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我有一座軍火庫 >第147章墻頭草
“兩位大俠,今晚我們能找到一間這樣的小木屋蹲上一宿,已經算是撞上好運氣啦。從這里到翠峰山還有幾十里地,而且都沒有一條像樣的路了?!?br>羅老六唱起了哭腔,看上去慘兮兮的。血鷹又生出了惻隱之心。讓這么一個年邁的瘸子連夜趕路,顯然是不道德的。
“羅老六,我憐憫你年邁,今晚就湊合著睡吧。事先聲明,如果你敢?;ㄕ?,我定然剝了你的狗皮?!?br>杜新京吃過虧,可不是動嘴,而是直接從馬車上拿出了一根繩子,將羅老六雙手反剪,綁在小木屋旁邊的一顆樹上。血鷹不由暗自贊嘆,覺得這真是一個奇招。把這個老滑頭捆住,至少他別想逃了。
這個動作,把羅老六嚇得臉色煞白,像冤死鬼似的哭喊道:“兩位大俠,萬萬使不得呀。這深更半夜的,萬一來了野獸,我豈不成了它們的腹中餐?”
杜新京冷笑道:“你這個老滑頭,如果來了野獸你盡管喊,我們一定出來救你。老大,你先去睡吧。我值守上半夜?!?br>聽說他們兩個人輪流睡覺,羅老六便不再哭喊。他知道,哭也沒用。這兩個人連楊世昌的老巢都敢去招惹,應該能量不小。他們沒把自己的腦袋摘下來,已經算是仁慈了。
寒風呼嘯。夜冷露重。
羅老六被捆綁在樹桿上,再用棉襖蓋著頭,倒也能抵御寒風襲擊。血鷹在小木屋的木板上倒下便睡。不一會,杜新京便聽到他們兩個人發出均勻的鼾聲。
時間一長,杜新京不禁覺得眼皮漸漸沉重起來。他用指甲使勁掐自己的大腿,不讓自己睡過去。
隨著杜新京第n次掐大腿,一抬頭,他看見五十米開外,有數點綠瑩瑩的光!
哎喲,那是野狼嗎?還是螢火蟲?!
定睛一看,杜新京認定了那些光芒是野狼的眼睛,再也沒辦法淡定了。而羅老六被棉襖蒙住頭,并沒有發現險情,反而睡得很沉。
“老大,醒醒,野狼來了!”
“呼――”
血鷹聽到杜新京的聲音,條件反射地雙腿一蹬,一個鯉魚打挺,便精神抖擻起來。
綠瑩瑩的光芒正在悄然移動!
血鷹從兜兜里拿一枚手雷,悄然打開小木屋的門。不退反進,向前移動了數米,幾乎能聞到野狼的腥騷味。仔細一數,六匹狼。這群畜生選擇在下半夜出擊,大約真是餓壞了。被綁在樹上的羅老六正是它們的襲擊目標。
血鷹悄然打開手雷的保險,扔向了狼群。
轟!
突如其來的爆炸聲從天而降,三匹野狼被炸死,另三匹撤腿逃命而去。
羅老六被爆炸聲驚醒,喊道:“救命呀?!?br>杜新京一把扯去他頭上的棉襖,罵道:“救你娘的命。再喊,我就把你扔去喂狼?!?br>“你什么?狼來了?”
羅老六一臉懵逼的樣子,血鷹已經回來了。他手里提著一匹被炸死的野狼,說道:“杜掌柜,你去搞點干柴,我們剝皮吃肉?!?br>羅老六想,撿干柴這樣的活肯定輪不到自己,只好閉嘴。
不一會,樹林的空地上燃起了熊熊的烈火。血鷹從褲腳處抽出一把六七寸長的軍匕,刷刷刷,嫻熟地剝去狼皮,掏空內臟,然后用樹枝叉起狼肉放在火里烤。羅老六目睹這一切,算是領教了血鷹的刀功。他這功夫,說活剝了他不是一句空話。
血鷹讓杜新京把羅老六松了綁,三個人圍著篝火一起吃狼肉。
此時已是下半夜。一只野狼被吃得只剩下一堆骨頭,血鷹和羅老六已沒有了睡意。杜新京吃飽了,倒在木板床上呼呼大睡起來。
羅老六領教了血鷹的厲害,在他面前連大氣都不敢出。血鷹手里的那把匕首,割過狼肉,血腥味很重。他正在變著花樣玩匕首,羅老六更是嚇得不輕。
眼見羅老六那畏畏葸葸的樣子,血鷹心里有數。像羅老六這種人,除了狡猾之外,論兇殘,和自己比還是差好幾個等級。
森林里萬籟俱寂。熊熊的火光照亮了血鷹的面龐。剛才那一聲威力強大的爆炸聲,大約已把林中百獸都驚走了。
“老六,你去睡一會吧?!?br>血鷹面色平靜地說道。羅老六弱弱地回答了一句“我不困”,氣氛便陷入了尷尬之中。
良久,羅老六滿心忐忑地問道:“血大俠,你們真的能從楊世昌手里救出人來嗎?”
血鷹的眼睛如鷹隼一般瞪了他一眼,不滿地問道:“你不相信我們?”
“我……我不是這個意思?!?br>羅老六表現得六神無主,血鷹早就知道,這只老狐貍是墻頭草,風吹兩邊倒。稍不留神,就會中了他的奸計。他的作用也只不過是帶路。
僅此而已……
“你就是這個意思。放心吧,我說話算話,絕不會連累你的妻子女兒?!?br>“那你有什么辦法營救你的朋友?”
羅老六終究還是把心里的話說出來了。文奎笑了!
“實話告訴你吧,我們來到二十多人。你以為僅僅只有我們兩個人?”
事情說到這里,羅老六不由恍然大悟!
昨天晚上,客棧一下子來了那么多樵夫,他還以為他們是進天目山伐木的。但那些人一個個長得無比精干,并不像是長期干粗活的人,一點都不像樵夫。懾于那幫人人數太多,他不敢下手,所以便選擇了只有兩人組合的血鷹和杜新京。
羅老六瞪大眼睛問道:“那幫樵夫是你們的人?”
血鷹臉色一沉,厲聲道:“做人不要太聰明,聰明人死得快!”
不過,有了這個結果,羅老六的自信心倒是撿回來了。他的臉上有了笑容。
樹林里倏地晃過一道影子。緊接著,一個身穿夜行衣、頭戴斗蓬的精壯男人出現在他們面前。
“報告黑鷹,四個小組已經到達翠峰山外圍,請指示?!?br>“不急。你們就地潛伏,明天聽到爆炸聲以后再發起進攻?!?br>“剛才我們聽到爆炸聲,所以就循聲趕來?!?br>森林里就是這樣:對眼望去,看似很近,真正走起來卻要小半天。
眼前這位黑衣人就是第四組長杜虎。血鷹揮揮手,厲聲命令道:“沒有聽到爆炸聲,你們暫且原地潛伏?!?br>“是,幫主,我去也!”
杜虎略施輕功,如一陣風似的消失在森林深處。眼前的情景,看得羅老六目瞪口呆。
血鷹用眼睛的余光掃視了他一眼,知道此時的他風向標正在朝自己這邊飄移。
  
北京pk10赛车稳赚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