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我有一座軍火庫 >第159章夜襲
危急時刻,劉十七來了個“舍身救主”,這可是天上掉下來的好事。
“保護大帥!有埋伏!”
剎那間,滿都拉圖已被士兵用身體擋成一道人墻。躲在密林中的李敢見戰機已失,便命令箭手拼命向山谷里射箭。
雨點般的箭矢從密林里飛出,滿都拉圖身邊不時有人中箭,他只好命令手下盡快撤退。
而劉十七因為“舍身救主”,倒也洗去了奸細的嫌疑。一個時辰以后,滿都拉圖回到營房,帶出去的人馬損失大半,讓他心疼得想吐血。
深夜,滿都拉圖親自去探望劉十七。
“黑水寨的人怎么知道我們去北山山谷,而且還在山谷里伏擊我們?是不是我們的身邊有奸細?”
劉十七聽罷,嚇得可是不輕!
“大帥,我對您可是忠心耿耿的呀?!?br>看那奴才樣,劉十七又要跪地了。滿都拉圖不滿地瞪了他一眼,慍怒道:“我又沒說你。你擔心什么?”
“可是,我和你說秘密通道的事,只有我們兩個人呀?!?br>滿都拉圖一聽,眼里像是見了鬼似的。一想,對啊。這個秘密只有他們兩個人知道。孟非和王道生兩個被他要求退場之后,劉十七才說秘密通道的事情。
要說有內奸,這兩個地方官員可以首先排除。滿都拉圖覺得此事還真是蹊蹺。按理說,黑水寨的那幫山匪,還沒有能力在元軍內部安插奸細。
滿都拉圖疑惑地問道:“難道文奎他們是神仙,能掐會算?”
劉十七把頭搖得像個撥浪鼓似的,回道:“我懷疑他們已經發現了那條秘密通道,所以才在出口處又埋炸彈,又藏伏兵。如果真是那樣,那條秘密通道就沒什么價值。他們可以選擇炸毀,或者用其他辦法。只需要守住洞口,再多人都攻不進去?!?br>滿都拉圖兩眼死死地盯住劉十七,神情異常復雜。要不是這條走狗,他自己的身體怕是被利箭射穿。而這條走狗又失去了他存在的價值。
劉十七似乎讀懂了滿都拉圖的意思,腦瓜子一轉,又冒出一個壞主意:“大帥,我在黑水寨還是有些人脈的。只要您給我時間,我一定想辦法讓你攻進山寨,把文奎那幫人殺得片甲不留?!?br>“我給你三天時間,你好好想想。要不然,你的獎勵沒有,還得人頭落地?!?br>說罷,滿都拉圖甩手而去,留下劉十七一臉懵逼。
…………………
黑水寨。議事廳。
文奎聽罷李敢的匯報后,不由扼腕嘆息。李敢帶去的神射箭手告訴他,那個為元軍將領擋箭的漢人,正是以前雷一鳴的護衛劉十七!
“他娘的,劉十七,算他命大?!?br>文奎一拳擂在桌子上,茶杯里的茶水濺了起來。這時,史勇一頭撞進來。
“史兄,來得好。我們商量一下對策。劉十七這顆毒瘤,現在已經危害到我們的安全了?!?br>幾個人一合計,得出了兩點結論:一,防止劉十七和以前山寨的狐朋狗友搞里應外合。二,最容易被攻破的虎跳峽要重點防役。
史勇仔細回顧了一下,認為但凡和雷一鳴親近的人,都已經清除出局。再說,想當初,自愿走的人都可以走。留下來的,應該都屬于純潔類。
文奎覺得此事應該內緊外松,小心提防,不宜搞得人人自危。
一旦人人自危,必然會人心渙散,不攻自破。
史勇:“從今天開始,我們既要有明哨,也要有暗哨,還要有巡邏隊,千萬不能讓元軍鉆了空子?!?br>相比之下,李敢更像悍匪,性格比史勇和文奎都要火爆。他毫不遮掩地提出自己的想法,防是防不住的,要以守為攻。組織一支夜襲隊,每天晚上都去騷擾元軍。打得過就打,打完了就跑。
文奎不由拍手叫好:“這想法妙,就叫夜襲隊。和上次一樣,給我先用手雷炸,炸完了再用大刀砍。我就不信他們是鐵打的。夜襲隊的人以一百人一組,李敢和蘇北每人帶一組,輪流攻擊,夜夜不停,一直要搞到元軍乖乖滾蛋?!?br>依照此計,連續三天,李敢和蘇北讓元軍吃盡了苦,搞得他們夙不能興,夜不能寐。一時間風聲鶴戾,人人自危。
第四天。滿都拉圖差人將劉十七叫到帳下。連續數天休息不好,此君也是面如死灰,只有兩個眼珠會動,表明他還有一口氣在喘。
“劉十七,三天期限到了。你有無想到殺敵之策?”
面對滿都拉圖的傲慢,劉十七已是戰戰驚驚,如覆簿冰!尋找秘密通道的詭計,害得滿都拉圖連命都差點丟了。假如再出一次差錯,后果很可能就是腦袋搬家,什么榮華富貴,想都不用想。
“大帥,想當初,文奎憑借五十個流民,就輕而易舉攻進了黑水寨,就是因為找到了一條進攻的捷徑。我不知道我們是不是可以讓他們重蹈覆轍?”
滿都拉圖聽到這條消息,就像打了興奮劑似的,一下子就忘記了北山山谷的教訓。不過,劉十七倒是學乖了不少,十分謙恭,再三說明,我也只是建議而已,我不知道是否能行?
主仆兩人正為此事商議細節時,外面又有衛兵來報,黑水寨的土匪又來騷擾了。來了一百多人,燒了十幾間帳蓬,殺死了幾十個士兵,已跑得無影無蹤。
對于此類騷擾,滿都拉圖已是不厭其煩。認為黑水寨的人只是騷擾一下,這是黔驢技窮的表現。果然,一陣風過后,兵營又是風平浪靜。
太陽又一次升起。
滿都拉圖在劉十七的帶領下,由數百名精兵護衛,沿著一條崎嶇的山道,向虎跳峽對岸摸過去。直到下午未時,他們才到達目的地。躲在虎跳峽一側,他們甚至能看見兩個大碉堡以及來回晃動的人影。
文奎帶著文沖、李敢等人巡邏,走到半路便接到報告,虎跳峽對岸有元軍在活動!
“他們會不會是來偵察地形的?”
文奎等人聽到這個消息,覺得天上又掉餡餅了!
幾個人跑步前進,幾分鐘就趕到碉堡。從射擊孔向外看,用望遠鏡能將對岸一覽無余。
李敢手握望遠鏡,看著,看著,興奮地叫道:“又是劉十七那一伙!”
  
北京pk10赛车稳赚玩法