 √K北看見李敢近來在文奎面前連連“受寵”,有些不服氣了,吵著要參加今晚的行動。文奎怒道“三大紀律,九項注意,你背我聽聽?”  蘇北一句句背誦道“一,一切行動聽指揮。二,一切繳獲要歸公”  背完后,文奎反問道“第一句怎么說的?”  “一切行動聽指揮啊?!薄  澳蔷蛯?。你聽誰指揮?誰是老大?”  “老大,那你也不可太偏心呀。有什么行動都帶著李敢,我們這些老人都快被你忘記了。我不服!”  “蘇北,我警告你,一切行動聽指揮!論槍法,論拳腳功夫,你都不在李敢之下。論機智,你遠遠不如他。你想想,要是那天晚上你機智一點,還會讓老白鉆了空子?由于老白的出賣,差點害得我們全軍覆滅,而辛力剛他們也別想救出來。這筆帳我還沒有和你算,你倒好,和人家李敢爭起寵來了?現在我命令你,立即到村口去設暗哨,和李敢兩個人,每人潛伏兩個時辰。聽明白了嗎?”  “明白!”  看見蘇北和李敢兩個人走遠了,辛力剛有些不解地問“文少爺,剛才蘇北背誦的東西,都是些什么玩意?”  “紀律!三大紀律,九項注意。以后隨著形勢發展,還有需要完善的地方。比如,官兵不得酗酒!”  “啊,連喝酒也要禁止?我們不是經常喝得醉醺醺嗎?”  文奎沒好氣地瞪了辛力剛一眼,怒道“老辛,喝酒誤事。林冬生的事情如果查實,我沒猜錯的話,一定是酗酒惹的禍!”  來自后世的文奎,太明白紀律的重要性了。一支沒有嚴明紀律的軍隊,一定是不堪一擊的。
北京pk10赛车稳赚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