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我有一座軍火庫 >第140章神游
    孟非帶著一些殘兵敗將灰溜溜地返回駐地。沒過多久,那些被繳了武器的士兵也紛紛狼狽而回?! ∶戏堑囊恢欢洳灰娏?,憤怒之情可想而知。他把所有的氣都撤在其其格身上。其其格被關在小黑屋里呆了一天,直到天黑才被孟和接走?! ∨R走時,孟非送給其其格一粒黃澄澄的子彈頭?! ⊥瑯拥淖訌楊^,其其格閨房抽屜里也有一粒。那粒子彈是從孟恩的體內取出來的?!  拔母?,殺害我阿布的事真是你干的嗎?”  冷靜下來,其其格陷入無比痛苦之中?! ∵@可是殺父之仇!  文奎,你為什么要取走我阿布的性命呢?他可是對我有養育之恩的親人?! 〔?,這不是真的!  其其格一遍又一遍地對自己說?!   『谒?。星光燦爛?! ∥目陋毜刈谝粔K大石頭上,夜色淹沒了他。史勇不知什么時候出現在他的身邊,在他的身邊坐下,兩個人都一言不發?! ×季?,史勇問“我有一種預感,恐怕其其格會因愛生恨?!薄  澳銚乃龝⒘宋??”  “也許吧。因為她是個敢作敢為、敢愛敢恨的女人。如果她對孟恩的感情至深,就不排除她有調轉槍口的可能性?!薄 〈藭r,文奎的內心也很糾結!史勇是過來人,見多識廣,他的話不無道理?! 〉目嗟氖菗纳秸陌参?。這次孟非吃了虧,會不會再次派兵圍剿呢?如此一來,此時的黑水寨,又回到了從前?!  笆酚?,你要多花些心思在山寨的布防上。既然新來的孟非和我們較上勁了,就不會輕易罷休。我呢,把主要經歷放在外圍。比如,王道生、尹力這些官員,有他們作為我們的線人,很多內幕的消息我們都能及時掌握,就不會那么被動?!薄  拔纳贍敻呙?!”  文奎和史勇正在商議著山寨的事情,突然有人來報“杜新京杜掌柜來了?!薄  芭??”  這種時候,杜新京突然從蘇州回來,會有什么好事?文奎站起身來,拍了拍屁股后面的塵土,和史勇一起去迎接杜新京?! ∧荷?,從山梁上走來兩個隱隱約約的身影。其中一人是杜新京,另一人很陌生。文奎和史勇都不認識?!  按螽敿?,這次我帶回來一個大客戶?!薄 《判戮┮贿叴蟛接蛭目?,興奮地介紹道“這位是蘇州有名的鹽商張士信?!薄 埵啃?,反元英雄、農民起義領袖張士誠的弟弟?文奎不由暗暗吃驚,真是鬼使神差,杜新京竟然把張士信引到山寨來了!  “歡迎張掌柜。來者都是客,你們應該還沒有吃晚飯吧。走,我們去飯堂,先喝點小酒,暖暖身子?!薄 《判戮┤ヌK州兩個多月,還是第一次回家。一坐下來,他就忙著介紹蘇州那邊的情況?! e看杜新京這個人平時工于心計,精明透頂,話也不算多,一旦興奮起來他也是個話嘮。趁著廚師準備酒菜的空隙,文奎已經通過杜新京的介紹,把蘇州商行的情況掌握得差不多了?!  皠e看血鷹是個殺手,做起生意來可厲害了?!薄 《判戮ρ椔冻鰺o比崇拜的神情。原來張士信這層關系,是血鷹通過道上的朋友介紹的?!  岸潭虄蓚€月時間,原安林商行屬下的青樓已經全部關閉?,F在我們的生意主要是靠茶葉、大米和食鹽。張士信張大掌柜就是販賣私鹽的巨賈。他的大哥叫張士誠,幾兄弟靠販買私鹽,在江蘇一帶混得風生水起?!薄 【退愣判戮┎唤榻B,文奎對于張士誠、張士信兄弟倆也略知一二。畢竟他是穿越客嘛。催悲的是,這兩兄弟的結局并不好,張士誠作為一方豪杰,落了個被朱元璋挫骨揚灰的下場?! ‘斎贿@是后話。至少目前雙方還是可以合作的?! 埵啃糯诵星皝?,主要是想拓展信州、饒州一帶的生意,并以此為據點,向周邊地區擴展。文奎先是帶著張士信在山寨逛了一圈,他向展示了一下自己的實力,然后又讓杜新京帶著他到縣誠走了數天,考察了當地的市場?! ∨R了,張士信提出,每個月可以為文奎兩萬斤食鹽。食鹽混在大米里打包裝船,從水路運到信州?! ∑鋵嶋p方都是明白人,私自販賣食鹽違反了大元的律法,要是被抓會惹上大麻煩,搞不好就腦袋搬家。所以,雙方簽下的契約屬于君子協定,根本上不了臺面,也不可能受法律保護?! ∵@天傍晚,文奎親自把杜新京、張士信送到信州碼頭。雙方依依惜別,難舍難分。文奎把黑水寨的虎皮、狼皮、靈芝、人參等珍貴土特產送給張士信一麻袋,把張士信感動得不行?! ∩狭舜?,文奎仍然站在岸邊眺望,一直到帆船駛向遙遠的天際,看不到蹤影?! ∈酚虑娜挥檬种馔绷送蔽目?,文奎才從愣神中回到現實?!  袄洗?,你在想什么?”  文奎這才意識到自己的失態,的確太投入了。就在和張士信告別之際,文奎的腦子像放電影似的,把史書記載的場景一一掠過  公元1353年,張士誠與弟弟士義、士德、士信及李伯升等率鹽丁起兵反元,攻占泰州、興化、高郵等地。次年正月,在高郵稱誠王,建國號大周,改元天。高郵曾一度被元大軍包圍,后因主帥丞相脫脫臨陣遭貶,元軍自亂,他乘勢出擊獲勝。十五年,由通州今江蘇南通渡江南攻。次年初,攻占常熟、平江今江蘇蘇州、松江、常州等地,并定都平江。隨后,與朱元璋軍交兵。十七年,敗于朱元璋軍,他投降元朝,被封為太尉。此后成為割據浙西一大勢力,曾多次運糧接濟大都。二十三年,派兵進攻安豐今安徽壽縣,逼走劉福通和韓林兒,自稱吳王。二十七年,平江被朱元璋軍攻破,被俘至應天今江蘇南京,自縊死,遭挫骨揚灰  直到史勇把文奎驚擾了,他才緩過神來,有些答非所問地說道“我剛才在想什么?嘻嘻,好像在神游啊?!?
北京pk10赛车稳赚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