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我有一座軍火庫 >第148章特殊的銀票

  天亮了。羅老六被血鷹一腳踢醒。
  羅老六睜開眼睛,晨曦微露,百鳥啁啾。血鷹和杜新京站在他面前,催促他上路。
  杜新京把羅老六的繩子解開,說道:“走吧?!?br>  山上真的沒一條像樣的路。那匹老馬還掛著馬車,怎么走?
  血鷹讓羅老六解開馬車,把一只野狼的尸體放在馬背上。羅老六看得很納悶,不解地問道:“兩位大俠,你們干嘛要帶上野狼?”
  血鷹斜瞪了羅老六一眼,嚇得他連忙低下頭,連大氣也不敢出。眼前這尊殺神的氣場實在太強大。憑羅老六的經驗,血鷹定然殺人無數。
  “這是我們送給楊世昌的見面禮,小心點,別掉在地上了?!?br>  杜新京解釋著,捆緊了野狼。羅老六看不懂,又不敢再問,很受內傷。他那羅圈腿爬山路很慢,也很痛苦。大約走了整整三個時辰,前面的景致大變,一座山寨出現在眼前。
  羅老六喘了口長氣,道:“前面就是翠峰山了?!?br>  血鷹拿出望遠鏡,仔細觀察了一會,已能清晰地看見山寨匪徒的面容。
  “老六,你止步吧。接下來沒你的事了。杜掌柜,把他捆起了,嘴巴堵住?!?br>  不由分說,羅老六變成了一個粽子,渾身捆得結結實實,嘴巴里塞進了一塊破布。血鷹看見他眼神里充滿了恐懼,耐著性子說道:“這是為了保護你和你的家人。我們辦完事就來為你松綁。你放心?!?br>  “嗯-依―嗚―”
  羅老六點頭如同喙米,他應該明白了血鷹的意思。再說,能不去見楊世昌,對于他來說當然是一件好事。
  杜新京扛著一匹野狼,血鷹當甩手掌柜,跟在他后面。大約走了一千多米,前面就出現了哨卡。幾個彪形大漢攔住去路。
  “站住,干什么的?”
  其中一個臉上有刀疤的男人看見杜新京,吃驚地問道:“杜掌柜,原來是你?”
  杜新京和張士信就是被這伙人綁上山的,其中這個刀疤臉也算一個。
  “老哥,沒辦法啊。我這不是送銀票來贖人嘛。我那個張大哥,他還好嗎?”
  “他好著呢。楊寨主說了,他只要錢,不要命?!?br>  “哦。那就好!”
  杜新京裝得像孫子似的,滿臉涎笑著,給每人一塊碎銀。那幾個土匪收到小費,警惕性依然不減。刀疤臉看了看血鷹,說道:“按山寨的規矩辦,都把武器交出來?!?br>  杜新京連忙上前半步介紹道:“他是我們的二當家?!?br>  刀疤臉:“我不管他算老幾,到了翠峰山,是條龍都得盤著。有沒有武器?”
  血鷹交出了那把匕首。這匕首是文奎從軍火庫里拿出來的,兩面都是無比鋒利的刀刃,中間一條血槽,做工十分精細。刀疤臉看到它就愛不釋手。
  “還有,這野狼是怎么回事?”
  杜新京又解釋道:“這是我們在路上碰巧打的野狼,想送給大當家當下酒菜?!?br>  “你們在這里看著,我帶他們上山?!?br>  有刀疤臉帶路,一路上山暢通無阻。不一會,他們來到山寨的核心區域。雷十八和楊世昌正在做著發財的美夢。
  看見雷十八,杜新京的心定了。這土匪以前到過杜記米店買米,所以認識。
  楊世昌年約五十出頭,禿頂,中等身材,身穿一身裘皮大衣,腰間掛著一把帶刀鞘的砍刀。他看見刀疤臉帶著杜新京和另一年輕人,愣了一下神,然后才反應過來。
  “杜掌柜,一萬兩黃金籌齊了?”
  “齊了。楊大當家,這位就是我們的二當家血鷹。由他親自帶著銀票來贖人,您總該放心了吧?”
  坐在側位的雷十八一直在默默地盯著血鷹看,憑他的經驗,杜新京這種人不可怕,而血鷹顯得非??膳?!
  作為一個職業殺手,渾身所散發出來的氣場就是不一般。
  楊世昌乜斜著眼,很輕蔑地看了一眼血鷹,問:“銀票呢?我的一萬兩黃金呢?”
  血鷹微微一笑:“我要見到張掌柜?!?br>  雷十八不滿地插了一句:“這里有你講條件的資格嗎?”
  血鷹的態度依然是風輕云淡,不亢不卑:“既然來了,我沒想過要活著出去。不信你可以試試?!?br>  楊世昌向外面吼了一聲:“來人,帶張士信!”
  不一會,張士信被兩個人押了出來??蓱z這個倒霉蛋,渾身的衣服沒有一塊布是好的,成碎片的衣服上滿是鞭子抽打留下的印記。
  但張士信的手腳還是自由的,并沒有被捆綁。只是這一身傷痕,實在太過分。
  看見張士信還活著,血鷹也放心了。雖說是首次見面,他能感覺得到,張士信的眼里充滿了感激。
  楊世昌問:“人,你也看到了。我的銀票呢?”
  杜新京連忙涎笑道:“報告大當家,銀票在野狼的肚子里,我這就給你拿?!?br>  說罷,杜新京扒開野狼的肚子,里面塞滿了手雷。不過,這些手雷是楊世昌和雷十八都沒有見過的武器。他們并不知道這種武器的厲害。
  杜新京拿出一個手雷,血淋淋的。他就直接送給了楊世昌。
  楊世昌并不忌諱狼血,手里捧著手雷,問道:“銀票在這里面?”
  “是?!?br>  “怎么打開?”
  “我來?!?br>  血鷹怕誤傷了杜新京,連忙上前接過手雷,悄然撥開了手雷的保險插銷。手雷到了楊世昌手里,竟然滋滋滋地冒著青煙。
  轟!
  隨著一聲巨響,大廳里硝煙彌漫,血肉橫飛。就在爆炸的一瞬間,血鷹一把拉過杜新京,滾向大廳側面。
  當然,他沒有忘記順帶拽著那條野狼的腿,一起滾落到數米開外。
  突如其來的爆炸,距離楊世昌最近的雷十八也中招了,一塊彈片深深地嵌進了他的額頭,頓時血流如注。
  血鷹開始向被炸得滿臉懵逼的匪徒們扔炸彈。
  轟!轟!轟!
  躲在附近密林里的二十名殺手,聽到山寨里爆炸聲接連不斷,便抽出大砍刀,像刀切菜似的,一路沖殺過來。他們所到之處,人頭滾地,哀嚎聲此起彼伏。
  而張士信也被杜新京拉到身邊,躲在大廳一側的角落。整個山寨亂作一團。
 ?。?。:
北京pk10赛车稳赚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